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國際

古巴公投涉及令婚姻定義模糊化
當地基督宗教群體大規模反對

古巴在二月廿四日進行新憲法公投,憲法修正案草案原本包括取消婚姻必須是「一男一女的聯合」的定義,為同性婚姻合法化鋪平道路,但有關計劃引起當地福音派教會反對,最終被移除。取而代之是將婚姻定義為「家庭組織的其中一種形式」,為同性婚姻保留了模糊空間。國會同時必須在兩年內再向民眾展開諮商工作,創制新的家庭法,法例須再次公投才能生效。這個方案同樣在天主教徒與基督徒群體中均引起極大反彈,有牧者更因此受到恐嚇。

古巴福音派教會聯盟(the Evangelical League of Cuba)主席利安(Alida Leon)向美聯社透露:「我不能為違反我原則的草案投下贊成票,這令人不快,但確是事實。」一位身在夏灣拿的牧師向《今日基督教》透露:「投反對票是因為,若不再將婚姻定義於一男一女的話,將會為未來出現違背聖經教導的事打下基礎。」

草案中原先將婚姻定義從「一男一女之間的結合」修訂為「兩個人之間的結合」,但由於反對聲浪之大,在古巴革命後實屬罕見,古巴全國人民政權代表大會撤銷這項修訂,但並未恢復原先用語,而是將定義留空,改為「家庭組織的其中一種形式」,為未來修法鋪路。

古巴循道教會主教貝雷伊拿(Ricardo Pereira)指:「我們支持婚姻保持原有的型態。這是革命後古巴福音派教會首次統一口徑,別具歷史意義。」幾個教會團體,包括古巴東部浸信會聯會、古巴循道教會、古巴神召會,在公開聲明批評新憲法草案,而古巴天主教會更在週日彌撒中朗讀列出四大要點的批評文章。

數據顯示,約百份之五至十的古巴人是福音派信徒,近七成古巴人是天主教徒。這次是數十年來古巴基督徒和天主教徒首次團結一致,更可能是古巴新教信仰,尤其是福音派,在現代政治方面首次強而有力的一致表態。因是次公投事件,早在去年,當地教會已經展開大型合作運動,反對同性婚姻。除了透過橫額和傳單捍衛傳統婚姻觀念,運動更收集到十七萬八千個聯署,向古巴政府表達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意願。公眾諮詢亦反映,大眾強烈反對重新定義婚姻的新憲法草案第六十八條。

反對修改的牧者被視為「反革命者」遭恐嚇

對在古巴提倡LGBT權益運動,並由古巴現任領導人勞爾·卡斯特羅(Raúl Castro)的女兒瑪麗拉·卡斯特羅(Mariela Castro)領導的國家性教育中心而言,撤銷修訂帶來重大打擊。瑪麗拉在Facebook上回應撤銷修訂一事,批評古巴天主教會是「歷史毒蛇」,又要求古巴政府作出態度強硬的回應。

古巴西部浸信會聯會主席靴南迪斯(Carlos Sebastián Hernández)收到古巴宗教事務局副局長嘉西亞(Sonia García García)來電,據稱她在電話中指靴南迪斯「將不會被視為牧者,而是反革命者」。靴南迪斯向英國國際無聲者之友表示:「我相信即使在古巴,神仍然掌權。請為我和我的家人代禱,我和妻子曾有過討論、祈禱。他們隨時可以監禁我。」

據報有其他牧者也受到恐嚇,例如住所遭到保安部隊包圍、被標籤為「雇傭兵」,以及收到恐嚇電話,要求他們呼籲會眾在公投中投贊成票,否則會遭到監禁。另一位收到來自嘉西亞恐嚇電話的宗派領袖向國際無聲者之友表示:「最近教會雞犬不寧,我們只是捍衛自己的權利和宗旨,卻遭到他們圍攻恐嚇。」

美國國際無聲者之友主席斯坦格爾(Anna-Lee Stangl)指:「古巴政府須立即停止對宗教領袖及會眾的恐嚇和施壓。當地教會領袖已多次指出,政府在起草新憲法草案時,漠視他們對宗教和信仰自由條例的請求及提議。情況反映,古巴政府考慮將宗教自由歸類為『反革命』活動。」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等機構也持相同立場。

(綜合報道)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