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回应〈最大的羞辱——再思耶稣十架喝醋一幕〉

〈最大的羞辱——再思耶稣十架喝醋一幕〉(刊于1653期《时代论坛》众议园,2019年5月5日)文中所记,文章作者认为耶稣「尝那醋」是「羞辱」的巅峰。若作者的逻辑是把十字架之刑比方作羞辱,这个巅峰的说法是可理解的。可是,根据文中的逻辑,羞辱似乎是源于那些醋的来源,而非救赎的本义。笔者认同「尝那醋」是一个高峰,但应该是救赎的高峰——因为基督在十字架上要成就的是对世人的救赎,而不是「被羞辱」。

文中首先提到「且等着,看以利亚来不来把他取下。」这句话是挖苦,是明明的羞辱,继而提到另一个问题,就是为何会有一个盛满了醋的罐子在那里。首先,「且等着,看以利亚来不来把他取下。」一句,不少释经书都认为这话是挖苦、羞辱,但这并不等如把醋给基督喝的行动也是一样。虽然马可这记载,会让我们以为这个拿醋给基督喝的人就是说这句话的人,但「且等着」在经文中的意思是:「由得佢啦!」(且等着=wait,原文aphete的意思是:leave him alone)何以有一个人会边说「由得佢啦」,而又边去拿醋给基督喝?因此在马太福音廿七章48-49节记载的同一事情中,拿醋给基督喝和说话的是不同的人,动机可能正如文中所说,是想羞辱他。而约翰福音十九章29节只是用了「他们就拿海绵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嘴边」(《和合本修订版》),释经书普遍认为这个「他们」是指24-25节中的士兵。我们可否把马可福音这记载,视为有人误听到基督在喊叫以利亚,所以急忙地给他一些醋作解渴之用,借以拖延一下他的死,因为这人认为以利亚真的会来救基督?!那么,这就是出于对基督的怜悯而不是羞辱了。

至于为何会有一个盛满了醋的罐子在那里?首先罐子里所放的「醋」,原文其实是指稀释了的酒,味道是酸的,是士兵(或一般工人)的日常饮料。那里是一个刑场,士兵要留守差不多整天的时间去执行死刑,所以这罐子里的醋是供他们所喝的,却应该不是文中所提及那些用作消毒的酸酒。而这些醋是供士兵喝的,旁观者应该不会轻易就可以去取给基督喝,亦因此有学者认为,在马太和马可的记载中,拿酒给基督喝的都是士兵之一。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喝的酒,与马可福音十五章23节所记载的酒是不一样的,十五章23节是拿没药调和的酒,是给死刑犯减轻痛楚的酒,基督没有接受那酒。1

Crucifixion of Jesus of Nazareth, medieval illustration from the Hortus deliciarum of Herrad of Landsberg (12th century)

近来不少圣经和神学研究,都会把基督的救赎和逾越奥迹作比较。当中Dr. Scott Hahn的The Fourth Cup和Dr. Pitre Brant的Jesus and the Jewish Roots of the Eucharist或者可以给我们方向,去思考基督在十字架上喝醋的一幕,简单分享如下:

逾越晚餐指向了基督透过最后晚餐所设立的圣餐,圣餐指向了将来新天新地的羔羊婚宴,天上得胜、欢乐的筵席。基督告诉门徒,他不会再喝这葡萄汁(酒),直到与他们在父的国度中同喝新的那日子。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成就了新的逾越,他的复活,让逾越救赎圆满。

「杯」在圣经中(希伯来文学)有很多意思,可以是指将来、审判、祝福、(上主的)忿怒、喜乐,还有痛苦。当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他三次求父把杯挪走,我们普遍认为这是指「上主忿怒的杯」;Hahn和Brant却认为,是指逾越晚餐中的第四杯酒:整个逾越晚餐,要喝毕第四杯酒才算是完成,基督的救赎是「新的逾越」,要把逾越救赎完全地实践出来,他就要喝下第四杯酒。

福音书分别记载了基督与门徒同吃的时候只喝了三杯酒,就前往客西马尼园祷告。当基督在十字架上临死前,他主动说:「我渴了」,有人就拿海绵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送到他嘴边。当基督尝了那醋之后就说:「成了!」(It's finished),然后就断了气。Hahn认为,这是基督在逾越晚餐中的第四杯酒(第四杯酒叫作:Cup of Consummation或者Cup of Praise),而他所说的「成了」,是指整个逾越救赎,在他喝毕第四杯酒时终于完成了,基督成为了世人「新的逾越」,而逾越救赎就在基督复活时得以圆满(fulfill)。

若我们认同以上的推论,基督喝下第四杯酒完成了逾越,上主的国降临,只是还没有圆满,直等到基督再来的那日子,就是上主的国圆满的日子,是最终新天新地的实现,是基督与我们吃喝新的日子。

今天在圣餐中,我们就要预尝这个圆满的国度,是透过与基督和众圣徒同饮来预尝。我们所预尝的,不单是一杯葡萄酒,也不单是一个筵席,而是一个圆满和完备的拯救。据犹太人和旧约对弥赛亚筵席(Messianic banquet)的解读,这个筵席是一个终末的事件(eschatological event),而不只是一个典型的筵席,正如以赛亚书廿五章6-9节所说的情景。

在受苦的过程之中,基督一直被羞辱,整个救赎事件本身已是对道成肉身的主最大的羞辱。基督在十字架上「尝那醋」,意义在于他要完成救赎的工作,成就了对世人的逾越救赎。正如笔者开首所说,绝对赞同文中作者认为「尝那醋」是一个高峰这说法,问题是这是一个怎样的高峰。

这是逾越拯救的高峰,是把整个救赎推向「成了」的高峰。

(作者为Aki Ministry崇拜及圣乐传道。)

Jesus and the Jewish Roots of the Eucharist


注释:

1. Brown, Raymond E. The Gospelac cording to John (XIII-XXI): Introduction, Translation, and Notes. Vol. 29A. Anchor Yale Bible. New Haven;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8. P.909. Brown, Raymond E. Elijah and the Offering of Vinegary Wine. The Death of the Messiah: From Gethsemane to the Grave, a Commentary on the Passion Narratives in the Four Gospels. Vol.1. New York;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4. 

参考书目: 

Marcus, Joel. Mark 8–16: A New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Vol. 27A. Anchor Yale Bible. New Haven;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9. 

Brown, Raymond E. The Death of the Messiah: From Gethsemane to the Grave, a Commentary on the Passion Narratives in the Four Gospels. Vol. 1 and 2. New York;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4.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情緒支援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