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我的聲明:信仰上的抗命

根據聖經的教導和福音的使命,我尊重上帝在中國設立的掌權者。因為廢王、立王,都在於上帝。為此,我順服上帝對中國歷史和制度的安排。

作為基督教會的一位牧師,我從聖經出發,對社會、政治、法律諸領域,何為公義的秩序和良善的治理,皆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同時,我對中共政權迫害教會、剝奪人類的信仰和良心自由的罪惡,充滿厭惡和痛恨。但是,一切社會和政治制度的改變,都不是我蒙召的使命,也不是福音被賜給上帝百姓的目的。

因為,一切現實的醜陋、政治的不義和法律的專斷,都顯明了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才是每個中國人所必須的、唯一的拯救。也顯明了真正的盼望和完美的人類社會,並不存在於地上的任何制度和文化的改變中,而單單在於人的罪惡如何被基督白白赦免,得著永生的盼望。

作為一位牧師,我對福音的篤信和對眾人的教導,及對一切罪惡的責備,都出於基督在福音裡的命令,出於那位榮耀君王的無法測度的愛。每個人的生命都如此短暫,而上帝如此迫切地命令教會,去帶領和呼召任何願意悔改的人向祂悔改。基督如此迫切的、樂意赦免一切從罪惡中回轉的人。這是教會在中國的一切工作的目的,就是向世界見證基督,向中國見證天國,向屬地的短暫生活見證屬天的永恆生活。這也是我本人所蒙的牧職呼召。

為此,我接受和尊重中共政權是上帝所允許的暫時的統治者,如同主的僕人約翰加爾文所說,邪惡的統治者是上帝對邪惡的人民的懲罰,目的是催逼上帝的百姓向祂悔改。為此,我樂意在身體上服從他們的執法行為,如同服從主的管教和訓練。

我同時相信,中共政權對教會的逼迫是極其邪惡的犯罪行為。作為基督教會的牧師,我必須對這樣的罪惡發出嚴厲和公開的責備。我所蒙的呼召,也要求我以一種非暴力的形式,在和平和忍耐中,去違背那些違背了聖經和上帝的一切人間法律。我的救主基督也要求我,喜樂地承受違背惡法的一切代價。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個人和教會的抗命行為,是任何一種意義上的維權行為或公民不服從的政治行動。因為我完全無意於去改變中國的任何制度和法律。作為牧師,我唯一關心的,乃是信仰上的抗命,所帶來的對罪惡人性的震動,和對基督十字架的見證。

作為一位牧師,我的抗命行為是福音使命的一部份。基督的大使命要求我們對世界的大抗命。抗命的目的不是改變這個世界,而是見證另一個世界。

因為教會的使命,僅僅是成為教會,而不成為任何世俗體制的一部份。從消極的角度說,教會必須將自己從世界分別出來,避免讓自己被這個世界體制化。從積極的角度說,教會的一切行動,都是努力向這個世界,證明另一個世界的真實存在。聖經教導我們,在關乎福音和人類良心的事務上,只能順從神,不能順從人。因此,信仰上的抗命和肉體上的忍耐,都是我們見證另一個世界和另一位榮耀君王的方式。

這是為甚麼,我對改變中國的任何政治和法律制度並不感興趣,甚至對中共政權迫害教會的政策何時會改變也不感興趣。無論我活在現在或將來的任何政權之下,只要世俗政府繼續迫害教會,戕害唯獨屬於上帝的人類良心,我就將繼續信仰上的抗命。因為上帝賦予我的全部使命,只藉著我的一切行動,好叫更多的中國人明白,人類和社會的盼望,僅僅在於基督的救贖,在於上帝超自然的恩典掌權。

如果上帝決定藉著中共政權對教會的迫害,來幫助更多的中國人對前途絕望,帶領他們經歷信仰的幻滅與荒漠,從而認識耶穌,並不斷熬煉和建造祂自己的教會。我十分樂意順服上帝的安排,因為祂的安排總是慈愛而美善的。

正因為我的一切言行,並不尋求和期待社會和政治層面的任何改變;我對一切社會政治的權勢,也不再存畏懼之心。因為聖經教導說,上帝設立政府的權柄,是叫作惡的人懼怕,不是叫行善的人懼怕。信耶穌的人,並沒有作惡,也就不應懼怕黑暗的權勢。儘管我是常常軟弱的,但我篤信這是福音的應許,是我殫精竭慮,要在中國社會傳揚的好消息。

我也明白,這恰恰也是中共政權對一個不再懼怕它的教會充滿了懼怕的原因。

如果我被關押或長或短的時間,能夠幫助掌權者減少他們對我的信仰和我的救主的懼怕,我十分樂意以這種方式來幫助他們。但我知道,惟有當我對一切迫害教會的罪惡說不、並以和平的方式抗命時,我才能真正幫助掌權者和執法者的靈魂。我渴望上帝使用我,以失去人身自由的方式,來告訴那些讓我失去人身自由的人,有一種比他們的權柄更高的權柄存在,也有一種無法被他們關押的自由,充滿了耶穌基督死而復活的教會。

無論這個政權對我加以怎樣的罪名,潑以怎樣的髒水,只要這罪名指向我的信仰、寫作、言論和傳教行為,那不過都是魔鬼的謊言和試探。我將一概予以否認,服刑而不服法,伏法而不認罪。

並且我必須指出,對主的教會和一切相信耶穌基督的中國人的迫害,才是中國社會最邪惡、最可怕的罪惡。這不但是對基督徒的犯罪,也是對一切非基督徒的犯罪。因為政府粗暴而殘酷地威脅他們、阻攔他們來到耶穌面前,世上沒有比這更罪大惡極的事了。

如果有一天,這個政權被上帝親自顛覆了。不會有其他原因,必然出於上帝對這一切罪惡的公義的刑罰和報復。因為在地上,從來只有千年的教會,沒有千年的政權。只有永遠的信仰,沒有永遠的權勢。

關押我的人,終將被天使關押。審問我的人,終將被基督審問。想到這一點,主使我對那些企圖和正在關押我的人,不能不充滿同情和悲傷。求主使用我,賜我忍耐和智慧,好將福音帶給他們。

使我妻離子散,使我身敗名裂,使我家破人亡,這些掌權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棄信仰,使我改變生命,使我從死裡復活,這些世上卻無人能做到。

既然如此,尊敬的官長們,停止作惡吧,這並不是為我的益處,而是為你們和你們子孫的益處。我苦苦地勸你們住手,因為你們何必為我這樣一個卑微的罪人,而情願付上永遠沉淪地獄的代價呢?

耶穌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祂為罪人而死,為我們而復活。昨日、今日,直到永遠,祂都是我的君王和整個世界的主。我是祂的僕人,為此被羈押。我將溫柔地去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將喜樂地不服從任何不服從上帝的法律。

2018年9月21日初稿,10月4日修訂,被羈押48小時之後由教會發佈。


附:何謂信仰上的抗命

我堅信,聖經沒有賦予任何政府部門管理教會和干預基督徒信仰的權柄。因此,聖經要求我,以和平的方式,在溫柔的反抗和積極的忍耐中,充滿喜樂地,去抵制一切迫害教會和干預基督徒信仰的行政和司法措施。

我堅信,這是一種信仰上的抗命行動。在迫害教會和抵擋福音的現代極權國家中,信仰上的抗命是福音運動不可避免的一部份。

我堅信,信仰上的抗命是一種末世性的行動,是在短暫的罪惡之城,對永恆的上帝之城的見證。抗命的基督徒,以十字架的道路和方式,效法那位曾釘十字架的基督。和平的抗命,是我們愛這個世界的方式,也是我們避免成為這個世界的一部份的方式。

我堅信,聖經要求我,在實踐這一信仰上的抗命時,必須倚靠基督的恩典和復活的力量,遵循兩個不可逾越的底線。

第一是內心的底線,對靈魂的愛,而不是對肉體的愛,是信仰上的抗命的動機。對靈魂的改變,而不是對環境的改變,是信仰上的抗命的目標。在任何時候,如果外在的逼迫和暴力,奪走了我的和平和忍耐,使我內心對那些逼迫教會和欺辱基督徒的人,生出了怨恨和苦惱,這一信仰上的抗命就失敗了。

第二是行為的底線。福音要求信仰上的抗命必須是非暴力的。福音的奧祕是以積極的受苦,來替代身體的反抗,並甘願承受不義的刑罰。和平的抗命,是愛與饒恕的結果。十字架意味著在不必受苦的地方情願受苦。因為基督擁有無限的反抗能力,卻忍受了一切羞辱和傷害。基督反抗這個反抗祂的世界的方式,就是在十字架上,向一個將祂打死的世界,伸出和平的橄欖枝。

我堅信,基督呼召我,在這個抵擋福音和迫害教會的政權下,以一生的服侍,來實踐這信仰上的抗命。這是我傳福音的方式,也是我所傳福音的奧秘。

主僕王怡

(編按:轉載自社交網絡)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