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寫

妨擾罪不應成為武器

公眾妨擾罪不應該成為武器。

代表第九被告、民主黨李永達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在結案陳詞中說:「如果控方毫無節制地對示威人士任意控告公眾妨擾罪名,亦即是變相讓政府擁有了隨時把公眾人士起訴判罪的武器。」

佔中案經過十七日審訊,辯方為香港上了公民權利、公民抗命非常寶貴的一課。

先是被告之一戴耀廷昨天自辯,他為香港爭取民主運動及公民抗命辯護,結案陳詞融合了法理、道德、政治、個人宗教信仰的依據。其餘幾位資深大律師接著連續兩天為其餘八位被告逐一反駁控方的指控,並就憲法權利、示威、集會、表達自由作陳述。法庭像公民教育的課室,為公民權利這一課作詳細的解說。

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及其餘六人包括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李永達,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共六項罪名。代表各被告的資深大律師為各人的控罪提出抗辯,引用本地及外國的案例去解釋公民的示威、集會權利。

代表第九被告、民主黨李永達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是最後一位作結案陳詞。他表示,「公眾妨擾」罪毫無疑問侵犯憲法所賦予的示威自由。任何示威無可避免阻礙或引來不便及干擾,而參加者要提出有「合理的阻礙」。「如果控方毫無節制地對示威人士任意控告公眾妨擾罪名,亦即是變相讓政府擁有了隨時把公眾人士起訴判罪的武器。」

蔡維邦指出,公罪妨擾罪令到示威的權利變成罪行,示威者要為「合理的阻礙」提出辯護,結果只會令原有的權利變成完全虛幻。公眾妨擾罪是「顛倒」原意,就是原本是要求政府介入示威行動時要合乎法理合乎比例,忽然矛頭指向示威群眾,變成要審查市民合法的權益。

就佔中案,他指出,人大八三一決定規定了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對香港政制有根本的影響,所以引起廣泛的關注,反對該決定的市民有權示威,這是《基本法》賦予的權利,學民思潮和學聯就是要反對這個決定。及至警方拘捕學生,就有更多人出來向警方抗議。但警方卻封鎖前往政府總部的道路,而控方沒有重要的證據證明警方的措施是必須及合比例,甚至為何是合法。

蔡續稱,人們從四方八面來到,想去添美道,但他們只可以去到添美道與夏愨道的交界,人群在這裡結集,及至群眾愈來愈多,無可避免要封鎖夏愨道。由於起初只是封鎖交界處,顯示群眾並非想留在夏愨道,只不過想去添美道。最終大量的群眾無其他選擇,只能留在夏愨道,而按照案例,公眾有權在馬路和平集會。

蔡指出,警方向夏慤道的群眾施放催淚彈,結果引發了持續的佔領運動,其規模是完全沒有人預計得到,也是前所未有,這是施放催淚彈的結果,示威者原意只是短時間留下來。

蔡維邦又講到示威期間的口號。他說,有人喊叫口號,並不是要將口號內容付諸實行,例如示威者一起叫「梁振英下台」,並不代表群眾要用行動將梁振英拉下來。叫口號是表達希望及未實現的期望。

至於現行規管示威集會的法例,蔡維邦指出,《公安條例》規定市民在示威集會前要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是為了讓警方在事前更有效安排改道、人手等措施,確保遊行集會能順利進行,而不是賦予警方權力去禁止或批准示威活動。警方的職責是讓市民順利舉辦集會遊行。

各被告的辯方律師今早完成結案陳詞,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提出,希望明天作陳詞回應。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