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寫

庭上麻雀

凝視、憐愛。畫家注視法院那一隻小麻雀、九位被告,寄託自由飛翔的願望。

西九龍裁判法院附近的大公園留著颶風山竹吹斷的樹木,麻雀逃到法院大樓,抑或誤闖誤撞之下飛過重門,留在法院四樓3號法庭外面,在這裡,找到蔭庇的居所。

法院沒有捕鳥人,在這裡,有一點自由,雖然難以飛入法庭,就留在庭外「聽審」。畫家Perry憐憫小鳥,將小麻雀記在心裡,將小麻雀「送到」庭內翺翔,宣示自由,為受審訊的佔中案被告打氣。

佔中案第一日開審,Perry很早來到法院排隊入座,當時已有百多人在法院大樓內外聚集,他只可以在法庭外的公眾席看審訊的轉播。休庭期間,忽然看到一隻麻雀飛了進來,在他左邊身傍的地上跳動。麻雀不怕人,有一位女士逗牠玩耍,可惜庭警驅趕牠。

Perry靈感忽至,看著面前的大電視,翻開素描簿,用鉛筆速寫,記下庭內被告、律師和環境。只不過兩分鐘,法庭職員警告他:「不可畫畫。」惟有用文字記下從電視屏幕所看到的情景。回到畫室,用了大約五十小時完成油畫(36吋x 24吋)。

油畫正中有一隻飛翔的麻雀,望向九位被告,由左至右,是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穿紅衣的,是陳淑莊,正是她第一天上庭所穿的顏色,其餘六名被告依次為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及李永達。

除了這幅《法庭的麻雀》,Perry較早前畫了三幅鴿子的畫,在開審第一天帶過去送給三子,是不同品種的鴿子,表達三子不同的特質。

代表戴耀廷的鴿子是The Old Dutch Capuchine,有貴族色彩,全身像披上黑白皮草,充滿動感。Perry說,因為戴耀廷「時常提出一些出人意表的見解,雖然有可能會入獄,但思維理念仍是強烈,如日方中,阻擋不到,熾熱地燃燒著。」

代表陳健民的,是Hyacinth Pigeon,是送信鴿,寓意陳健民勤快,有驚人的記憶力、意志、EQ(情感智商)與執行力。鴿子的藍色,正是他時常穿著的色系。

白色那隻是扇尾鴿(White Fantail Pigeon),全身白色羽毛,展開一邊展膀,另一邊翅膀下垂像行禮。Perry說,扇尾鴿與朱牧師的一頭白髮「一脈相承」。這種鴿子終生一夫一妻,時常接吻,在外國很多時用於婚禮場地,代表愛。

「朱牧師與師母非常恩愛,這鴿子正是比喻朱牧師是愛與和平的化身。他是一個有鼓動別人依他公義理念而行的力量的人。」

三幅畫展現了不同的神韻。佔中案昨天完成控辯雙方的證供,被告中只有陳健民自辯。法庭下星期二再開審。

十四天審訊中,三子在庭上有痛哭、沉思、輕鬆,在庭外常與支持者親切招呼、交談,有動有靜。戴耀廷較沉靜,朱牧師有時顯得疲累,但常笑容可掬。陳健民最多活力,笑容燦爛,充滿熱情。

陳健民今天在面書上載一段訊息:「審訊已接近尾聲 ,下週雙方將作結䅁陳詞 。這次我選擇走上證人台,目的是要還原歷史真相和再次解說公民抗命的理念。只要能清楚說出八三一決定是違憲和催淚彈才是煽動市民上街的元兇,我便心滿意足。當然歷史沒有一個絕對的版本,我只是按我的認知真誠地說出經歷的一切,其他人亦可說出他們的版本,讓後人拼湊。他朝波瀾過後,應會看得更為清澈。現在美好的仗已經打過,審訊結果如何,我安然面對。今天重新跑步,迎接另一個挑戰。」

關於麻雀,聖經有以下一段經文:

「那殺人身體但不能滅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那能在地獄裡毀滅身體和靈魂的,才要怕他。兩隻麻雀不是賣一銅錢嗎?你們的父若不許,一隻也不會掉在地上。 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數過了。 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的麻雀還貴重!」(馬太福音十章28‭-‬31節,《和合本修訂版》)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