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首屆東亞洛桑青年領袖會議見聞

提筆時,正值佔中九子案判決週,當閱畢朱耀明牧師的〈敲鐘者言〉,無比撼動,哭了──相信很多人都哭了。雖然心情沉重,但自覺有種責任叫堅持,多走一步、多寫一筆,把我倆在兩週前參與的洛桑青年領袖會議後感記錄下來,並像邢福增教授為香港的禱告中,寄望「在這個價值、是非顛倒、制度崩壞的世代,讓每一個基督徒都成為世界不配有的人︰敢於發夢、散播希望、燃燈敲鐘」。天父爸爸,求祢垂聽。

首屆東亞洛桑青年領袖會議(EA YLG 2019)在三月廿五日至廿八日於韓國濟州島聖安教會舉行,我倆受日本宣教士好友邀請出席。會議超過三百多名與會者、五十四位導師與講員,由洛桑運動八個東亞地區包括中國、南韓、北韓、日本、台灣、香港、澳門及蒙古的代表組成,會議聯合主席為南韓的劉智榮(Jiyoung Yoo)姊妹及日本的武田考平(Kohei Takeda)牧師。由於工作繁忙,赴會前我們沒太大期待,更因對華人教會文化偏見,以為只是一個互相恭維及「俾面」的會議。感謝天父,想不到洛桑是個有火花的交流平台,於會上我倆認識了各地區來自不同領域的青年領袖們,當中有很多深刻的激勵、提醒、珍貴的片段。這些回憶,一生難忘。

一、洛桑的簡史

不少朋友問洛桑是甚麼。當年葛培理佈道團受邀請到世界各地佈道,結識了各地的福音派教會領袖,但卻發現他們彼此不認識,缺乏連結與支持;於是衍生了一九六六年在柏林的福音會議及其後一九七四年在瑞士洛桑(Lausanne)舉行的世界福音會議。當年洛桑會議由葛培理牧師(Billy Graham)負責開幕演講,並和約翰斯托得牧師(John Stott)制訂了《洛桑信約》,建立起一個普世福音派領袖合作及交流的平台。洛桑運動於一九八七年首次邀集青年領袖於新加坡聚集,其後的二○○六年在馬來西亞、二○一六年在印尼均舉辦了洛桑青年領袖大會(YLG)。本次濟州聚會是二○一六年YLG之後的區域性跟進聚會,在開幕致辭中,日本洛桑委員會主席倉沢正則(Kurasawa)牧師提到:「這次會議將成為東亞地區年輕世代交流的平台,讓這些青年領袖能彼此緊密連結,並不惜代價引人歸家,神的國度將在這些地區彰顯。」會議更推動回應《洛桑信約》精神︰「全體的教會,帶著整全福音,面向全世界」(the whole church taking the whole gospel to the whole world)。


圖一、OMF(海外基督使團)國際總主任馮浩鎏醫生(Patrick Fung)

全體的教會(The whole church)

教會的存在是為了推廣及見證福音。從一方面來說,全體教會亦可理解為教會及各差傳機構間的彼此合作。宣教禾場廣大,資源卻有限,有時候教會及差傳機構間的合作及交流或可帶來意想不到的正面協同效應。同時,「全體的教會」意指傳福音的使命非限於牧師或宣教士,而是全體信徒的責任。可惜很多教會花費過多的精神及時間處理開會、行政工作、舉辦活動等,而忽略了大使命。更糟糕的是,如馮浩鎏醫生(Patrick Fung)在會議上分享的信息:“Unless we spend time fighting against the power of darkness, we will fight against brothers and sisters"(假如我們不花時間對抗黑暗,我們只會彼此爭鬥)。近年不少教會經歷牧者及教友離去,傷痕纍纍。試想想在參與短宣中,因著服侍的對象,團隊通常會較少有空間討論一些你對我錯、不涉真理的事宜;原因?我們在打仗呀,縱使我和你不一樣,我們有同一元帥呀!敵人?在那邊呀!我們,是同一陣線呀!況且,教會不只是福音的渠道,本身更是福音的果子,向未信者見證神如何管理祂的家。我們希望別人看到神的家是怎樣的呢?

整全福音(The whole gospel)

和解的福音不僅要使人與基督和好(reconcile people to Christ),而且還有一切因罪而墮落和毀滅、存在於政治、金融系統、教育及社會弱勢社群中的不公義(reconcile injustice to Christ)。《洛桑信約》的第十三段是關於自由和逼迫,說明是傳福音與社會關懷都是教會必須的任務,其中更提到教會要呼籲政權履行《國際人權宣言》對思想與良心自由的保障,關注那些不公正地被囚禁的人。雨傘運動後,不少教會出現分歧及撕裂,雖然近年開始有教會提供更多討論及參與空間,但為數仍少。佔中九子案裁決前在九龍佑寧堂舉行的祈禱會中,頗認同朱耀明牧師的心聲︰「社會撕裂並非只因佔中,而是因有權有勢的人。」香港教會,除了去天水圍作家庭探訪、深水埗向露宿者派飯、替其他地區受逼迫的信徒代禱外(都要做,絕非否認事工的重要性),是否繼續對其他香港社會及政治制度上的不公義不聞不問?這問題關乎香港教會的未來,值得我們每一個基督徒去反思。

面向全世界(The whole world)

“Nowhere is not the mission field.”(沒有地方不是宣教工場。)宣教不需要走到很遠,特別是全球化的年代。身邊的鄰舍、工作上的夥伴全都是傳福音的對象。重要的是,福音不只是口傳(verbal),而需要被看見(visible)。在香港,向人講福音可能不難 (實際上,今時今日香港未聽過耶穌的人屈指可數);難的是活出來。很多的故事是︰「我們聽過福音了,但我們看見基督徒是這樣的……so thanks. BUT NO THANKS.」。近年,有弟兄姊妹意識到職場的需要並興起職場教會(如Aspire Church)。我們都是職場信徒,團契的朋友在銀行、保險、醫護等不同界別工作,深切體會到讓別人知道你是基督徒是有風險及代價的︰當別人不擇手段上位,基督徒力爭上游之際卻要問心無愧;別人對做錯的事推卸責任,基督徒必需勇於承擔;實際上我倆還在學習中。但想起耶穌當天的接納,我們背起祂的十字架,這難道不是我們理應不惜一切(at all cost)、要用一生(with whole life)來還的嗎?

二、會議內容

是次濟州會議有主題信息分享,主講人包括洛桑大會執行主席吳英錫博士(Michael Oh)、OMF(海外基督使團)國際總主任馮浩鎏醫生、好牧人教會的主任牧師劉基成牧師(Kisung Yoo)及韓國大地教會主任牧師兼韓國洛桑主席李在勳牧師(Jaehoon Lee)。大會中有五種不同的語言(英文、中文、韓文、日文、和蒙古語)被使用和翻譯。此外更設有地區分享、界別小組討論、專題研習及個別導師面談。當中的得著良多,未能一一詳述,並選取以下分享。


圖二:默默服侍的翻譯員:台南活水教會陳培倫牧師


圖三:會議中的敬拜隊,包括來自韓國及日本的隊員

萬國的敬拜

我倆服侍領域為音樂宣教(角聲使團、joyful Noise Xpress),其中深刻的體驗是作為會眾參與會議中的敬拜。領敬拜的團隊是由三隊敬拜隊(Word of God、Mathetes、Torch)組成。感謝天父,團隊體現了回歸基督(HIS)的洛桑精神︰團隊的謙卑(Humility)讓他們短時間內在音樂及歌曲信息上有連貫性的編排;團隊的正直(Integrity)使會眾亳無妨礙地來到天父面前用心靈誠實朝見祂;團隊的簡樸(Simplicity)更能讓他們口唱手彈的都在敬拜時恰到好處、並不炫技的表達出來。當不少歌曲容許來自不同地區的弟兄姊妹用自己語言去敬拜,並完全地敞開自己時,我們在剎那間瞥見了永恆︰四方八面、萬國的子民來敬拜昔在永在的三一神,那種無法形容的偉大和合一,畢生難忘。願天父繼續使用帶領敬拜的團隊,亦祈求主興起及裝備更多合祂心意的敬拜者

導師面談

今次除了三百多位參加者以外,當中亦有四十多位來自不同崗位的資深導師。除了負責專題研習外,他們將個人及吃飯的時間騰空出來,讓我們每人可以有一小時一對一的傾談時間。當中我們選擇了領袖訓練及營商宣教領域的兩位導師,心想既然得到這個寶貴的時段,當然要將我們所參與職場事工的未來計劃及遇到的難題一一向他們請教。在無數的問題以先,導師卻先關心我們的生命狀態,在短短的數分鐘來建立了互信關係。雖然大家素未謀面,卻有一種份外的親切感。他們除了給予我們一些實用性的執行建議外,更重要的是提醒我們無論多麼大、多麼好的事工,一切都是從事奉者自身的生命出發,並聚焦參與者的生命。迷失了方向的話,盡皆枉然。導師讓我們看到重點不是事工本身,而是那份對上帝、對人自然流露的熱情和愛。對我們來說,實在是獲益良多。

專題研習

大會設有廿一個工作坊,覆蓋不同的專題研習,其中聽到有關內地受逼迫教會牧者的親身分享,有莫大的提醒。對於關注內地教會的香港弟兄姊妹來說,軟禁、監視、拆十字架的故事並不陌生,但不知是否想喚起香港教會的重視及對現存自由的珍惜,好像我們描繪的重心均集中在內地教會受逼迫的情況,而較少著墨於他們在苦難中的反省及持守信仰的盼望。一位內地牧者分享他家庭受軟禁的情況︰孩子上學時,其他同學看見他爸爸有隨行人員,他便向同學說明有人保護他爸爸,並享有廿四小時的免費交通;這不禁讓我們想起電影Beautiful Life中性格樂天的猶太爸爸在集中營要孩子遵守規則以贏得坦克車的故事(最終盟軍打勝並駕著坦克進城)。內地牧者更分享,軟禁的初期他自覺為主受苦,自以為義,心裡憎惡那些監視人員。有一晚因緣際會,他與監視人員閒聊起來,那人對牧者直言︰「你為何看不起我們呢?我們要離開家裡、受委派來看守你們,我們情願嗎?你有充份的理由在這裡;你有耶穌!我們,卻甚麼都沒有啊。」牧者聽見後,那晚進房大哭,慚愧不已,並立志用餘下時間向看守人員傳福音。正如馮浩鎏醫生在信息中分享:“Persecution never kills the church, the dilution of gospel does."(逼迫從未能使教會消失,淡化福音使然。)

地區分享(Unity in Diversity)

會議每天都有來自八個東亞地區的代表分享該區面對的挑戰及代禱需要。南韓代表分享韓國不少大教會在企業化制度下的腐敗,成為我們的警惕;更有年輕的南韓傳道走進城市的失落街頭,向黑社會青年及援交少女分享神的愛,令我們深受觸動;日本代表分享該國的基督徒比例多年維持零點幾個百份點,但神卻漸漸興起更多的年輕人和宣教士,以致在日本人口增長的情況下,基督徒也在增長;台灣代表分享教會面對政治渲染及知行合一的挑戰;澳門代表分享在五光十色的博彩及旅遊業下,還有很多空虛迷失的生命等待著神的愛。


圖四:筆者分享香港教會面對青年人流失、使命感迷失等的挑戰及代禱需要

我倆受邀作香港代表分享,而分享後有代禱時間。當所有參與者為我們的家香港祈禱,想到教會對普世宣教參與的落後、對社會公義參與的停滯不前、香港基督徒的安舒及使命感的迷失時,我們十分扎心,不少香港的參與者均落淚;但與會者彼此同行的鼓勵,卻真實地窩心。另外,尤其感動的是當北韓代表分享到該地區的人們彼此間的不信任,噤若寒蟬,小孩從小被教導要崇拜該黨的領袖及憎恨黨的敵人等例子,並邀請參與會議的弟兄姊妹起立向北方同聲祈禱時,淚水模糊了我們的視線;想到他們一生可能也未必有機會離開該片土地,但神卻愛著他們每一個生命,並有工人在那裡默默為神工作,我們只能做的是把他們放進心裡,為他們代禱;我們有做好嗎?


圖五:來自日本關西的年輕牧師Yasutaka(正中)在濟州街頭的塗鴉事工

我遇見(I met)

此外,會議的界別小組是根據來自不同宣教領域的參與者而劃分,有教會建立、科技小組、藝術小組、營商宣教、散居之民等。我們在藝術小組中,有來自澳門的Evelyn及香港的Juni,透過街頭佈道及創意演出分享主愛;有來自內地的Crystal及香港的Hoi Ling,專研民族敬拜學(Ethno-doxology)的宣教;我們也遇見了來自台灣,從傳道書取靈感創作漫畫的Annie(野扶桑);透過專業劇團演出Outreach的劇團監製Vincent;來自日本,專注校園事工的Yuya及透過街頭塗鴉(Graffiti)向流浪者及醉酒者分享福音的年輕牧師Yasutaka(Afleru-Overflow)等等。不過是一個小組內的年青領袖們,已令我們大開眼界!幾天當中,我們除了彼此分享主題信息的反思外,更了解到在各自領域中天父所給予的召命;福音的本質(essence of gospel)不變,但除「三福四律」外,因著創天造地、掌管萬物的神,傳福音的媒介及方式實在有著無限的可能!

洛桑與我?

讀到這裡,你可能不禁會問︰我未有參與洛桑大會,在此時此地,作為一個香港基督徒,洛桑與我何干?我能如何延續洛桑精神?再思「全體的教會,帶著整全福音,面向全世界」(the whole church taking the whole gospel to the whole world)此話︰我們是否把傳福音的責任全交於牧師、宣教士,忘記自身也是使命載體?我們如何把傳福音的使命緊扣於教會的每一個細節,包括團契、崇拜、會議中,減少內耗,並體現神如何管理祂的家、讓教會成為社區的見證?我們未必要走到很遠,但在身處的職場除糊口外,我們是否對同事的生命著緊,並用耶穌的眼光看待他們?引用胡志偉牧師的話︰「要評估使命教會,不再是檢視多少信徒熱心於堂會內事奉,或差派多少專職宣教士徒宣教工場,乃是重新肯定能釋放與差遣多少門徒往世界不同領域內發揮國度影響力!」會議中來自台灣的夏昊霝牧師也分享︰「每個基督徒都該是神的『道』的彰顯,只是所在的職份及呼召不同!」無論是職場宣教、還是獻身全職服侍,都要活出我們所信的「道」!我們是否清楚神所創造的我的獨特性、恩賜及樣式?天父給我的領域是甚麼?可能是運動員、飲料店員、工程師、護士、全職爸媽、金融分析師、清潔工人,只要理解「我所在的是神給我治理的」,甘心此職份,並用心接觸圈外的羊,用神的話語及行動發揮國度的影響力,那都是事奉榮耀神。最後,我們是否有著對整全福音的理解,關顧全人需要,同時並沒有漠視政治、教育及社會弱勢社群中的不公義?深信,只要我們有勇氣,我們每一個都可成為「敢於發夢、散播希望、燃燈敲鐘」的基督徒。


圖六:大合照

We can only imagine?

這次會議的異象︰我們看見一幅深刻的圖畫,就像在黑暗的世界中,每盞燈都不足以照亮所有角落,但一點點在各自的領域加起來,因著真光耶穌,我們卻有能力照亮這個世界。四天中,思潮起伏,有笑有淚。濟州會議結束那夜,大家都像學生團契般留到會場關門也不肯散去。當然,我們十分期待在未來中再次相遇、交流、分享,但可能我們亦意識到,有些剛認識的人將不會再見,It is OK,回去後在各自的領域中盡忠吧。亦有一些我們未來得及認識的名字,但我們知道,It is OK,他們每一個也是生命册上的名字。直到一天,我們跑完各自的路、守住所信的道,回到天家,願能分享我們每一個在教會、世上、人心敲鐘的故事。遇見朱牧時,彼此說一聲︰你好嗎?With hope and action, we can surely imagine.

(內文粗體為作者所標示。標題為編者所擬。部份圖片由大會提供。)


參考資料:

"Whole Gospel, Whole Church, Whole World" by Christopher J.H. Wright. https://www.lausanne.org/content/whole-gospel-whole-church-whole-world

洛桑運動Younger Leaders Generation (YLGen)網站:https://www.lausanne.org/ylgen

關浩然:〈洛桑福音運動的唯一始創人:葛培理牧師〉,《時代論壇》,2018年3月8日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54033&Pid=104&Version=0&Cid=2053&Charset=big5_hkscs

〈首屆東亞洛桑青年領袖會議 擁抱差異走向合一、不惜代價分享福音〉,《基督教論壇報》,2019年4月2日。https://www.ct.org.tw/1340099

首屆東亞洛桑青年領袖會議網站:http://www.eastasiaylg.org/chinese-%E4%B8%AD%E6%96%87%E7%89%88/

〈【留在職場or走向全職?】夏昊霝:職場和全職都需專業事奉〉,《基督教論壇報》,2017年6月11日。https://www.ct.org.tw/1307975#ixzz5kZXLZzIA

邢福增:〈燃燈敲鐘,成為世界不配有的人〉,《眾新聞》,2019年4月11日。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19741/為香港禱告-四旬期%EF%BC%8F大齋期%EF%BC%8F預苦期-邢福增-19741/燃燈敲鐘,成為世界不配有的人——邢福增教授(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fbclid=IwAR2tp5bewff108AbwQQiDFdm-gVRyd8T8R9kR7IugrvWL8s6L7Ce0pEXwEY

胡志偉:〈辨識整全使命〉,《今日華人教會》,2016年6月,頁7至9。http://www.cccowe.org/pdf/cct/201606/p07.pdf

l社長給讀者信2019
更多標籤
時代學堂吾知道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