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寫

定罪日的靈性講道

朱耀明牧師在法庭的被告欄內慢慢站起來,旁邊的戴耀廷和陳健民輕輕扶持他。朱牧師聲音比平日沙啞,份外的淒愴。在法庭宣判他有罪的這一日,他在法庭上講道和祈禱,用生命的血和淚去講出自己和香港人受迫害的故事,那是他牧職和靈性的高峰。

家人在公眾席上以淚眼和哭泣聲支撐著老牧者的一字一句,庭外庭內是激盪的情緒和眼淚。佔中案九位被告均被判有罪,卻在朱牧師的陳辭後,全體被告獲得響亮和無盡的掌聲,是全日的高潮,是一篇為社會公義發聲的生命之道讓香港得到一點安慰。

朱牧師以〈敲鐘者言〉為題去講自己的生平故事,童年是比苦海孤雛更悲慘的遭遇,然後是柴灣牧區為貧苦者奮鬥的牧區故事,接著是不斷挫折人心的香港故事、民主故事,當中包括了八九六四的屠城歷史,最後是雨傘故事,也是香港市民的故事。朱牧師說,這是他「一生牧職最崇高的講壇,死蔭的幽谷成就了靈性的高峰」。

朱牧師一開始陳辭就說:「作為一個終生為上主所用,矢志與弱勢者和窮苦人同行,祈求彰顯上主公義,實踐天國在人間,傳頌愛與和平福音的牧師,垂老之年,滿頭白髮,站在法庭被告欄,以待罪之身作最後的陳辭,看似極其荒謬和諷刺,甚至被視為神職人員的羞辱!」

說到「垂老之年……」兒子和媳婦就不斷飲泣,雙眼通紅。朱師母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臉上難掩愁容,非常凝重。

朱牧師講了四十五分鐘,有他兒時被痛打的片段,有為學生安危的擔憂,也有與親人生離死別的悲慽。講到童年時祖母離世,是他唯一的親人,及兩個孫兒昨晚抱著他哭了半小時,他就哽咽。被告欄內的其他被告也此起彼落痛哭。

朱牧師細訴自己曾患重病,死裡逃生,因此,希望退休與家人更多共聚時間。但他時刻希望為香港「多走一步」,而參與雨傘運動,也是「多走一步」,是他「最後一里的故事」。當時是戴耀廷建議他加入。

「當戴教授於2013年2月提及邀請陳健民教授和我參與『公民抗命』時,我感到驚訝愕然。我人老了,身體又多病痛,怎可能參與呢?唯有致電我的好朋友陳健民教授,徵詢他的意見,他竟然說:『牧師,我現在於巴黎,你先答應,待我回來,再詳談商議。』」

眼見香港管治失效和市民的困迫,朱牧師表示不想讓弟兄「孤身上路」,所以最終「憑良知多走一步,與民眾多走一里路」。

朱牧師陳辭後,法官宣判休庭,各被告繼續獲准保釋,明天早上再開庭。

佔中案去年十二月聆訊完畢,今天開庭宣判。儘管九位被告一如既往表現輕鬆,但家人難掩憂心忡忡和滿懷心事,令法庭內外都有一種很沉重的壓力。

今早清晨六時許已有市民和記者到達西九龍裁判處。原定九時半開庭,但因文件要修改錯字,法官臨時宣布押後到十時半開庭,現場親友都心情宕盪。及至開庭,法官陳仲衡就隨即逐一宣判各人的罪狀,九人均有罪(見另文),家人和支持者紛紛落淚,氣氛淒涼。

法官判決後宣佈休庭,各被告獲准保釋至下午二時半。律師團隊閉門研究長達268頁的判詞,家人與支持者則爭取與被告相聚、午膳。好像快要分離,卻沒有話別,各人盡量保持平靜,等候下午的判刑。

下午開庭後,先是邵家臻的資深大律彭耀鴻為邵求情,提到邵身體有病。到三子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為三人求情時,麥高義說,戴耀廷和陳健民唯一的求情是希望法庭不要判朱牧師入獄,聞者動容。麥高義亦為朱牧師呈交多頁的健康報告。朱牧師昨日到庭時,帶備了一個月的藥物,及一本新約聖經,以防萬一要即時入獄。

朱牧師今天隨身帶備的聖經(作者提供)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