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特寫

南韓教會的世代交替與革新
專訪南韓學者吳東日

韓國長老會神學大學中國事工部教授吳東日博士日前在漢語基督教研究所作訪問交流,對南韓教會有一定觀察的他分享現時南韓體制教會的困境,以及年輕世代對教會的失望。美朝峰會舉行在即,他亦分享一些有關南韓教會對兩韓統一的心願和想法。

吳東日為朝鮮族華人,普通話是他的母語,曾在南韓讀神學十多年,主要興趣是研究亞洲神學的獨特性,及積極與西方神學進行對話。因著他熟知中國教會和懂國語的背景,他現時被邀請留在南韓任教有關中國神學的科目。他的神學院屬長老會,是當地其中一間最大型的神學院,有近二千五百名在校生入讀,而在校的中國僑生約有十多人。據他觀察,中國僑生來到韓國讀神學,多數來自家庭教會,主要是想學習有關南韓教會的牧養模式,將其帶回中國。

從大教會出走的「艱難教會」

南韓教會其中一個予人的印象,是當地具保守體制的超大型教會,會友人數動軏過萬人。吳東日稱普遍外國人以為這類教會必然是具靈恩傾向,如萬人齊集祈禱山的場面,他指這只是一種誤解,靈恩教會是佔這類保守教會的一部份,「但更多的是受傳統儒教文化所影響」,教會內部的權力集中在一小撮長執身上,重尊卑、分長幼,不接受年輕一輩的意見、不願意改革,都是南韓大部份保守教會的現況。最近位於南韓首爾市江東區、世界最大長老會堂會之一的明聲教會(Myung Sung Presbyterian Church)便因其元老牧師金三煥退任後由其子接任主任牧師一職,被批評為教會世襲化,觸發逾九百名牧師舉行抗議集會、神學院學生發動罷課等反對行動。

現時南韓年輕一代的信徒,多對傳統教會體制感到失望。據韓國延世大學的研究顯示,南韓八百六十萬基督徒中,有一百萬屬離開教會的信徒,但他們大多數仍持守著基督信仰。吳東日指這一百萬出走的信徒在外組成小群聚會,在韓語的稱呼意譯為「艱難教會」,表示他們正在處於信仰的艱難時期,既難以投入傳統教會生活當中,但又不願放棄信仰。吳東日指有牧者自願去牧養這些年輕出走信徒,如在每週日與他們小群地在戶外進行崇拜、與他們參與一些南韓廟會進行跨宗教交流,因此他指這批出走信徒的信仰思想由保守變得漸趨進步開放,較上一輩更易接納多元的習俗與傳統,不會只留戀在教會的既定體制當中,寧願追尋社會上的信仰實踐,其中一大部份是知識份子。


吳東日

由民眾神學到「統一神學」

談到信仰上的社會實踐,不得不提南韓信徒在七十年代為實踐社會公義,高舉以民眾角度看基督事件,強調以運動對抗獨裁政權的「民眾神學」,影響如光州事件而舉世聞名。經常因參與社運被捕、後來成為總統的金泳三、金大中同樣為民眾神學的支持者。吳東日指雖然民眾神學能感召人民關心社會,促成韓國的民主化進程,但時至現今南韓的主流教會,仍是以基要保守為多數,主張以「民眾神學」理念的社會改革信徒一直是少數。然而,他認為這種局面在可見的將來會得到改善,除了上述過百萬出走信徒對教會的衝擊外,現任南韓總統文在寅上場後的和平政策,積極改善與北韓的關係,甚至在去年四月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上演「文金會」,都為兩韓統一帶來曙光,甚至當地教會開始出現「統一神學」的思考。

吳東日指南韓人一向重感情,即使兩韓關係緊張多年,一些南韓教會對北韓的地下宣教工作未曾間斷,並以結合援助為主,如一些送地瓜的援助工作。吳東日認為現今南韓人的意識形態不像上世紀般敵我分明,堅決反對共產主義思想,甚至他認為民眾神學本身便是有揉合馬克思的群眾革命的理論在其中。這種意識形態上的改變,加上兩韓群眾多年來盼望統一的心願,吳東日認為在民間對統一帶來有利氣氛,「南韓人即使明白經濟可能會被北韓拖累,但仍然因重感情的緣故渴望統一」,因而當地有信徒開始建構有關「統一神學」的思考,著重如何復和及一起和平共存。

吳東日分析,主流南韓教會的保守勢力反而會反對這種「統一神學」的思考,因為一旦兩韓統一後的教會版圖,必定會對現時的教會權力體制造成衝擊,這些保守勢力害怕日後被邊緣化,失去現有在社會的影響力和主導權。因此現時有關兩韓問題的時局進展,仍少見主流教會作公開回應,只有少數較進步的信徒會發聲明、進行社運來表達意見。

現時吳東日每年均會抽一段時間訪港進行交流。除了香港以外,他亦致力帶南韓的神學生去中國溫州等基督教發展蓬勃的地區考察。他指自己可能在三至四年後,便想把在南韓教會的經驗和思考帶回中國,透過中韓文化、神學的互動,看看如何為現今的中國神學帶來突破。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情緒支援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