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写

法庭内单纯和渴望重生的一代

虽然被判有罪,年轻人长大了,在被告栏内昂然站起来,铿锵有力,讲出心底说话:「跟战友一起参与雨伞运动,我与有荣焉;纵使面对罪成刑责,我也会不亢不卑。」

这是张秀贤的陈情。他是占中案九位被告中最年轻的一人。法官陈仲衡昨天裁决了九位被告均有罪,几位被告连续两天亲身以广东话陈辞,或写下陈情书。

雨伞运动后,经过四年多的熬炼,年轻人在法庭内变得沉着、更坚定。两位年轻的被告提到香港的情况令人感到迷失、迷惘,另一方面,他们却珍惜一份「单纯」的赤子初心,也渴望劫后「重生」。

下星期才廿五岁的张秀贤说:「当日的学生,今日都已长大成人,有人可能变得世故;然而,我知道大家仍旧记得初衷:共同决定自己的未来。即使我在五年前已知道,今天将会身处法庭的被告栏,为了这小城的未来,我还是会坚持最初的信念。」他又呼吁大家在在悲痛过后,努力自强,化成推动力守护初心,带着社会继续前行。

初心、无悔、无畏无惧、刑责、真普选……是雨伞运动、公民抗命的关键词。几位被告在犯人栏内先后陈情,再度重覆这些关键词。与此同时,在判刑前,被告邵家臻、陈淑庄、张秀贤、黄浩铭、李永达均表示,为到自己能参与雨伞运动感到「荣幸」。

张秀贤在陈辞中三次提及「单纯」。他在犯人栏内站起来时,陈淑庄充满关切地望着他,场内场外都专心聆听年轻人的说话。同样坐在犯人栏内的被告戴耀廷在张秀贤结束陈词后,竖起大母指送了一个LIKE给他。

张秀贤说:「也许很多老练的人会说我们只有理想,不求实际,但假若学生也变得世故,又有谁可以单纯的为着理想,努力为社会带来改变?」

「我们相信,坚持真普选,建设公平政制,是这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我们避无可避,亦退无可退。面对时代的挑战,我们选择毅然面对。」

「香港人在争取民主的路上跟学生一样,在跌跌碰碰中学习,却又单纯不为自身利益。伞运初期,参与者买物资,自行分类垃圾,什至设立自修室供学生温习。大家总是守望相助,不计回报,画面都在脑海挥之不去,令人感动。」

「虽然在运动当中,我们看到许多触动人心的片段,但抗争旷日持久,矛盾积累就使分歧变成参与者之间的一道道裂缝。到占领后期,或许我们都感到迷失、不安,不知运动未来如何是好。因为分歧,所以互相猜疑;因为误解,所以互不信任;因为敌视,所以冲突渐生。昨天的因,今天的果,部分占领者不满我们的决策,出现『拆大台』等事件,沟通问题为日后更大的政治路线纷争埋下伏线,延续至今。」

「人非圣人,不可能所有人都心无仇恨。此刻说要放下过往分歧,不再争吵,同样并没可能。我只希望当初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人,不要愈走愈远;未来的日子也许难捱,但让我们记得最初无私奉献的美好,努力修补彼此关系,理解各自想法与难处;唯有用宽容、沟通取代排斥、仇恨,回归初心,我们才能走得更远。」

继被告朱耀明牧师昨日以讲道的形式陈辞,今天张秀贤、锺耀华及李永达都在被告栏内亲自讲出自己的陈辞,邵家臻昨天呈交了书面陈辞书,今天黄浩铭用书面陈情,陈淑庄由代表自己的资深大律师王正宇读出她所撰写的陈情。

另一位年轻的被告是锺耀华,廿六岁,是第七被告。他在庭上发言时说:「我没有什么需要陈情。现在控告的,并不是第七被告,或者第一、二、三、四、五、六、八、九被告。控告的,是所有参与过雨伞运动的人,是所有珍重香港的人。」

他望向法官,续说:「法官阁下,你需要知道的,并不是第七被告的背景及参与的原由,而是每一个参与运动,愿意花上时间、心力、过去与未来,把自己的生命投放在香港的市民,他们依然坚持在香港不放弃的原因——哪怕是荧荧曳光。」

「如果你要知道这些,就不是透过一份书面陈词,几封信件,几段慷慨激昂的说话可以得知。我们得毁掉被条文、被权力、被体制所形塑的自己,走进一个充满未知、在历史与当下纠缠不清、在个人努力与万千偶然混杂复合的世界,关心我们的世界,而非仅仅在乎自己的位置。」

「雨伞运动,或者许多运动本身就是一回这么的事。我们要知道政治经济里的权力勾结合谋,找出着力点,锲而不舍地敲打。在这过程里无圣人可随,我们会迷惘,曾经一路建筑的自我会坍塌,会趋近灭亡,但始终会重生。」

代表锺耀华的资深大律师戴启思在庭上表示,锺耀华接受自己行为带来的后果,除了社会服务令之外,他愿意承受与定罪合乎比例的刑罚。

另一被告黄浩铭在陈情书中向法官表示:「在二○一一年你审理只有23岁的我追问时任特首曾荫权知否米贵,涉扰乱公众秩序的案件距今已有八年。在命运的安排下,我再次站在你面前,只是当你读到这封陈情书的时候,我已经不是当年被你宣判无罪释放的年青人,而是一个准备迎接第三次入狱的积犯。然而,今天我不是寻求你的怜悯,而是希望道明我参与雨伞运动,公民抗命的缘由,让法官阁下可以从我的动机及行为来给予合理判刑。」

「如果我是公民抗命,又何以不认罪承担刑责……今我遭控二罪,必定据理力争,冀借助法官阁下明智判决推翻检控不义,但法庭定谳,我自当承担刑责,绝无怨言,以成全公民抗命之道。」

「我是刻意求刑标榜自己,让年青人跟从走进监狱大门吗?我反覆推敲这个问题。然而,我的答案是,正正是希望后辈不用像我此般走进牢狱,我更要无惧怕地争取人们所当得的。」

黄浩铭引用圣经表达自己的自我牺牲。他说:「主耶稣基督说:『我确确实实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去,它仍然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结出很多子粒来。』(约十二24)没有牺牲,没有收获。故然,我不希望年青人跟我一样要踏上公民抗命之路,承受牢狱之苦,但我请教所有智慧之士,既然举牌示威游行均已无显其效,公民抗命和平抗争为何不是能令政权受压求变之策?若非偌大群众运动,梁振英岂不仍安坐其位?」

黄浩铭自言「无情可求」,却为75岁的朱耀明牧师求情,因为他年事已高,希望法庭不用判他监禁,让人见到法庭对良心公民抗命者宽容一面,而且朱牧师已自首,所以期盼法庭以人道的方式考虑判刑。

黄续说:「我能够参与雨伞运动,争取民主,实是毫无悔意,毕生荣幸。我已花了最青春的10年在社会运动上,假若我有80岁,我仍有50年可以与港人同行,继续奋斗。要是法官不信,且即管以刑罚来考验我的意志,试炼我的决心,希望我的战友们在我囚禁的时候,可以激发爱心,勉励行善,更加有勇气和力量作个真诚的人对抗谎言治国的中共政权。」

占中案后押后到四月廿四日再开庭,预计当天法官将宣判各被告的刑期。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