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給下獄青年的信之五十四:亂象紛呈

因佔旺藐視案和旺角騷亂案被判下獄的青年朋友們:

原想三月下旬寫好的信,一拖便來到清明時候。不單因為忙,這個世界有誰不忙?更多是因為,這個月令人心焦的事特別多,時局亂象紛呈,教人吃不消。

不說別的,單是《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便令人瞠目結舌。現屆特區政府的領導者,借著一宗港人在台灣被謀殺案件,上綱上線為整個移交疑犯至其他司法區的制度漏洞,欲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法,打開內地與香港之間的司法區隔,把北京要的疑犯從香港引渡到內地,接受中國刑法審訊,完全無視港人對內地司法水平的顧慮,不理大律師公會和商會組織的反對,不顧國際輿論和形象;令市民聯想到當年推廿三條立法時採用的政治手法,也是這樣強悍橫蠻散播恐懼。

上屆特區政府的領導者,挾國家領導人的政治銜頭,作風也不遑多讓,借著一篇專欄作者所謂對死者不敬的文章,上綱上線為整份報章應予廣告封殺,藉著每天公開點名向落廣告的商業機構施壓,欲把該份批評北京的報章置諸死地,完全無視港人對言論自由日漸收窄的顧慮,不理記者協會等專業團體的反對,不顧國際輿論和形象;令市民聯想到當年文革時的政治手法,也是這樣強悍橫蠻散播恐懼。

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表現同樣令人瞠目結舌。明明許多商界領袖對移交逃犯修例強烈反對,但商界在立法會內的代表卻傾向支持立法。明明七成醫生在民調中支持放寬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執業,紓緩公立醫院壓力,但醫學界在醫委會內的代表卻否決全部放寬提案。這些手握權力的人,為甚麼不需要向持份者負責?

還有那一幕接一幕的庭審,也讓人看得欲哭無淚。以旺角騷亂案為例,使用暴力肯定違法,必須接受法律制裁,這一點就連被告人也無異議,但為甚麼梁天琦、容偉業這些滿有理想和正義感的青年人,會走到街頭暴力這一步?閱讀庭審報道,為公眾逐漸揭開他們的心路歷程,不論是港大利瑪竇堂領袖生,或是身世坎坷的自閉症患者,都被他們看到的社會不公義弄得義憤填胸,在憤怒中犯下大錯。如今他們已被定罪囚禁,社會難道不該讓他們有改過自新的機會?

以佔中案為例,被告人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替香港爭取落實那承諾了廿多年的民主普選,他們知道佔據街道屬於非法集會,願意接受法律制裁,但當局選擇用不尋常的公眾妨擾罪及煽惑罪來起訴,促使他們依法抗辯,並在抗辯陳述中詳細交代他們參與這場運動的心路歷程,願意細閱庭審報道的人都能看到,他們沒有半點自私自利的動機,他們自始至終堅持和平手段,不管審訊最終結果如何,他們在道德與良心上並無虧欠,社會大眾無論是否認同他們的策略與行動,難道不該對他們有一份瞭解與尊重?

面對今天這樣的時局,持守基督信仰的人可以說甚麼?我想到一節聖經:「專一注視耶穌,就是那位信心的創造者和完成者。」(來十二2上,《新譯本》,下同)這節經文,是我在極大的患難中,上帝對我說的一句話。

那是二○一四年二月廿六日,我上班途中遇襲受傷,送了去東區醫院急症室,做了六個小時手術,輸了十包血,合共4000cc。麻醉藥效力過後,我甦醒過來,已是翌日凌晨,躺在深切治療病房裡,上半身插了許多喉管,下半身不能動彈。我向上帝禱告,問祂為甚麼讓這莫名的苦難臨到,把我安穩有序的世界打碎?上帝沒有解釋,但我內心聽到一句說話,就是「定睛看耶穌」,這句話開啟了一段奇異的心靈旅程,引領我走過死蔭幽谷。

使徒保羅說:「如果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就是枉然,你們的信也是枉然。」(林前十五14)如果基督已經復活,祂就不是躺在墳墓裡的、無助的受害人,而是勝過了死亡、在高天上掌權、將要再來審判世界、更新天地萬物的君王。我們既有這樣的盼望,就算落入患難苦楚,縱然面對紛亂滄桑,也不致於灰心絕望,因為復活基督與我們同在。

保羅還說,我們都是脆弱的瓦器,但有基督活在我們心裡,我們就變得堅強,上帝讓信徒承受的試探,不會過於我們所能承受的,當我們承受不了時,總會為我們開一條出路。年少時讀到這些經節,雖然感覺良好,思想似有得著,但其實並不真正明白箇中意思,因為還未經歷如火的試煉,到經歷患難後,才深切體會到,這些經節所說的是何等真實。

定睛看耶穌,仔細思想他如何承受世人的頂撞,免得我們疲倦灰心,這是二千年前希伯來書作者,寫給落在試煉患難中的信徒的話,同樣適用於今天。

 (原載於作者Facebook)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