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寫

等候判刑的忐忑

再等十四天,苦路也行完了,復活期啊,但這九位等待判刑的兄弟姊妹又如何重得力量呢?

這天中午,佔中案九位被告一如既往應記者要求,一字排開站在法院大樓外,呼喊聲、口號聲、掌聲嘈雜,可能遮蓋了心靈的微聲呼喚。內心感覺是甚麽呢?

有人站在離開群眾稍為遠一點的位置,忐忑。究竟即刻判刑好呢?抑或再拖延一下好?一等再等,比當日在金鐘等警察拘捕更艱難。這十四天的自由,可以做甚麼呢?有心情享受這一個等候判監的復活節假期嗎?

佔中案的裁決並沒有令九位被告有太多的意外感覺。有罪?無罪?一條罪?抑或兩條、三條罪?反正他們心中是「何罪之有」。

當事人好像更容易豁達一點,早已準備慷慨赴義嘛。倒是支持者、義工,尤其是親人,內心百般滋味,忿忿不平、委屈、無奈、憂心......還有甚麼情緒、情感呢?就是捨不得、不捨得。

去年十二月審訊期間,九位被告的親人、摯友、愛人都來旁聽。事隔四個月再開庭判決,身處外地留學的子女都回來了,還有姨甥和很多親戚。大家都來了,在法庭相聚,心裡盤算著如何話別。

大家預算今天完結,也猜測可能有被告會即時被判刑或收監。似乎分離的時刻近了,真的到了。

或者是留意的人想多了、看多了。今天家屬席上,異於平常。在等候開庭和休庭期間,幾位被告都先後坐到家屬席,有安靜坐著的,有輕鬆閒談的。過去很多次的開庭,被告都會走來走去,招呼記者、支持者。今天,幾位被告都留在家人附近。

陳健民好像特別喜歡挨著隔開親屬席的屏板,屏板大約有腰的高度。陳健民有時單手擱在屏板上,有時整個人靠近,俯身向前。前方坐在眼前的,就是他太太。這個早上,陳健民常留在那裡,好像特別多說話,總是笑著,有時像細語,是誰在叮嚀誰嗎?

聽說陳健民昨日在休庭時除下結婚戒指交給太太,好讓太太保管珍貴信物。陳淑莊今天在開庭前又匆忙將一些私人物品交給助理,助理臉上閃過不明所以的表情。

不算很長的十四天,總算可以延長與親愛的人親近。政治路途,受打壓的抗爭之路,太險太崎嶇,但願有至愛同行相伴,苦路上有人為自己永不言棄地默默付出、默默扶持。

昨天休庭時間特別長,大家如常在法院小餐廳午膳。家人和義工預備了很多食物,但那家小餐廳的牛腩飯出名,而且是其中一位被告的至愛,可惜美食售罄,幸得一位客人讓出半份牛腩,家人就在桌邊守護這半份牛腩,留給心愛的人。

午餐後,眾人分別上去四樓法庭。家人為了避免被記者攝進鏡頭,有時會選擇分道揚鑣。這一次,也是分開離場,一先一後,卻又巧合地選擇法院那條很長的扶手電梯。在法院內,記者不可攝影,二人肩並肩在扶手電梯站著,兩個背影徐徐遠去,上升,肩並肩。

上星期六為九子的祈禱會中,大家唱了幾首動人的詩歌,其中一首是〈常在屬天妙愛中〉,歌詞的第二節是這樣:「一切聽憑主指引,遇苦也不回頭,今有良牧在身旁,此外我更何求? 」這是朱耀明牧師所揀的歌。

這條法庭之路,為香港未來抗爭之路,遇苦也不回頭。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