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专论

守护儿童60年

「……儿童需要安全友善的环境和负责任的照顾者。他们需要我们的爱心,我们的时间和心思。他们需要从游戏和玩耍中欢笑和喜乐。从欢乐中她得以健康发展、对学习产生兴趣、喜欢这个世界、对世界充满希望。难怪圣经说喜乐的心就是良药!当我们量度儿童学术成就进度的时候,是否也应当关心他们的安全指数、快乐指数、他们是否有好奇心,又是否有喜乐的心,还有没有童心?!……」

二○一九年,在守护儿童、维护儿童权利上,是极具历史性的意义和价值的一年,也是现况整合和前瞻未来的重要时刻。六十年前,一群儿童权利的倡议者在联合国议决公布了《儿童权利宣言》(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二十日第1386(XIV)号决议):「鑑于儿童因身心尚未成熟,在其出生以前和以后均需要特殊的保护及照料,包括法律上的适当保护;而此种特殊保护已在一九二四年《日内瓦儿童权利宣言》中予以说明,并在《世界人权宣言》和许多有关儿童福利的专门机构与国际组织的规章中得到确认;又鑑于人类有责任给儿童以必须给予的最好待遇,大会发布儿童权利宣言,以期儿童能有幸福的童年,为其自身的和社会的利益而得享宣言中所说明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并号召所有父母和一切男女个人以及各自愿组织、地方当局和各国政府确认这些权利,根据十个原则逐步采取立法和其他措施,力求这些权利得以实行。」

联合国在三十年前通过《儿童权利公约》(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二十日第44/25号议决),于一九九○年九月二日生效。按照第四十九条规定,并开放给各国签字、批准和加入,是至今最多国家签订的公约。

United Nations Photo

在过去近三十年,为维护每一个儿童的最大利益,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成为国际的共识。进取的地方采取了以下的行动:一、全面检讨法例,以求落实公约,保证儿童权利得到保障,不被践踏。二、订立与时并进的儿童政策,落实和评估成效的机制,定时评估并更新。三、强化人权教育,并从儿童作起步,在家庭、社区、学校、院舍落实公约。四、积极推动儿童及社会参与,视儿童及各界为伙伴及倡议者。五、建立以法授权、可持续、高透明度、配合经费及资源、专为儿童事务而设的平台,倡议置儿童于社会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六、成立儿童中央数据和资料库,以证据和数据分析情况,制订指标,作人力、经费和物力调配的基础。

要落实以上的方案,需要的时间较长,但作为社会底线,清晰而彻底,有着长远的利益。惠及的儿童,又何止目前的这一代!

儿童事务委员会纷纷成立

着力落实儿童权利的国家都成立了儿童事务委员会,到目前为止,约有超过七十九个国家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其中三十个为独立的委员会,四十九个则附属于人权机关下。另外有约二百管辖区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最早于一九八一年的挪威,成立以法授权的独立儿童事务委员会。而澳洲的儿童事务委员会成立于二○一三年,乃隶属于一九八六年成立的澳洲人权委员会。

二○○○年,英国女童Victoria Climbie长期受虐待而惨死,其死亡个案检讨显示,该女童生前最少有十二次被挽救的机会,而相关的机构及工作人员,却无采取适当行动。因此英国全面检讨儿童相关法例,在二○○四年,成为一套儿童法,后来亦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

至于针对正视体罚和暴力的祸害,目前有五十三个国家全面立法禁止体罚,有五十六个国家亦表示准备参与。而最早于一九七九年全面立法禁止体罚的瑞典,以行动落实对暴力零容忍,二○一七年当地法院更裁定网上强奸罪成。

而英国以十四年监禁为惩治引至儿童死亡,或明知儿童在危险中而不采取合理预防的人士。该国亦正研究以严重刑事条例,检控导致儿童心理伤害的行为,并且在学校推行儿童权利学堂。

澳洲天主教神职人员在院舍接二连三性侵犯事件震惊全国,澳洲政府于二○一三年成立皇家回应院舍儿童性侵犯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深入调查研究儿童性侵犯问题的处理和预防。检讨报告于二○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完成,包括四百多项显示决心的建议。儿童事务专员将监察这些建议的执行。澳洲总理表示,会在国会中公开向受害人道歉。而教宗也表示会重组性侵犯调查委员会。

这些国家以无比的决心立法设定无暴的底线,并实施无暴的家长教育。使家长放下体罚,学习积极具体的管教方法。

本港儿童从未获优先关注

主耶稣在马太福音十八章这样说: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的,就是接待我。究竟各地的教会,如何接待小孩?是否好像接待主一样?

在香港,十八岁以下被称为儿童的小市民,有近一百一十万。他们当然一样需要优质的环境、悉心的栽培、足够的身心灵养份,以致能健康成长。人类不负责任的行为污染环境,同样危害儿童的生命和生活的质素。

其实香港这多元化的社会中,有万千宠爱的孩子、在爱与关怀中灿烂开放的孩子,也有在环境困难中经过持久艰苦争扎而出人头地的。但也有不少儿童面对众多而复杂的问题,生活困苦,往往无力发声。他们的遭遇未为社会人士深入了解,而有资源及有决策权的人士,要兼顾的要考虑的众多,往往在问题发生,传媒广泛报道才去救急。

我们无校园枪杀案,但无论在家庭、校园、网上、什至院舍,都有儿童受暴力严重的影响,其惨痛经历都令人震惊。

而港英政府在廿五年前(一九九四年九月七日)已经将《儿童权利公约》延伸至香港。一直以来,政府维护儿童最大利益的力度不足,在过往的施政报告和财政预算案中,儿童从未获得优先的关注。政府对儿童最大利益的指标和共识,仍有待建立。虽然有政策,却欠全面落实的具体计划,亦无以公约为本的有效机制。对死亡及严重个案的检讨渠道仍有保留,儿童的中央资料库仍未落实。香港亦未曾按《儿童权利公约》的精神,全面检讨相关的法例,而儿童权利教育仍欠系统和深度。

难怪在社会稳定、治安良好、以法治为傲、医学发展进步、行政效率高的香港,儿童权利被践踏的情况不断引起关注。在富裕的香港,贫穷线下生活的人士约有一百三十万,其中儿童就约有廿三万。他们不但居住情况恶劣、健康受影响、自尊和人际关系都面临危机。

「被透明」的儿童求助无门

不同形式的暴力和歧视使人窒息。感到生无可恋、走头无路的儿童,因家庭暴力而伤亡的儿童,每天要面对现实或虚拟世界不同形式的暴力对待,社会必须正视他们受到的威胁。

在处理怀疑受到虐待的儿童的个案时,儿童往往「被透明」。他们无机会为受伤的家人,以及为晚上心中恐惧而无法入睡的自己发声。他们什至认为自己是问题的根源,为父母带来不幸,或者以为工作人员出现时会将自己带走。

特别脆弱的儿童,包括年幼的、有障碍的儿童例如听障的、智障的、精神病患、犯事的、少数族裔,他们所获得的尊重和支援薄弱。他们作为脆弱的证人,缺乏法律及辅导支援,严重威胁他们的最大利益和公义的伸张。

因为精神、情绪方面的困扰未获帮助,以至抑郁、自残、自杀的大有人在。有受困扰的儿童亲自写信给生命天使,诉说向家长透露内心痛苦,要求见精神科医生。可惜家长太忙,不以为意。本来可以及早获得治疗的,却因求助无门而延误治疗,问题愈见严重。亦有家长害怕被标签,对儿童的要求无动于衷。愿意为儿童求诊的,往往要轮候一年以上,失去了儿童获得治疗的黄金时间。

按二○一七年八月份一个调查,香港有53%初中学生受抑郁的情绪困扰,超过一万二千名中学生患严重抑郁症,逾三千人曾出现自杀念头,在二○一六年七十一个自杀的个案中,就有二十多名是初中生。世界约有三亿人受抑郁的困扰,而抑郁症在二○二○年将次于冠心病,成为第二大疾病,为世界带来极大的负担。

政府意识到精神健康的重要性,成立了精神健康委员会,希望该委员会能直接从儿童及倡议者身上,了解儿童发展的实况,尽快加强精神健康的政策和教育,并改善预防及治疗的文化和机制。

#MeToo运动带来的契机

再者,#MeToo运动引发四处都有性侵犯的个案被揭发。当中一些儿童被虐的事件,不但发生在娱乐圈、运动界、家庭及院舍,亦发生在教会中,而且有些侵犯者,竟然是神职人员。教会开始意识到在守护教友,特别是儿童方面的重要角色。而由于有事件牵涉香港的天主教会,天主教已率先成立内部的委员会,检讨如何面对的有关方案,并订下政策及处理机制。救世军亦积极写下守护儿童的政策,并为工作人员提供相关的培训。

二○一八年,有人举报香港圣公会多年前怀疑被侵犯的个案,却因案件从未有当事人现身而原地踏步。如今,圣公会为正视问题而成立委员会,准备订下守护儿童的政策、机制,及提供相关人员的培训。

我在这?呼吁香港不同的宗教信仰和宗派,聆听儿童呼求,悉心装备,勇于倡议,配合社会护儿机制,以儿童和信徒最大利益为依归。

除了以政策和法例落实公约的精神,荷兰为肢体有障碍的儿童设计了七十五个无障碍的公园,使脆弱的儿童的游戏权和玩耍权得以落实。

儿童需要安全友善的环境和负责任的照顾者。他们需要我们的爱心、时间和心思。他们需要从游戏和玩耍中欢笑和喜乐。从欢乐中她得以健康发展、对学习产生兴趣、喜欢这个世界、对世界充满希望。难怪圣经说喜乐的心就是良药!当我们量度儿童学术成就进度的时候,是否也应当关心他们的安全指数、快乐指数、他们是否有好奇心,又是否有喜乐的心,还有没有童心?!

儿童成为积极主动的倡议者

儿童绝对有发声的能力,能更具体更真实地对家长、教师、专业人员、政策拟订者述说他们的需要,碰到的困难和挑战。

英国的儿童权利学堂,教育儿童认识自己与身俱来的人权,帮助儿童从消极、被动的受助者,成为积极、主动的倡议者。不但积极参与自己相关的事宜,对老师和同学的尊重也相应增加。

如今香港已有不少民间团体多年致力推动儿童参与,无论是儿童大使、儿童议员、小特首、小儿童事务专员等项目中的儿童,他们亲自选择议题,寻找相关的研调,搜集数据,访问嘉宾,撰写讲稿,在记者会、本地及海外不同的场合及会议上充份倡议,呼吁施政者聆听他们的心声,这些都显示为儿童提供正向的儿童权利培训、建立各种让儿童直接发声渠道的重要。

香港已经有两份由儿童及青年撰写反映香港落实《儿童权利公约》实况的报告,结合香港儿童权利委员会的民间报告递交联合国。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委员不但赞赏,而且安排时间直接聆听他们的报告并与他们对话。

期望香港施政者和社会领袖,不但在政策和法例中加入儿童的角度,亦在繁忙的时间表中,定期预留时间和儿童直接沟通,了解儿童对自己及社会的愿景,面对的压力和困扰,从深入的接触中发现他们的能力和潜能,在施政时切实回应儿童的诉求。

儿童作为拥有与生俱来的人权的个体,拥有着生存、发展、受保护和参与权利这个事实,我们必须获得社会各界广泛的理解和尊重。我们必须加快脚步,推动全民参与,使每一个儿童被尊重,使香港守护儿童,守护社会的未来的有关政策、法律和机制,且应具前瞻性并切合时宜,而拥有决策权的施政者的决心和领导至为重要。

写下儿童共融的下一页

经过二十馀年倡议者锲而不舍的倡议,加上两届立法会曾两度一致通过无约束力的动议,凝聚了社会的共识。香港社会对儿童的关注不无增加,终于在二○一七年特首选举中,差不多每一位参选人都表示会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而在二○一八年六月一日,政府正式公布成立一个常设、由政务司司长担任主席、以行动为主导的儿童事务委员会。

可惜,这个香港模式的儿童事务委员会,离开国际标准有一段相当的距离,为倡议儿童最大的利益,设下了一定的局限。政府仍然不采用法律授权及独立于政府的模式,亦拒绝委任专责的儿童事务专员担任主席,并且由于委员要遵守保密制,而无法高度透明使社会充份知情和参与。

倡议者呼吁政府以最大的力度、无私的领导,完善社会政策、法例、教育和服务机制全面的配套,影响社会的意识形态。以儿童的眼看世界,以成人的心去聆听和采纳,并成立一个真正优质有效的平台,清楚写下愿意立法的条件、时间、路线。切勿因立法时间太长,或无法在官员任内完成,而采纳次等的方案。

作为掌握资源和决策权的政府,必须珍惜儿童及民间倡议者的经验和力量,使儿童和社会人士有更广更多的参与机会和动力。要落实参与的文化,必须建立广泛的、涵盖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持份者参与的渠道。

香港有需要加强跨界别专业人员职前及在职的人权培训,为校长、教师、神职人员等加强人权教育,并且为儿童成立一个儿童权利学院(ChildrightsInstitute),强化政府官员及民间跨界别专业人士对儿童权利的掌握、落实家长教育及改善支援网络、为儿童增设有系统的儿童权利及亲子课程,长线投入人力、物力和心力,塑做一个真正仁爱、公平、公义、尊重人权的社会。

在香港,「勤有功、戏无益」等信念仍深入民心,无论家长、师长都忙着帮儿童补课、做功课、改卷;益智的游戏和课堂以外从轻松中学习却不常见。香港现有的公园或儿童游乐场往往有欠创意,什至有并不儿童友善之嫌。去年底,屯门终于落成第一个儿童共融公园,盼望香港日后兴建的都是共融的公园,使社会共融的理念认真落实。更重要的是儿童的照顾者,愿意付出时间和心思,落实守护儿童的信念,平衡他们工作和游戏的生活,使儿童在欢笑中成长!

于二○一九年,内地将联同香港、澳门,向联合国又一次递交如何落实《儿童权利公约》的报告。期盼政府与民携手,为香港的儿童,以决心写下令人鼓舞的一页!

 (作者为香港儿童权利委员会主席)

屯门公园共融游乐场(康文署图片)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防疫2
活學教育中心
中華以馬內利聖經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