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一起敲鐘者

我在二○一七年一本書的序言第一段這樣寫:

「二○一四年十月一日晚上,我與妻子及年僅六歲的兒子,從香港中環的干諾道,沿着夏慤道步行至灣仔,沿途沒有車輛,街上只有萬千星光,那是由坐在馬路上的人(大多數是年輕人)用手提電話照射出來的光芒。在天際星稀之下,我們成了地上星光的一點。兒子對於可以在中區的大道上步行,十分雀躍,就在夏慤道的最高處,他找了塊布,坐下躺臥,望向天上的夜空。旁邊的姐姐看見這個小孩子,一邊笑着,一邊讓位給他。我站在妻兒的旁邊,望向左右萬千的人群,不禁在想:倘若耶穌在此,他會與此時此地的人群說甚麼。」

最後一句話,是我在這幾年常存心中,卻不知如何盡然回答的一個問題。

耶穌生活在羅馬帝國的頂峰時代,也是猶太人作為被殖民者,權力最高漲的歲月。不論是希律家族或猶太公會,都為了保持權力均勢,而玩弄各樣的手段。羅馬帝國政權樂見殖民地眾多勢力之間的權力內鬥,以便不受威脅地統治下去。這樣的境況,誰也明白,卻毫不容許更動的可能。即使是一個耶穌,只要威脅這樣的權力均衡,他就該釘在十字架上。

然而,正是由於耶穌以無權無勢者被釘在十字架上,以大能從死裡復活,所有竭力弄權,力爭好處的勢力,才在最終被一群無權無勢者,除了信仰甚麼也沒有的小人物,徹底地打破。這是因為竭力弄權,力爭好處的勢力,甚麼也擁有,就是缺乏信仰。

沒有信仰,就不能共渡艱難困境,不可以超越成敗得失。沒有信仰,就只會左右逢源,隨風搖曳。至終餘下的,就只是以言文口舌,或以拳頭暴力所彰顯的愚昧。

可憐的是,這就是今天的香港。

香港已經進入沒有信仰的時代,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不論說自己信甚麼,或是甚麼派別,也沒有關係。正如昔日不論是法利賽人、撒都該人、希律黨,又有何不同,他們都是一起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只要眼前的利害得失,掩蓋了對永恆真理的透視和順服,那麼不論是誰,都只會是高喊「釘他十字架」的人。

那麼,倘若耶穌在香港,他會與此時此地的人群說甚麼?

我相信,耶穌的捨己(也見於今天在法庭被宣判的這群教授、牧師、律師、議員、學生),正是呼召這一代的香港人,重新找到你的信仰,重新追隨你的呼召。因為,那正是此時此地的香港人最缺乏的東西。

我在上書的序言最後說:「即使是貧乏、軟弱或無能者,都可以成為改變時代的力量,關鍵源自真理和信仰,這也是至終戰勝一切的原因。」

正如朱耀明牧師在他的分享中(我相信你已看了吧!)最後說:「如果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

是時候,要敲鐘喚醒你了。

請你找回你的信仰和呼召,以此抗衡一個沒有信仰,沒有呼召的時代。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