Loading...

特寫

羔羊的悲鳴

羔羊被殺也有悲鳴的權利。

佔中案八位被告,年老的、年輕的,在被告欄內,聽著第二被告陳健民這樣說。

法庭內外,誰是羔羊?

除了悲鳴,羔羊還會做甚麼呢?佔中三子之一、第二被告陳健民說,按照「佔領中環」的原來計劃,公民抗命時,他們準備了在被捕時坐下來禪修、拉筋、聽音樂,讓參加者在祥和的氣氛中等待被捕。陳說,這是一個自我犧牲的過程。

陳健民今天是第三天自辯,他一再解說非暴力的原則。被盤問時,陳健民盡力解釋與學生的溝通過程,及「佔領中環」支持學生的原意。

代表控辯雙方的幾位資深大律師在第十天的聆訊中,連番追問陳健民,澄清及詢問佔中三子與學生代表是否就提早啟動佔中有溝通上的誤會。陳否認有誤會,但承認學生可能有不一樣的「觀感」。

陳健民說,和平佔中和學生運動沒有詳細商議細節,雙方可能對佔領的方式有不同的理解,例如和平佔中是打算坐著被捕的。

代表第六被告、學生領袖之一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詢問陳健民,二○一四年九月廿六至廿八日,是學生重奪公民廣場及保護學生的運動,而非佔領中環。陳健民同意。

陳健民透露,佔領中環運動沒有與學生詳細討論佔領的細節,但在宣佈提早佔中時,已得到學聯常委同意,當時是因為學生表示「好疲倦及無方向」,為了表示對學生的支持,三子就宣佈提早佔中。

庭上重播戴耀廷在添美道大台上宣佈提早佔中的警方錄像,即二○一四年九月廿八日凌晨一時八分至四十二分的片段。影片中,三子及學生代表均站在台上,戴耀廷宣佈提早佔中。控辯雙方資深大律師分別將畫面定格及重播,提示陳健民留意台上學生的動作及手勢。

潘熙說,並非質疑陳的證供,但從學生領袖台上的表現,三子與學生對提早宣佈佔中有溝通上的誤會。陳說,宣佈佔中沒有誤會,只是雙方沒有正式討論用甚麼方式佔領。

第七被告、另一學生領袖鍾耀華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亦追問陳健民,九月廿七日晚上十一時至午夜,佔中三子與學生代表鍾耀華、梁麗幗、司徒子朗等曾討論過佔中應否提前啟動,當時學生代表說不想即場啟動,只希望「和平佔中」提供資源。陳健民說:「完全唔係咁樣。」戴啟思說,學生沒有預計提早宣佈佔中,雙方有誤會。陳說,不同意。

代表控方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則指出,在戴耀廷宣佈提早佔中時,同台的學生代表拍手及握拳來表示支持。梁問,宣佈啟動佔中後,學聯代表有否向他們投訴不應宣佈佔中,陳說沒有。

梁卓然追問,陳是否直至今天才從代表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口中,得知三子與學生有誤會?他有否對此感到震驚?陳同意是首次聽聞,但不同意感到震驚,因為三子和學聯並沒有仔細商討佔領方式,所以不會完全排除潘熙的說法,但認為可能性不大。

梁卓然再提問,四位學聯代表在台上表示支持佔中,而且事後沒有向三子投訴,由此可見,三子與學聯從來沒有誤會。陳回答:「我作為一個社會學家,我不會這樣講,因為在我的角度,我很清楚,但對方的觀感,可能不一樣。」

被追問和平佔中的理念時,陳健民向梁卓然表示,自己是溫和民主派,戴耀廷比他更溫和。陳健民又說,造成干預並非公民抗命的核心,自我犧牲才是最核心概念,最重要是引起公眾關注。陳健民回應為何「和平佔中」選擇在中環時,他說,這是一場價值選擇的運動,若香港人重視普選權利,相信他們會容忍道路的使用權受到短暫干擾,希望大家能夠停幾日去反思自己的價值觀是否只有「搵食」。

梁卓然又問,公民抗命是否爭取普選的「籌碼」。陳否認。他說,如有大量人參與抗命,政府就應反思其決定,公民抗民這一步是對政府的違憲決定表達不滿。他接著說:「一隻羔羊被殺時,都有悲鳴的權利」。

陳指出,佔中有非暴力手冊、非暴力訓練班、很多糾察維持秩序,又有社工協助情緒激動的參加者。陳說:「想過用音響去製造祥和氣氛,想過播放平靜的音樂,在等候被捕時,(提議大家)可以禪修,甚至拉筋。」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