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未来教会的想像(四)
教会与社会的关系

香港教会从来都不是社会主流。这是我们思考的起始点。

正如梁家麟于九十年代撰写的《少数派与少数主义》所言,基督教虽然得天独厚地占着一些先天的发展优势,但香港基督教从来没有成为社会的主流——不像中世纪的欧洲教会,基督教从来没有成为社会的主流群体。

不过,纵然不是主流,香港教会过去几十年的发展算是不俗。五十年代开始,随着大陆解放,中国教会发展重心转移至香港,带来香港教会迅速发展——过去几十年间,福音派教会以及数以百计独立堂会扎根香港,积极植堂布道;八十年代福音机构蓬勃成长,奠定了香港作为普世华人教会的重要地位。这几十年来的成功,不能不说,全是先贤先圣努力开荒布道的果子。

然而,近十年,香港教会发展似乎面临樽颈。这樽颈似乎并非纯粹基于个别堂会的限制,而是整体香港教会与社会关系的关口。个别堂会的增长似乎只是一个「零和游戏」(zero-sum game)。整体人数几乎毫无改变。因此,香港教会的边缘发展(或按梁家麟所说的「少数派」身份)已经到了饱和阶段。

要突破这樽颈,香港教会的改变就不仅是内部改革或运作优化,而是整体向外的结构转型——教会与社会关系的转型。假若香港教会仍然甘愿扮演社会的边缘少数派,她就只能停留于少数派的角色。当然,有人或者会反驳说:「非不为也,实不能也。」这是九十年代梁家麟的观点:香港教会从来不是社会的主流声音,所以从来没有真正的社会影响力。不过,这其实是一个发展方向问题。究竟香港教会如何理解自己未来的社会定位?放弃自己在社会的席位吗?还是尝试逐渐开拓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这确实是「鸡蛋与鸡」的先后问题。

何况,教会的社会性从来都不是要渴望成为社会主流。所谓「教会的社会性」,其实从来都是教会的福音表达。无疑,个别的福音表达(包括几千人的大型布道会)是重要的。但是,当基督教在某社会已扎根了好一段日子,当福音布道在社会已经撒了种,当教会已经离开开荒撒种的第一阶段,教会的「福音布道」就愈来愈需要「社会见证」来配合。事实上,福音传递与社会见证是不可分割的——这是七十年代洛桑会议的重点。

没有长远的社会见证,教会的福音布道只能停留在社会的边缘。这是教会需要谨记的一点。哪怕是多么优秀卓越的堂会发展,这些发展也只能独占社会的边缘位置。巨型堂会也极其量充当「出色的少数派」。唯有社会参与,才能让教会离开固有的少数派位置。

因此,建立一种长远、稳固的社会关系,透过社会关怀、社会参与、社会服侍,让福音真正的被香港社会听见,正是未来香港教会的重要一步。

笔按:建道神学院将于二○一九年四月十二日至十三日(周五、六)
举办「塑造香港教会前景会议」,广召贤士,共谋出路。欢迎参与。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