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中港引渡公义难保
自己权利要自己救

就着近日引起香港以至海外社会广泛关注与忧虑的《逃犯条例》修订,特区政府提出打算回应商界担心误堕法网的忧虑,豁免部份商业罪行不适用于未来内地和香港的疑犯引渡安排。相对于早前的强硬立法姿态,这算是一个官民互动的开始。但必须指出,这一步远远未能消除港人以至国际社会对于港府强硬设立中港引渡安排的高度忧虑。我们曾经一而再的指出,将两地疑犯引渡以至相关司法互助的安排扩阔至内地,问题的关键在于内地司法运作与香港截然不同,前者更强调不走司法独立的道路,在这情况下,疑犯被引渡到内地后能否得到公平审讯,实在难以确定,相关的引渡安排亦因而公义难保。

而事实上,近年在内地,无论政界、法律界以至宗教界别,立场与中共不同而受到非政治罪名起诉的,例子纷陈。即使单单看基督教群体,曾经高调反对当局强拆十架的原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杭州市崇一堂前主任牧师顾约瑟,一度被当局控以莫名其妙的经济犯罪罪名,羁押了两年,到二○一七年底才撤控释放,事件对本地以至海外教会群体来说,记忆犹新。观乎今天内地政府对宗教界别的种种高压表现,事事要求宗教群体紧跟中央的意识形态口径,什至以「再教育营」等极端方式处置以百万计的信众,置良心及信仰自由于不顾。面对此情此景,即使不是商界中人如宗教界,难道又不会担心误堕那莫名其妙的法网?特区政府在建立中港引渡安排时剔除个别罪行,实在无助于释除公众疑虑——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途,就是完全撤销今次修订建议。

司法互助讲求公义,这对社会大众而言是显浅不过的道理。若然两地未有条件让被引渡的疑犯得到公平审讯,暂不作引渡安排就是符合公义的做法,这在过去亦行之有效。事实上,近日特区政府经常挂口边的台湾杀人案,现行机制不是没有处理的程序,但偏偏特区政府不用,而且不顾涉事另一方台湾的异议,自行计划将引渡安排扩展至两岸四地,结果可能杀人案的港人疑犯最终不能被引渡到台湾受审,香港社会还要在公义方面付出完全难以理解的代价,什至带来白色恐怖。为何特区政府如此不顾惜香港社会一直珍而重之的人权、法治与自由?一个只顾政治正确,不顾及本身市民面对公平审讯权利的政府,到底是个怎样的政府?

近期的民调显示,市民对香港前途信心大跌,十八至廿九岁受访者有四份之三对一国两制无信心,岂是无因?平民百姓不能靠政府来使一己基本权利得到保障,不能不说是悲哀的事情。不过,自由与权利,从来就不是从天而降。廿多年来的特区经验,亦清楚告诉香港人这一点,一步一脚印。

人在做,上主在看。什愿香港继续成为上主所使用的自由之地,有怜悯,有公义。诚心所愿。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