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勞工主日2019:
職業意外者的悲苦與盼望

(編按:四月廿八日為今年的勞工主日,今年的信息由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及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聯合發放,關注工作安全問題。此信息外,還附有供教會參考的勞工主日禱文,以及有關世界工作安全健康日的分享。)

引言

今天是四月廿八日,我們慶祝今年的勞工主日。但四月廿八日也是世界工作安全健康日,或稱國際工殤紀念日。今天,全球紀念那些在工作中受傷,甚或死亡的工人。今天,我們也應再次努力,一同防止工業意外的發生。在香港,每年有三萬五千宗的職業受傷,當中超過二百名工人死亡。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感慨地問:「我們還要做多少才能減少這些悲劇?每當有工業意外,很多人願意作出捐助,但很少人問如何阻止這些悲劇發生。」

今年勞工主日的信息由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和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一同預備,因此,我們的經文反省以天主教教會五月一日慶祝「聖若瑟/約瑟勞工」瞻禮(the Feast of St. Joseph the Worker)的經文作基礎:創世記一章26節至二章3節;聖詠集/詩篇九十篇2、3-4、12-13、14、16節;哥羅森書/歌羅西書三章14-15、17、23-24節和瑪竇/馬太福音十三章54-58節。因著讓信息完整,我們將聖詠集/詩篇九十篇整篇閱讀,而書信則以羅馬書八章19-23節取代哥羅森書/歌羅西書的經文。

創一26至二3

經文的開始,描述上主所期待的受造世界,裡面充滿和平及和諧。在當中,人有特別的位置。人是按上主肖像而被造,這表示人有獨特的身份和責任。人要管治其他受造物,但按上主肖像的管治,即以愛及善意照顧上主的創造。這絕對不是讓人去剝削或破壞上主的創造,上主亦透過祂的創造養育我們。

詩九十1-12

上主最初的創造受到人類的破壞,現在的景況遠離上主最初創造時的目的。人的生命因著人的罪惡,和上主的忿怒而變得短暫和破碎。

詩篇九十篇通常在喪禮中宣讀,因為經文講述人的生命,和上主為人生命所定的界限。但經文不只是講述死亡,它更多的是講及人生命的境況。人的歲月如飛消逝,而且充滿著困難、辛勞和憂慮。

今天,工廠裡的工作重複又沉悶,工人難有成就的感覺。相對其他打工的人,工廠工友較多注視工作以外的事情。他們期待每天收工的時間、期待休息的日子、期待回鄉見家人,以及他們辛苦寄錢回鄉所建的新屋。

今天崇拜,我們關注那些因工業意外或職業病而死亡的工友。他們的死亡,由於老闆忽視工業安全和社會對工業意外的麻木。香港的法例可以緩減工傷者或職業病患者及他們的家屬,在面對工業意外及職業病時的經濟壓力,但在防止工業意外或職業病的問題,協助職業受傷的工人獲得及時康復治療及重返工作崗位,就做得明顯不足。在中國,工廠的化學品中毒,引致工人患上不治的癌症;若中國有法律和有效的執法,禁止工廠使用有毒的化學品,就可以拯救很多生命。

美笑的困境

美笑(化名)四十多歲,原是一名私人屋苑的夜更保安員。入職大半年後,一天晚上遇上工傷意外。當日凌晨一時,美笑頂替同事崗位。她拉開座椅坐下時,整個人卻隨著坐墊溜在地上,臀部先著地,痛得下半身麻痹。當時大廈大堂只有她一人。美笑痛得不得了,苦撐六個多小時後才收工回家,也沒有告訴上司受了傷。

翌日,美笑上班時,仍然劇痛,於是通知上司昨晚工作時跌倒。下班後,丈夫急召救護車送美笑到急症室。經X光檢查後,醫生說是跌倒時的撞擊力導致她盤骨移位,壓住神經線引致劇痛及麻痹。工傷發生超過兩年時間後,美笑仍受著痛楚的困擾,現在要使用拐杖協助走路,上下梯級時倍感艱難。

無良保險公司斷糧

受傷一年多後,保險公司請她到指定的診所進行身體檢查。因第二天已安排好到公立醫院覆診,所以美笑請求另訂日期。巧合的是,另訂的日子同樣是覆診的日子,雙方幾經來回,才敲定了身體檢查的日期。可是,在約定日子的前一天,保險公司職員通知身體檢查取消。自此,保險公司再沒有接觸美笑,其後美笑收到保險公司的來信,稱因她拒絕進行指定醫生的身體檢查,保險公司會停發醫療費及五份四工傷病假錢。美笑的丈夫已退休,而美笑傷後已不能工作,生活頓陷入困境。

追討程序路漫漫

在社工的協助下,美笑向勞工處投訴雇主停發工傷病假錢及醫療費。約個半月後,勞工處職員才回覆美笑,指勞工處沒有權力迫令雇主發放工傷病假錢,著美笑申請法律援助,由法庭裁判。在美笑再三要求下,勞工處才願意將個案交到調查部,跟進雇主有否違反《僱傭補償條例》在無理辯解下拖欠五份四工傷病假錢。美笑由首次到勞工處投訴,至勞工處調查科落案,足足花了五個月時間。最悲苦的是工傷意外發生半年後,因為各樣的壓力,她精神病復發。除了失眠,更出現幻聽,經常落淚,即使小事也會擔憂。

遇上黑律師

受傷後,美笑在朋友輾轉介紹下,認識了一位律司樓的「師爺」。師爺聲言可以不收取律師費,幫助美笑追討工傷賠償。美笑工傷後心神恍惚,加上被雇主停發工傷病假錢,在師爺的誘導下,把個案委託給該律師樓處理。但是,每次美笑想找師爺查詢情況,師爺都沒有正面回答美笑的問題。美笑也從未和律師見面。原來該律師行在行內聲譽不佳,多次違反專業操守,他們專向工傷者埋手。在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的協助下,她中止委託該律師,避過損失。

經歷工傷、傷痛及精神困擾、保險公司斷糧、勞工處的不濟、險些被無良律師欺騙,大家都會感受到美笑的不幸。然而,美笑的個案只屬冰山一角,不少工友在處理工傷補償的過程或多或少都遇到上述情況,為其帶來更多的傷害。

志華的無奈

志華(化名)任職兼職清潔工人。工作期間,不幸從高處墮下,導致左腳大腿骨斷裂。手術後兩個多月,傷勢才逐漸穩定下來,但工傷意外令左腳腿部肌肉萎縮引致傷殘,現不良於行。

志華在工傷後的兩個月,公司對他的工傷病假錢的工資計算提出質疑,並同時停止向其發放工傷病假錢。志華於是向勞工處求助,勞工處認為志華工傷病假的計算並無不妥,於是向其雇主發出警告信,要求其盡快向志華發放工傷病假補償。但勞工處同時表明,若雇主依然未有按法例給予工傷病假錢,志華須自行入稟法院追討。過程中,志華有感勞工處是「無牙老虎」,以致雇主肆無忌憚,在沒有理據下拖延補償。

志華因工傷導致左腳大腿肌肉萎縮,已不能從事以往的工作。在傷勢穩定後,勞工處安排其進行判傷,但判傷結果只是5%的傷殘。志華批評判傷過程馬虎,判傷醫生從未查問其身體情況,也不作詳細檢查及評估,就作出有關的判傷。腿部傷殘已令志華不能從事大部份體力勞動的工作,已等同失去就業能力。但判傷時完全沒有考慮工傷前的工作壽命,以及不能重返工作崗位的經濟損失。判傷的結果令志華只得到有限的工傷賠償,難以維持生計。志華就判傷結果提出上訴。第二次的判傷只是由5%增至6%,志華無奈接受覆核結果。

詩九十13-17

面對今天工傷者的無助及無奈,詩篇九十篇帶領我們轉向上主,並向祂尋求拯救。詩人祈禱上主改變人的命運。詩人祈求歡樂及美好的生活,最後,更期望上主祝福人類的工作,並使之圓滿。

這段祈禱在今天的勞工主日特別有意義。今天,數以千計的工人在工作中喪失他們的健康,甚或性命。當他們的生活和家庭都在苦痛中,他們勞動的成果卻由企業和消費者享用。

太十三 54-58

盼望是改變現狀的原動力。若我們不相信事情會改變,那改變永遠不會出現,任何事情都不會成就。今天的福音經課就講及這問題。當耶穌回到拿撒勒,他的同鄉很驚訝。在他們眼中,耶穌只是一個普通人,是木匠的兒子,是一個和他們一般生活的普通工人。他們無法接受一個過去跟他們一樣的人,竟同時擁有從上主而來的權柄。他們對耶穌沒有信心,所以耶穌在他們中間沒有多行神蹟。

今天的工人也如是。社會對工人並不看重,除了他們日常的勞動,也不對他們有甚麼期望。但如果工人肯走在一起,並且對前景有盼望,他們會帶來奇蹟。

羅八19-23

基督徒的盼望植根於耶穌基督的復活。在復活中,耶穌基督轉化了現有的境況。基督的復活證明上主跟痛苦、死亡及任何邪惡的力量對抗。當我們的生命擁有因復活而來的盼望,我們也就跟上主一起,對抗一切破壞生命的事情。我們要改變現狀,並期盼上主的新天新地,因在那裡,上主會抹去我們的淚水。

我們深切體會現時工傷者的哭訴,這在香港如是,在中國如是,甚至在世界很多角落也如是。但是,很多工傷或職業病的工友,若他們在的困境當中,有人扶他們一把,因著信心和盼望,困苦的淚水最終會綻放出勝利的笑容。


蘇明國:權利是爭取來的

二○○二年十月我進入東莞一間寶石廠工作,從事切粒工作。每月工資一千餘元,工資不算高,但感覺自在。好景不長,二○○五年七月,我被診斷為I+期矽肺,我在東莞市慢性病防治中心住院治療近半年。二○○六年八月,被中心晉級診斷為II期矽肺,二○○七年二月被鑒定為傷殘四級(中國傷殘評定為1-10級,1級是最嚴重)。

我的職業病官司打了三年,包括仲裁、一審、二審、再審,算是比較順利,其他工友打官司都要五至八年。我的情況雖然也是幾經曲折,但只用了三年的歷程,似乎已是格外照顧我了。談及自己的維權經歷,我很感慨,特別是想到當初那些被迫拿錢走人的職業病工友,聽說後來有些人病情惡化,早已沒有了經濟來源維持治療。假如當初前面的工友和我一樣堅持維權,不接受與公司一次性終止勞動關係調解,結局可能就不會沒錢治病。兩相對比的經歷讓我更加堅信:權利是爭取來的,你不去爭取,甚麼都沒有;你爭取了,至少還有一份希望。

二○○六年,我正在走職業病法律過程,其間認識了香港機構中國勞動透視的石炳坤老先生,大家都叫他坤叔。二○○五年,惠州幾個職業病工友維權,在坤叔的幫助下拿到了賠償。然後幾個工友得到中國勞動透視的幫助,也在深圳自發的來幫助其他職業病工友維權,坤叔也時常來幫助我們。二○○七年坤叔叫我和深圳幾個同事一起協助其他職業病工友維權,我現在的工作就是不定期到廣東省各地區的職業病醫院,和血液病醫院探訪工友,給予他們各樣的支援,包括法律和醫療的服務。

十一年來,我跟職業病工友一起維權,在維權中看到了工友在職業病診的困難,特別是化學品苯中毒的工友在診斷時困難重重。職業病賠償的法律也不是健全,導致廣東省每個地區的賠償標準不統一。我們向全國多個部門提出建議,倡導完善法律制度。我們鼓勵工友通過行政訴訟,督促政府監管工廠的職業安全問題,從而減少職業病的發生。然後,我們到醫院跟工友宣傳職業安全,舉辦法律講座,讓更多人了解忽視職業安全的傷害,也推動工廠提高職業安全意識。

二○○五年我檢查到患了職業病,二○○六年母親去世,那年我大女兒十一歲,二女兒八歲,小兒子五歲。母親去世後,我父親一個人在家種農活帶大我三個孩子。現在,父親已七十五歲高齡,三個孩子都長大成人。大女兒二○一八年讀完大學,現在新疆當老師;二女兒二○一八年在重慶女子中學讀幼兒專業畢業,現在重慶一幼兒園當幼師;小兒子還在老家讀高二。我妻子現在深圳一電子廠打工,目前我們的負擔輕鬆了很多。我期望三個孩子長大都有能力,今後在社會不要再走我的老路,打苦工,錢沒掙到,還患上職業病。

一宗職業病,可以摧毀一個美好的家庭;一次職業病維權,亦可以挽救一個悲楚而面臨瓦解的家庭。


梁金愛:從工友變成組織者

我在工權會(工業傷亡權益會)工作,幫助那些「媽媽」(工傷致死者的太太)。我十分喜歡我的工作。若有工傷,要陪伴家屬,我一定將此放在首位,即使家人去飲茶,我也不去。

我工作時,有時都會帶同兩個女兒一起去。慢慢地,我兩個女兒都很願意幫助人。我記得有一次,我帶著我的小女兒和家屬看裝修,她對我說:「那裡少了一個男人。」她的意思是,所有工作都由媽媽做,很辛苦。我兩個女兒在工權會做義工,幫小朋友補習,這對我兩個女兒的成長很有影響。我的小女兒後來想當老師或醫生,也受此影響。我的小女兒當過兩年老師,現在醫學院唸書,期望將來以醫術為人服務。

在工作中常遇到悲傷和死亡。我還記得第一次陪一位媽媽到殮房辨認她丈夫的遺體,她一見到丈夫屍體時,立即暈倒,我趕緊扶著她,卻失去平衡,一手竟搓在死者的面上。那種冰冷的感覺,我到今天還記得。在一次油塘的工傷,受傷至死的工友,有一隻眼一直沒合上,就是化了妝也是如此。一次跟李卓人到聯合醫院探望一位工傷者,他傷重至腿上的骨頭,也凸了出來。

在工作中,看到很多媽媽如何獨自養大孩子。這些孩子長大了到社會工作,當中不少成為社工、老師,甚至有些人信了耶穌。看到他們辛苦生活,但最後都看到盼望。

有一位媽媽育有一子二女,兩個女兒都是社工,兒子則在建築署工作。有一次當他們看裝修,兒子看著裝修工人工作時,大罵他們亂來,不跟正確規定。他罵判頭不重視工業安全,他說,若這是建築署自己的工程,一定要跟著程序,重視安全。

當然亦有些小朋友,長大後繼續不開心的生活,但大多數的孩子都找到自己的幸福。當中,我看到信仰如何幫助很多媽媽,從丈夫離世的悲傷中走出來。信仰給予她們有信心面對未來,不再那麼徬徨。


馮松麗:施與受的倒轉

天父對我的眷顧和磨練真是奇妙莫測!若不是經過二○一四年七月二日的工傷意外,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滿全天父派遣給我的使命,多年在工作的見證,是多麼的踏實。

我是一個從事老人家居照顧服務工作的護理員,有一次,在協助扶抱老人的時候,左膝內出現「卜」一聲,後十分痛楚,一直劇痛難耐而自行去了急症室。在整個工傷事件中,經歷到身、心、靈的嚴重創傷。因沒有表面傷痕,機構不承認我這工傷個案,並將我工傷糧轉移為九十日有薪病假。那刻,面對受傷未能有適當治療和斷糧,我感覺失去了一切,包括健康、生活費。被否認工傷事實時。那一刻體驗到無奈無助,更擔心到食不下、睡不了!我失去了信心,情緒出現崩潰!感恩天父對我不離不棄!祂一路扶持我,派遣醫療人員、社工和律師等專業人士,指導我如何面對這考驗,他們幫助我申請傷殘津貼、法律援助等,最重要是教會內的弟兄姊妹,在祈禱、經濟和陪伴中為我加力,例如借錢給我申請法援、修女在食物上的支援,又鼓勵我參與團體活動,無微不至的扶著我。

當我失去工作能力時,體驗到被遺棄、不被尊重、失去自我價值等負面情緒。幸好在教會團體多年的培育下,在彼此代禱和扶持中,天父要我放下過往施予他人時的肯定,學習接受別人的幫助,在慈悲天父中放下俗世的自尊,那過程是辛苦難受的。在今年培育工作坊中,我慢慢放下傷痛,站出來繼續見證天父在我身上的磨練,在愛中找回公義。過程中,我找回工人的尊嚴和權益,更明悟慈悲天父教導我如何放下俗世的自我,去接受不論是傷害或是扶助我的弟兄姊妹,將悲傷中的痛苦,在愛中減到最低。這反省讓我明悟天父教我明白「施」與「受」的不同感受,在日後更能善待自己、關愛他人、愛護世界。雖然整個階段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面對,但我確信更大的恩寵會臨於我身上,深深體會「人唯有接受自己人性的有限和軟弱,才能體味天主豐厚的恩寵!」

羅馬書八章19-23節清楚說明基督徒盼望的本質。經文指出,受造之物渴望得享上主子女的自由和榮耀。當上主將萬物置於敗壞空虛下,上主其實已展望著那偉大的時刻,那時一切受造之物都會脫離痛苦和死亡。基督徒的盼望不是等待改變的空想,而是源於耶穌基督的復活,並且因著聖靈的恩賜,期盼上主新創造的顯現!


2019年勞工主日禱文

啟:上主,你是生命的主!
你宣告一切生命都是美好的,任何剝削或輕視生命的行為都應受到指摘。求你感動政府、雇主、工人和公眾重視職業安全,特別在香港及中國。求你照顧那些從事危險工作或接觸有害物品的工人,讓他們在工作中免於危險及傷害。
上主,垂聽我們的祈禱。

應:主啊!求你憐憫。

啟:上主,你是安息日之主。
你叫人勤勞工作,但亦要人享受休息。因著科技的發展及激烈而非人性的競爭,受僱者在現代社會已是常常超時工作,精神及體力的負擔都嚴重超出人所能承擔。各類因長時間工作而來的痛症、因沉重工作壓力而來的情緒病和憂鬱,以致過勞死,已經是現代社會常見的通病。求你教我們的社會重視受僱者的休息,珍視他們的勞苦,肯定工人的身體及精神的康健。
上主,垂聽我們的祈禱。

應:主啊!求你憐憫。

啟:主耶穌,你是傷病者的治療者。
你關心傷病者的痛苦,你憐憫死者的家人。求你醫治那些受職業傷害的工人,減緩他們的痛苦。求你支持及安慰那些因職業傷害死亡者的家人,讓他們在喪失至親的悲苦中,不致失去希望,仍看到生活的未來。
上主,垂聽我們的祈禱。

應:主啊!求你憐憫。

啟:主耶穌,你是至聖的傷者。
你以你的淚水和聖傷,告訴我們你永遠與苦難者同在。你珍視職業受創者及他們家人的淚水,你聆聽他們的悲苦的無告,甚或憤怒的指控。當他們流淚時,你也在淌淚。求你親自抹去他們的淚水,賜他們力量和勇氣,爭取應有的公道。
上主,垂聽我們的祈禱。

應:主啊!求你憐憫。

啟:聖靈,你是仁慈的安慰者。
當職業受傷的人及他們家人,對前景失去信心及希望時,求你安慰及堅定他們,因你用說不出的嘆息為他們代求。求你感動教會和社群,幫助他們,讓他們度過困境,看到將來的美景。
上主,垂聽我們的祈禱。

應:主啊!求你憐憫。

啟:聖靈,你是啟迪遠象的主。
求你開啟教會的眼睛,感動人群看到職業受傷的人及他們家人的辛酸,願意投身改善工人的處境,促進法律及政府政策的改善和企業對職業安全的保障,並提高工人對職業安全的意識,及社會對職業安全的重視。
上主,垂聽我們的祈禱。

應:主啊!求你憐憫。


世界工作安全健康日2019:我們的關注

上主是一切生命的創造主。上主宣稱一切的生命都是美好的。因此,教會對任何剝削或輕忽生命的事情都應予以譴責,並認定這是違反上主創造生命的美意。

上主吩咐人去工作,從而賺取生活所需、養活家庭(創三17)。同時上主亦邀請按祂肖像受造的人,以工作和祂一起繼續上主神聖創造的工程。因此,上主珍重人的工作,並視工作為神聖。可是,當雇主忽視雇員的職業安全,導致職業傷亡,不單令工人及其家人頓然面對種種困難,更違反上主透過工作給人祝福的美意。

在香港,工傷個案每年三萬五千多宗及超過二百名工人死亡,超過一成來自建造業,而且每年攀升。職業受傷的工人除了承擔身體損害外,還可能要面對雇主和保險公司的種種刁難,爭議工傷的事實與傷勢等,甚或遭受「斷糧」、其他人士的傷害及長達數年的法律訴訟,但當中卻可能要承擔自己的醫療及生活所需。

在中國,職業病不但損害工人的身體,更隨時會摧毀一個家庭。職業病個案急劇上升,過去二十年,上報的職業病就有三十八萬宗之多,每年因職業病死亡的人數,比每年因工業意外死亡的人數還要多。在職業病的個案中,接近85%是塵肺病。塵肺病以每年超過二萬宗增加。塵肺病是一種不治之症,國內患者由診斷證實患病至死亡,平均不超過五年。

與此同時,雇員被迫長時間工作,精神及體力的負擔都嚴重超出工人所能承擔。各類因長時間工作而來的痛症、因沉重工作壓力而來的情緒病和憂鬱,以致過勞死,屢有發生。這是企業剝削工人的生命。

耶穌是勞動者及負傷者。他重視工人勞動的神聖,同時他憐憫那些職業傷亡的工人和他們的家人。在工人的傷病及淚水中,我們看到耶穌也在流血淌淚。我們深信耶穌與工人一同受苦,也為他們受苦。

聖靈啟迪教會步武耶穌的聖範,支持及照顧那些職業傷亡的工人和他們的家人,並在一同的奮鬥和掙扎中,讓他們最終找到未來的盼望。聖靈啟迪我們,天國要活現在人間,在那裡沒有職業傷亡工人和他們家人的淚水,工人可以享受他們勞動的成果。因著基督的愛,並在上主的恩典中,依賴聖靈的能力,我們努力將上主的天國活現在我們的社群中。

一宗工傷或職業病,可以摧毀一個美好的家庭;一次職業受傷的維權,亦可以挽救一個悲楚而面臨瓦解的家庭;一份支持和陪伴,更可以令這家庭看到未來的幸福。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禧福協會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