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让高龄社会对长者友善
加大公共开支用得其所

一个不实实在在对长者友善的高龄社会,不啻是一个人间地狱。要摆脱社会梦魇,这个「实实在在」就绝不能口惠而实不至。可惜这些年来,特区政府纵然财政充裕,当面对一个快速高龄化的香港社会,政府在安老事务上的表现却经常左支右绌,令原本需要尽快正视的议题得不到妥善处理,最终可以预见:在没有全民退休保障的前提下,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的一群,固然日日活在贫穷边缘;经济条件没那么差却又为着下一代居住需要而无法以物业做「逆按揭」的中产阶层,面对「高处未算高」的全港人均寿命,担心未来不够养老钱,心理压力一样不好受,直到终老的一天。

当然,这局面并非不能改变,但需要正面面对。我们不会忽视人口老化的现实和挑战,但更不应忽视受影响的长者在种种政策安排的转折里所面对的经济转变和心理折腾;偏偏特区政府在这些需要份外「用心」的事情上均差强人意。例如近日将退休年龄由六十岁提升到六十五岁的争议,一方面要劳烦研究长者福利多年的荣休老教授来教导特首如何说一句体恤基层市民的话;另一方面银发招聘市场那尚待拉近的供求落差却未有得到正视,只换来「六十岁未为老」的机械式应酬,结果让有需要的长者忽然跌入福利网漏洞,大失预算惶惶不可终日。试问这是否一个对长者友善的社会?几十年的辛劳换来这样的晚景,是否值得?

长者的晚期临终照顾,明显是另一个急需正视的议题。就如今期的头版专题及跨页所探讨,港人对于死亡的忌讳之深(像「凶宅影响按揭」这现象所揭示的),再加上法律及资源配套不足,使纾缓治疗等一系列晚期治疗措施不容易走入社区;这导致原本已负荷过重的医院百上加斤,却又迫使绝大部份的长者都要在医院离世,无法如海外社会般普遍在家中安然终老。若政府不加强资源,使社区有足够的晚期治疗配套,并增加医护人手,那就非但移风易俗无望,长远更会将长者与其他市民的医疗需要对立起来,对社会百害而无一利。这样的公家钱,不能不花。但特区政府对基层锱铢必较,对基建却把关松懈(立法会给废掉把关武功更不消提),抱着这样的心态,政府如何能用心看待高龄化的香港社会,使人人得以安心度馀晖?

归根结柢,面对社会变化与人生变幻,一个社会总不可能将养老单单看为「自己顾得掂自己」的一己私事;反之,这必然涉及互相照顾的公益层面,无法抹煞。而背后所需要的,不单是面对社福安全网的小修小补,更是政府用心加大公共开支的运用,来为互助文化加添重要动力,这才是公义。

人生的终极在乎上帝,但人生在世如何互相扶持,使长寿不再成悲歌,却在乎你我的用心与行动。照旧约以赛亚书的远象,伴随着「没有寿数不满的老者」(六十五20)的,是「亲手劳碌得来的必长久享用」(六十五22)。上主所赐的福乐,总是建基于公平公义之上。这个方向,在香港有多少人能够努力达致?求主呼召和加力。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防疫2
blood 3.gif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