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特写

只身赴菲宣教    走进流徙社群
柴凯琳:他们也是上帝所爱的儿女

一般人认为,大学毕业后,固然要找一份褔利好、待遇高的工作。于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毕业的柴凯琳(Hollace)则选择不同的路,她曾经只身走到菲律宾宣教,为要服侍流徙社群。在二月廿二日的「信仰在世界」系列讲座,香港基督徒毕业生团契邀请了Hollace分享她的故事。Hollace认为,每人都是上帝的流放者,要与流徙人群分享,在上帝筵席给予他们座位。

甘愿走进流徙社群

Hollace是信二代,她的生命不似保罗有突如其来的转变。毕业后,她曾想找到神给她独特的召命,希望前路畅通无阻,不过她后来发现,原来整本圣经里每一句说话都可以是召命(calling)。一般而言,基督徒可能只会觉得圣经里所写的是任何人都适用的召命,并不是为每个人度身订做而设,什至会一直等待神直接、明显的呼召,但Hollace觉得「呼召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她的呼召,是先在大学修读相关学科开始,她在当中被撼动,在过程中,她开始不明白现世代为何仍有着劳役的事。后来,她到外傭机构实习,受到各样折腾,开始理解流徙人群的生活,在生活上不断反思信仰,一步一步走上朝圣的路。

Hollace说,其实流徙一词早已在圣经出现,并不陌生。在旧约中,上帝除了以云柱、火柱的形式与漂泊在旷野的以色列民同在,他亦设立会幕,让他们歇息。Hollace指,谈及流徙,通常会想起相反的字词——dwelling(居住),信徒渴望居住在耶和华的院宇中——但原来这字原文是指短暂的休息,指的是耶和华也跟着子民流徙,与他们同在。到了新约,Hollace说神是第一个流徙的上主,她引用神学家巴特的说话“The way of the Son of God into the far country”,指出主基督从道成肉身,这「向下」的流动,由圣洁的国度走进极破碎的空间,与人一同生活。此外,「圣灵是无处不在,圣灵亦是真理和圣言……圣言与律法是流动性最高……如旧约中被掳的人民靠赖的是上帝的训言,」Hollace说,在圣经里流徙的概念常常会出现。

在Hollace的宣教旅程中,并非如此顺利:当她满有热诚,初到当地草根机构服侍时,院长却叫她休息,没打算让她做任何事;她不懂得当地语言,难以与当地人沟通;她带中学生到农村学习,因不懂打水煮食、洗澡而被他们取笑;因肤色与当地人不同,被的士司机收贵五倍车资……不过,这些经历都让Hollace深深感受到流徙人群的处境。「可能他们在自己国家是很有才干,懂得法律知识,或者是医务人员,但因为语言障碍、空间的不同,(到了城市)就好像被『废武功』。」

「阈民」的故事:抽离或转化

Hollace说,从人类学的角度,可用「阈」(Liminality)形容流徙人群的状态。这是一个概念,指人生历程中间的转折点,就好像电子游戏里的「结界」,也像处于两个世界的中间。Hollace形容流徙人群是「阈民」,然而圣经中的以斯帖、保罗也是「阈民」,有两个不同的身份。「阈民」拥有的,是能够看到两个不同世界相异之处的视野,他们能选择在其中一方抽离,也可选择成为当中的桥梁,带来突破和转化。

Hollace认识的Lalaine,就选择了抽离菲律宾的家。Lalaine在台湾做外傭二十多年,到二十多年后她回到菲律宾,家人却不认得她。她现在独居住在偏远的村庄,靠自己做的小生意过活。由于习惯了台湾的生活,她较喜欢有更多个人空间,所以较少参与社区活动,村内的人都会觉得她很奇怪。对于Lalaine来说,她会认为台湾才是她的家,那时雇主和他的小朋友才是她的家人。

另一个Hollace遇到的菲律宾女孩Diday,是为整条村带来转变的英雄。廿七岁的Diday是原住民村落族长的女儿,他们所居住的地方距离城市遥远,是一个无法接收讯号、与世隔绝的地方。当时有些财团想在村子建水坝,其后因为村民不懂得读书写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下契约,被迫迁,更面临灭村、灭族的危机。后来,背负整条村命运的Diday获得机会离村读书,她在三年内学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后来,有媒体访问Diday,让更多人关注到兴建水坝的事件,最后成功拯救整村脱离危机。Hollace说,其实Diday也有挣扎要不要回破旧的村子,但当想到神对她的呼召,她最后回到村里教导村民学习。

Hollace(左)与Diday(右)(图片由Hollace提供)

给予流徙人群一个「座位」

流徙人群的经历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Hollace说:「其实我们所有人在上帝眼中都是流放者,因为我们都犯了罪,从伊甸园被流放……所有合一的灵魂都要苏醒……我们并非在这世界长居;我们都是(在这世界)小息的人群。」

Hollace提到她想到一个画面:「在上帝的筵席,当我们拥有太多的时候,我们就会把剩馀的渣滓放给檯下的人;但神的意思是要我们一起享用这恩典的筵席,我们要给予他们一个座位,不是给予他们无用的东西,因为他们也是上帝同等所爱的儿女。」

除了金钱、物资之外,还可以透过不同方式帮助流徙人群,与他们分享。Hollace指,例如教会可以给予他们事奉岗位,让他们发挥恩赐。同时,他们需要长期的关系、群体,如在节日举办活动、进行探访、帮他们租订羽毛球场等,让他们建立归属感,建立关系。另外,也可以为他们发声,争取权益,成为他们的同行者。「真正的款待(hospitality),是要让人体现天国……透过你的爱、你所实行的公义来彰显。」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