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作者

黃伯農文章

以利沙見證國際關係的方法

接前文〈追溯英格蘭國際關係學派的神學倫理〉,本文將透過舊約先知以利沙的事跡去探索一見證國際關係的「基督徒後殖民方法」(Christian post-colonial method)。以利沙的先知事工或可引發我們去問兩個相關核心問題:一、先知可如何透過國際政治去成就神的歷史計劃和目的?二、國際關係作為「先知事工」(prophetic ministry)究竟有甚麼本質?

我的核心論點是:我們須先確認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屬靈本質,才可有效省察到神一直透過權勢之間的動態和掌管邪惡去成就自己的歷史計劃和目的。由於國家權勢的政治屬靈本質是徹底的現實主義,「省察」(discernment)作為一基督徒後殖民方法,便讓先知行動者去一方面觀測透視權勢的操作,另一方面於介入相關互動時,亦能耐心地等候、體現及成就神於歷史的心意。

以利沙介入亞蘭——以色列衝突

以色列王約蘭期間(公元前852–841年),以利沙介入了亞蘭便哈達王和以色列人之間的一場戰事(參王下六24–33;七1–20)。便哈達聚集了全軍圍困以色列王城撒馬利亞,城便出現饑荒,物價上漲得民不聊生,城內有人食人慘劇(參王下六24–29)。

約蘭王於是決定找先知算帳,要派人殺以利沙。以利沙當時坐在家中,長老與他同在。王的殺手未到之先,以利沙對長老們說:「你們看這兇手之子,打發人來斬我的頭。」(王下六32)並指示大家要將殺手擋在門外。「兇手之子」便指約蘭王,因為他父親亞哈王害了拿伯的命,奪了他的葡萄園(參王上廿一章)。現在約蘭王也成了兇手,因他要害先知以利沙的命。

於這危急關頭,以利沙沒有選擇用自己的神力去為自己解困。他卻選擇了用人性和最直接現實的方法——將兇手擋在門外;就利用這一扇門去實實在在地保住自己的人身安全。這事表達了以利沙不是守株待兔地等待天佑和消極期待神的介入,他也現實地即時回應當時的「事態發展」(circumstances);同時於這扇門內施行對門外約蘭王及其軍長的終極審判。隔著這扇門,以利沙一方面預料到約蘭王將來會被他所膏的耶戶取代。另一方面,當約蘭王的軍長拒絕相信以利沙預言撒馬利亞的圍困將於翌日解除時,以利沙便預言了他的死(參王下七2)。

於是,先知的工作不單涉及施行拯救的正面工作,他們也會代替神去施行歷史的審判。在現實主義政治中,由於行動者身處的環境本質是無序和充滿衝突,人會訴諸任何手段去達到只滿足自己需要的目標。他們只會為自己的權力和利益服務,縱使他們之間會偶爾結盟和顯示對道德和宗教的熱誠,但當這些結盟和承諾不合乎他們的利益和權力目標時,他們便會改變和背棄盟友和承諾。這就是現實主義的邪惡屬靈本質,而神亦容許牠的靈一直深居於國家權勢之內。現實主義邪惡便構成了我們的人際、機構組織內外和國際關係現實。

你覺得可悲嗎?不要悲哀,因為耶和華仍在牠們之上和之間牢牢地掌權。這便碰觸到一個核心問題:神的決定跟人的決定和邪惡有著甚麼關係?

痳瘋病人所傳的好消息

以利沙所處的時代,也是一個現實主義橫行的權勢現實,神卻出乎人意料地使四個長大痳瘋的人去向約蘭王傳遞圍困解除的好消息。痳瘋病人是被拒絕的人,他們被人厭惡,但神卻選擇用了他們。

因為饑荒的緣故,這四個痳瘋病人決定投降亞蘭人的軍營。他們到達亞蘭軍營之先,神的大軍已使亞蘭軍懼怕、丟下了軍營和逃跑(參王下七5-7)。痳瘋病人於是在亞蘭軍營帳棚內吃喝,並拿了許多金子、衣服和財物。他們也決定將這好信息報給約蘭王聽。

然而,被現實主義權勢轄制的約蘭王知道後當然不信,只能依從現實主義的計算邏輯去想像事態的發展:

「我告訴你們亞蘭人向我們如何行:他們知道我們饑餓,所以離營,埋伏在田野,說:『以色列人出城的時候,我們就活捉他們,得以進城。』」(王下七12)

約蘭王的使者去窺探敵方虛實之後,證實亞蘭軍實已逃跑,就回來報告王。撒馬利亞眾民便隨即衝出城外,到亞蘭人所丟棄的軍營內擄掠財物。於是撒馬利亞城內的物價便回復正常的水平(參王下七14-16),也應驗了以利沙昨天的兩個預言(參王下七1-2):

「王派攙扶他的那軍長,在城門口彈壓,眾人在那裡將他踐踏,他就死了,正如神人在王下來見他的時候所說的。神人曾對王說:『明日約到這時候,在撒馬利亞城門口,二細亞大麥要賣銀一舍客勒,一細亞細麵也要賣銀一舍客勒。』那軍長對神人說:『即便耶和華使天開了窗戶,也不能有這事。』神人說:『你必親眼看見,卻不得吃。』這話果然應驗在他身上,因為眾人在城門口將他踐踏,他就死了。」(王下七17-20)

以利沙國際關係觀

根據以上耶和華為城解困的經驗,以利沙的先知見證方法有以下特點:1

一、有時人的決定和行動會被神的決定和行動所包含。我們先要知道神的自由是絕對的和不受人和權勢規限的。神的介入便很多時發生於我們的意識之外,使人無法預計。以利沙只是於個別歷史關口中作出他有限的介入,他也並非完全掌握神的每一決定和行動,但他深知道神是會回應人的苦難和審判邪惡。

二、人的決定和行動也不完全受制於神。人或有或無意識地都只會順服自己的現實主義計算、需要、情感和恐懼。神給予人自由去選擇善或邪惡,而無論善或邪惡,人的一言一行均於神的全球計劃內進行。於這歷史複雜交錯中,人的計劃和行動卻同時參與了神的計劃。人的一些行動和邪惡也同時被神去使用,成全其歷史計劃。

三、雖然國家權勢的核心屬靈本質是現實主義,但神亦容許牠們出現和使用牠們。於戰爭與和平之間、恩典與審判之間、苦難與福澤之間以及人意料之內和外之間,祂才是那編織歷史的主。

以利沙的國際關係方法便是以先知的「全球參與觀察」(global participation-observation)去見證耶和華為上天下地所有的主權者。



1.Jacques Ellul (1972). The Politics of God and the Politics of Man.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Pp.53, 57, 68-69, 70-71.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