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從一位藝人在婚姻上失足談起

早前某本地已婚許姓藝人在的士車廂內,被車內攝錄機拍到和另一位女藝人有親暱行為,在傳媒公開報道後,備受各界批評及責難。而不難發現,批判者當中,尤其在信徒網上媒體裡,有不少基督徒發聲向許作出指摘。

這一方面是由於許本身已於兩年前的平安夜受洗成為基督徒,而其行為肯定有違聖經對婚姻的教導和價值觀。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由於許的妻子,也是一位著名的基督徒藝人,更是一位曾經歷抑鬱症、事業灰暗期,靠信仰重新站起來的信徒。所以,出於對此事上受傷害姊妹的愛護之情,以及對基督教婚姻教導的立場,一切對許的指摘似乎是無可非議,又有向公眾以正視聽之義。

對偶像由愛變恨的過程

在我們(基督徒)和非信徒的公眾同聲發出指摘時,我們有否想過,何以公眾會對許先生的婚姻失德行為如此痛恨和熱烈討論呢?或許,這可從資本化社會的特質找到一點端倪。有經濟學家指出,當一個社會進入後工業時代,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一千至五千美元的界點或以上,為大眾提供娛樂的元素,便會以不同程度悄悄地注入社會,形成一種新的資本行業,亦展示了一個嶄新的產業鏈。

時至今日,這條產業鏈是用投資者的金錢,去推砌出一個又一個的娛樂偶像,從媒體訪問、硬照曝光率、電視劇集、電影、唱片、演唱會、銷售廣告等,形成一個又一個的盈利源頭。而公眾在潛移默化下,漸漸地認受這些偶像人物,一定如幕前所展示一樣,有良好的形象和行為,達致社會上某種道德標準的期望。

然而,當偶像人物犯錯,尤其是干犯一些道德失足行為(如婚外情、婚外性行為、錢色交易等),便不只偏離公眾的主觀願望,還令支持者(粉絲)對其美好形象帶來幻滅和失落,那份被騙感亦可能導致對那偶像人物由愛變恨。

一如社會心理學家龐勒在《烏合之眾》中提到的,「人們在表面上崇拜偶像,但在潛意識中卻希望打倒偶像。每個人都有一種難以解釋的社會性衝動。」

路人打破花瓶的滿足感

如龐勒所言,「人心蟄伏著想要打倒偶像的慾望」。從觀察所見,不難發現群眾當中,其實有一部份人並不是粉絲,對犯錯的偶像藝人也是一直無愛、無恨、無留意,可以稱他們為只是一般路人。但此時他們亦齊聲指罵及嘲笑,這種現象可能是出於崇尚「消費主義」的社會特徵:「當任何消費產品(被捧紅的藝人)不符合其價值,便該被市場排斥於外並棄之。」

雖然他們並非如粉絲通過各類消費行為支持偶像(例如買電影、演唱會門票等),更不是捧紅藝人的投資者,但能夠目睹或有份令一種產品(偶像)從至高神壇,跌到無底深淵,是一種「打倒花瓶慾望」的滿足感,這也是人們及新聞媒體對明星的負面新聞態度,往往是喜聞樂見的原因——因為總有一批受眾有興趣去追究及批判。

基督徒在事件裡的反思和態度

在群眾一面倒、排山倒海的批判及指罵聲中,作為基督徒,有甚麽可以反省?筆者想起在約翰福音中,文士要求耶穌按律法用石頭打死行淫婦人的經文(約八5-11),祂對文士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最後,文士一個一個地離開,而祂對婦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耶穌沒有定婦人的罪,只要求她不再犯罪。

其實,當時耶穌總喜愛主動接觸被猶太人和律法主義者排斥的各樣罪人,其中一個例子,是被視為貪財賣國賊的税吏,然而,税吏馬太被收為十二門徒之一,耶穌在耶利哥城也主動接受税吏撒該的筵席和住宿招待(路十九1-6)。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稅吏和娼妓倒比你們先進神的國。」(太廿一31),「你們」是指站在道德高地作批判的猶太長老和祭師長。以上例子都說明,耶穌是會接納及原諒真誠悔改的罪人。

今時今日,當一位弟兄在婚姻上犯了不忠之罪,即或他是一位名人,但是否就比犯上同罪的人有更大的罪名呢?每年在婚姻失誤跌倒的基督徒,恐怕未至上千也有過百單個案吧。我們所選擇的態度是,像粉絲一般的失望和失落?像公眾站於道德高地作批判?又或像龐勒所言,有打破花瓶的快感?我們有否思考過,信徒雖有責任對世上任何罪行作出判語,但從不是那最終的審判者?耶穌降生的意義是「挽回祭」(羅三25),保羅說:「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加六1上),信徒更大的責任是挽回、原諒和接納悔改的罪人。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禧福協會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