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國際

斯里蘭卡恐襲逾二百死
教會領袖將與穆斯林發表聲明盼停止暴力

【時代論壇訊】斯里蘭卡於復活節發生的爆炸襲擊,至今已造成逾三百二十死、五百傷。至廿三日,斯里蘭卡當局已經就事件拘捕了廿四人。(編按:至廿四日,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為359人,廿五日,斯里蘭卡當局將死亡數字下調,修正為253人,原因為現場太多死者殘肢難以辨認,以致部份死亡人數曾被重複計算。)當局懷疑襲擊由一個激進穆斯林組織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簡稱NTJ)發動,而且牽涉外國勢力。本報整理了當地教會領袖就事件的回應以及代禱需要。

本報在四月廿二日透過電話訪問了斯里蘭卡福音派全國聯盟(National Christian Evangelical Alliance of Sri-Lanka)總幹事沃加拉扎牧師(Rev. Godfrey Yogarajah),他提及,未來數天以至數週會是關鍵時刻,擔心甚麼事情都可以隨時發生。他指過往教堂縱然受騷擾干預,也不會發生導致人命損失的系統性襲擊,今次在復活節發生襲擊,影響甚大。他呼籲大家關注遇襲者家屬以及倖存者的心理健康需要。

沃加拉扎表示在斯里蘭卡,大多數人信奉佛教,基督徒與穆斯林其實同屬少數,當穆斯林極端者發動襲擊那同屬少數的基督徒,實在讓人震驚。在現時處境下,縱然伊斯蘭極端份子只是極少數,卻會嚴重影響宗教間關係。他們正與穆斯林和不同宗教領袖草擬聯合聲明,希望表達一種姿態,能讓暴力不再升級。

他亦指出事件有地緣政治因素:斯里蘭卡夾在印度和中國兩個政治板塊之間;印度也曾發生像斯里蘭卡今次由極端伊斯蘭組織發動的恐怖襲擊。面對這些情況,斯里蘭卡政府及情報機關應有智慧應對,然而據了解,政府縱然收到有關襲擊的情報警告,還是有所耽延;這種情況自去年十月的憲政危機過後,仍未得解決。這種政治氣氛正被恐怖份子利用作施襲機會。

而世界知名講員、曾在六年前港九培靈研經會擔任講員的斯里蘭卡青年歸主協會教導總監費蘭度博士(Dr. Ajith Fernando)在一封回應襲擊事件的代禱信中,感謝各界對斯里蘭卡教會的關注。他提及自己曾到其中一間遇襲教堂巴提卡洛阿錫安教堂(The Zion Church in Batticaloa)講道數次,他們協會在東部作為領袖的一位姊妹當天亦剛好在其中參與敬拜,她頭部受創,正在醫院為生命搏鬥。另外,至少一名協會前成員在首都科倫坡的襲擊中身亡。

費蘭度提出數項代禱事項:
一、為當地教會能成熟地作出反應代禱,願能反照上帝神聖的愛:堅持要求當局詳細調查今次事件,懲罰施害者;同時在個人及團體層面,能向所有人展現愛心,包括我們的仇敵;
二、為受害者祈禱,願他們早日康復;
三、為情緒上受傷的人禱告,願他們早日脫離陰霾;
四、求主的平安和力量臨到每一位因失去至親和朋友而驚惶失措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身上;
五、願極端勢力不會繼續利用這些事件來令國家動亂。

基督教協進會籲本港信徒代禱

此外,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在廿二日呼籲全港基督徒為是次恐襲死難者及其親人代禱,祈求他們得到安慰和支援;為受傷者代禱,祝願他們早日康復,身心靈都得到醫治。他們也呼籲為斯里蘭卡政府盡快把兇徒繩之於法、為國家能帶來安全禱告。

(綜合報道)

〔沃加拉扎牧師訪問全文如下〕

|沃:沃加拉扎牧師(斯里蘭卡福音派全國聯盟總幹事)|時:《時代論壇》

時:當地現時的情況如何?以往有這樣的事發生嗎?

沃:今次事件造成超過二百九十人(編按:訪問當日數字)失去生命,超過五百人受傷,數字還持續上升,因為還有很多人嚴重受傷或仍然失蹤。炸彈相信由極端伊斯蘭組織放置,但我們要求政府繼續關注還有沒有其他人放置炸彈,將來還可能有同樣的襲擊——今天(四月廿二日)就有一枚未爆炸彈被拆除。教堂已加強保安,這裡亦實施宵禁。未來數天以至數週會是關鍵時刻,甚麼事情都可以隨時發生。

過去教堂縱然受騷擾干預,也不會發生導致人命損失的系統性襲擊,今次還要發生在復活節,當時教堂除了參與崇拜的成人,還有很多上主日學的孩童。而在受襲的酒店,不單止住客,也有不少當地人打算到那裡吃早餐後出席復活節活動,因而遇襲喪生。若大家關心斯里蘭卡,這些遇襲者家屬以及倖存者的心理健康需要,值得關注。

時:斯里蘭卡不同宗派的教會可有針對襲擊發出聯合聲明?

沃:我們有草擬一些聲明,但我們更關注:在現時處境下,伊斯蘭極端份子縱然只是極少數,卻會嚴重影響宗教間關係。其實基督徒與穆斯林在斯里蘭卡同屬少數,我們正與穆斯林草擬聯合聲明,希望表達一種姿態,能讓暴力不再升級。

時:上週棕樹主日,斯里蘭卡一間衛理公會教堂被數十名極端佛教人士干擾。你看這事跟今次爆炸有何關聯?

沃:沒有任何關聯。過去斯里蘭卡的教堂遇襲,都是出於極端佛教人士,他們也襲擊清真寺;而佛教在斯里蘭卡是大多數。今次是首次有伊斯蘭極端組織襲擊教堂,讓人震驚,因為大家在這裡都是少數宗教,而這裡的基督徒有時亦有為穆斯林的權利以及大家的宗教自由而發聲,嘗試保護他們。因此事件不是出於一般穆斯林社群和基督徒社群之間的關係;是出於意識形態層面而不是人際關係層面。棕樹主日這裡一間衛理公會所受的襲擊是出於一群極端佛教人士,也有一些佛教政客在其中,試圖阻止教會發展。但事實性質其實相對沒那麼嚴重,那次他們所用的也只是石頭和炮仗,亦沒有對任何人做成實際傷害,跟今次的殺戮很不同。

時:那麼,若邀請不同宗教的領袖走在一起發聲明,是否有用?

沃:有的,這也是我們現在所做的。我們還邀請清真寺懸掛橫額,以示跟基督徒團結,後者有人失去生命。我們亦邀請不同宗教領袖走在一起,這已經成事了,將會有聲明發表。

時:對於跨宗教合作,教會感覺是否良好?有時教會對於與不同宗教的合作,會感到困難。

沃:不會啊。當涉及社會議題,像宗教自由、人權、社會工作等,一直以來我們都會和不同宗教合作,這在斯里蘭卡不是一個問題,因為我們是少數。

時:當以宗教之名的暴力在斯里蘭卡升級,背後可有甚麼社會及政治問題在牽動著?

沃:你也知道,我們曾擺脫了一場持續三十年的暴力時期。在二○○九年前,分離主義者在這裡觸發的恐怖主義被根除,隨之而來是十年相對和平的日子。而在斯里蘭卡,大多數人信奉佛教。因此當穆斯林極端者發動襲擊那同屬少數的基督徒,這實在讓人震驚。

事情也有地緣政治因素:斯里蘭卡夾在印度和中國兩個政治板塊之間;印度也曾發生像斯里蘭卡今次由極端伊斯蘭組織發動的恐怖襲擊。面對這些情況,斯里蘭卡政府及情報機關應有智慧應對,然而據了解政府縱然收到有關襲擊的情報警告,還是有一段耽延的時間;這種情況自去年十月的憲政危機過後,仍未得解決,面對當前的選舉,就更是如此。這種政治氣氛正被恐怖份子利用作施襲。

時:國際間的教會群體,特別是香港的教會,可以如何為斯里蘭卡的教會和社會禱告?

沃:首先,請為不要再發生襲擊禱告,我們正害怕同類的自殺式爆炸會在未來隨時出現。第二,祈求不會出現報復,讓穆斯林和基督徒社群繼續成為和平的社群。第三,祈求政府迅速行動,為一般基督徒和教會提供安全保障。也請為教會祈禱,求教會能在這時刻回應人民在心理和情緒等方面的需要,讓大家的生活能重回正軌;特別在邊遠貧窮郊區,幫忙他們的困境得以紓緩,無論年長年幼均能脫離恐懼。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