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人間極權、曠野呼聲

「凱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丟.彼拉多作猶太總督,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區分封的王,呂撒聶作亞比利尼分封的王,亞那和該亞法作大祭司。那時,撒迦利亞的兒子約翰在曠野裡,神的話臨到他。他就走遍約旦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正如以賽亞先知書上所記的話:『在曠野有聲音呼喊著:預備主的道, 修直他的路!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筆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凡血肉之軀的,都要看見上帝的救恩!』」(路加福音三章1‭-‬6節,《和合本修訂版》)

在極權之下,人民被噤聲。人間有極權,但曠野有呼聲。

本主日的經課是以一連串的名字開始,仔細看,是帝國、區域、宗教的掌權者,叱吒風雲的人物。這段經文沒有記載這些人所頒布的任何法令或規章,但帝國的百姓一聽到這些名字,尤其是猶太人,都明白這是權力的集團。凱撒的勢力,遍佈各處各領域。

若用今天香港的處境去代入,或許是這樣: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鄉郊代表選舉主任袁嘉諾......

由高高在上,到不同領域,大小事情,大權在握,要拉、要鎖、要DQ。

見到社會愈來愈多的領域被強權侵害,人心沮喪。

路加福音的經文好像沒有直接講到約翰做甚麼去面對地上的極權。經文這樣說:「那時,撒迦利亞的兒子約翰在曠野裡,神的話臨到他。」

約翰本是祭司家族,但他脫離了宗教集團的核心和地點,去到曠野。在猶太人舊約先知的聲音沉寂了四百年之後,約翰在曠野發聲,繼承了先知的傳統。

舊約先知宣告從神而來的審判和盼望。約翰是傳道者,他走遍約旦河的一帶,在邊緣的地方傳道,叫人悔改,宣講神應許的救恩即將實現,並說明人人都可見到神的救恩。

壓迫雖然強大,但珍惜曠野的熬練。曠野並不容易。可能是人生的逆境遭遇、重病、至愛生離死別,或各種打擊。

曠野,荒野之地,人在曠野,孤單,獨自尋索人生的召命。曠野,讓人有機會聽清楚內在的聲音,聽到時代的信息,是靈性操練,去尋覓主,聆聽主的呼召與確認使命。

約翰去到曠野,神的話臨到他,他就付諸行動,去傳道。

當極權施壓,好像只有權勢才可發聲,卻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有曠野的呼喊和上主的信息,安慰群眾。

2014年佔領運動後,香港的民主發展受盡打擊,難得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為民主說幾句公道說話。包致金在一個有關法治的論壇上表示,香港民主發展停滯,不論責任誰屬,都有急切需要重啟民主發展,沒有甚麼比一國兩制原則的成功更為重要。

包致金被問到對人大釋法的意見,他說,人大常委行使釋法權應愈少愈好,在某些情況下釋法影響到某些人的權利,違反人權或會達到短期利益,但長遠有害,希望人大常委約束自己。

最近看了梁思眾的《傘上:遍地開花》。這齣記錄片不單止讓人重溫四年前的這一場大型社會運動,也讓人透過不同的小片段看到市民的真情與真心。

記錄片中有一段記錄了群眾中有幾個人在爭拗,大概是有一位年輕人希望有更激烈的行動,但另一方則不同意,強調要講道德。爭拗一輪後,那位主張激烈的青年人反問:「唔通到死仲要講道德?」另一方斬釘截鐵說「係」,對方無話可說,不再爭論了。

記錄片獲金馬獎提名,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成了佔中案辯方呈堂的證供。

時代先知難尋,但盡力說公道話,以不同方式為時代留下記錄,都是責任,就是在自己的位置去講出真情和誠實的說話,扶助弱小,絕不持勢凌人、助紂為虐。

四年不算長也不算短,看記錄片時,留意到一些認識的人,鏡頭下絕大部分的人,我並不認識。我卻想著,這些人在何處?還有沒有關心香港的民主?還有沒有投入公民社會的行動?我心裡惦記,希望大家毋忘初衷,失望卻不要絕望。

佔中案即將進入控辯雙方結案陳詞階段。審訊是身心靈的煎熬,有機會自辯或作證,可以講出心裡話,但也面對很大壓力。為了顧全大局而保持沉默的,會否也想講自己的故事呢?

審訊後,歷史可以還原幾多呢?但我相信審訊結束後,對香港人來說,是很好的機會去沉澱、去反省。我相信香港人都在等候九位被告走進心靈之後的告白和陳情。或許這九篇陳情書就像先知的呼聲警醒及甦醒人心。

以目前的政治困局,公民社會難有出路,但更要操練靈性,像走到曠野熬練,為時代尋問和等候上主,為自己和身邊的人打氣。

極權者的聲音終必消滅,曠野的呼喊,卻世代記傳。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