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未来教会的想像(二)
堂会运作模式的转变

对于未来教会发展的想像,尤其是宗派发展与模式的更新,其实有历史可循。

五百年前,宗教改革以后,十六世纪开始宗派主义(confessionalism)。新的教会出现,旧的教会仍存。新与旧共冶一炉。这是教会更新改变后的结果。不过,宗教改革一百年后,曾经是新的新教,无论是路德宗、圣公会、改教宗,都出现属灵倒退的现象。所谓「属灵倒退」,从客观的教会运作上来看,其实正是教会与时代的脱节。十七世纪的德国敬虔主义之父施本尔(Philinn Jacob Spener)写的《敬虔的渴望》(Pia Desideria),其实就是一本宗派更新的计划书。

回顾香港教会的历史发展,似乎也出现类似的历史循环。过去于五、六十年代兴起,七、八十年代急速发展的「新教会」,昔日布道植堂、办校兴学、广传福音,发展相当顺利。现今不少教会都是这个年代创立。其中发展为大型堂会正面对第三代领袖接棒的难题。教会的庞大结构导致教会回应时代的速度缓慢——我强调,这些堂会的前线牧者正真实地面对时代的转变(特别是青少年与职青牧者)。不过,碍于教会传统结构的掣肘,大型堂会的前线同工事奉得非常吃力。至于中小型堂会,他们的发展背景也是类似。这些年来,可能经历过多年多次教牧领袖的更换,信徒领袖却大概不变,教会的运作结构与属灵传统就更不容易更新改变。

昔日的新宗派、新堂会,经过这五、六十年岁月的洗礼,逐渐已经成为旧宗派、旧堂会。这些堂会的优势是拥有丰裕的堂址、硬件与人手,他们的资源不缺,不需担心没有能力运作下去(就算是极小型堂会也大概拥有自己的物业)。不过,如何迎接教会的下一代,如何牧养下一代人,如何有效地向下一代人布道,这不仅是个别牧者能力问题,也不是事工推展问题,而是背后更深层次的教会运作模式与结构问题。

另一种趋势似乎是新类型教会的兴起。过去十年,虽说香港教会整体崇拜人数下降,但其实这现象并不适用于新兴起的教会。传统华人教会人数正在下跌,不过,无论是611灵粮堂、香港马鞍峰教会,什至是英语教会如The Vine Church、Island ECC,这十年正在急速发展。台湾教会的情况也是如此。这些新兴堂会往往没有传统宗派的历史包袱,无论是结构体制、教会运作、抑或事工模式,都比较能够针对新一代的需要。

因此,有关未来教会的想像,其中一个重要课题是教会结构与运作的重思。五、六十年代发展的宗派与堂会,正如五百年前的新教一样,正是面对自身的改变与更新——如何承继创立时的优良传统,如何在新时代按着时代的转变而改变其运作与牧养模式——不只是关注改变表面的「如何」(how)问题,而是深切地为教会的运作思考更根本的「为何」(why)问题。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真正洞见时代的需要,带着勇气在制度上作出转变,正是教会领袖与信徒领袖的共同目标。


笔按:建道神学院将于二○一九年四月十二日至十三日(周五、六)
举办「塑造香港教会前景会议」,广召贤士,共谋出路。欢迎参与。

(作者为建道神学院120周年「塑造香港教会前景会议」筹委会主席)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