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
從為基督作先鋒的施浸約翰看今天教會使命

香港浸信會聯會第八十屆年會證道講章
宣講日期:2019年5月1日
經文:路加福音三章1-3節
講員:羅慶才牧師

施浸約翰是一個怎樣的人物?他與我們有何關係?

約翰的「成功」在於叫眾人覺醒

毫無疑問,約翰是一個值得我們學習的人物。他很清楚自己的呼召,很清楚知道自己扮演甚麼角色(路三15-17)。當眾人都憧憬他或許就是基督的時候,他把自己「DQ」了(路三16)。他拒絕了眾人的擁戴,他拒絕了眾人的「追捧」,他拒絕了別人為他戴上光環,因為他知道自己是一個不配的人。他如何獲得百姓的認同和擁戴?並不是靠講一些迎合人口味的話,並不是靠講一些令人覺得充滿智慧、很有哲理、勵志的道理。他對人的吸引,不是因為他有個人魅力,而是因為他的話,使人正視自己的真面目,知道在自己的生命中,有嚴重的缺欠,以致他們都帶著迫切和期望地問:「我們當做甚麼呢?」(路三10,12,14)

問這問題的人,並不是單單出於好奇,而是覺得有迫切性,因為約翰的話,使他們醒覺到上帝的「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路三9)。約翰的話使他們意識到原來自己正活在一個危機中而不自知,若不是約翰的宣講,他們還在迷夢中。因為約翰的宣講,叫他們感到不安,感到懼怕,奪去了眾人自我良好的感覺。約翰的宣講,使他們清醒過來,可以逃避將要臨到的審判。

問這個問題的,是那些「出來」(路三7),去到約翰那裡的「眾人」。「出來」非路過,卻都是特意而來,為要聽約翰的宣講。他們是無所事事嗎?他們是抱著好奇心嗎?他們是那些追隨「名嘴」講員的人嗎?我們不能完全排除在聽眾之中有這樣的人,但撇除這類人,經文所記載的「眾人」,是真心期待改變的人。在他們當中,有部份是當時社會上一些不甚受歡迎的人物,如稅吏(路三12)和士兵(路三14)。這些人之所以會發出這問題,是因為約翰的話,使他們知道自己的人生出現了很大的毛病,不能繼續這樣活下去,需要改變,需要更新。所以,他們來到約翰那裡,問他:「我們當做甚麼呢?」

約翰的「成功」,不是因為他吸引了廣大的群眾,或因為他懂得捉摸和利用群眾心理,而是因為他揭開了人內心的狀況,讓人醒覺到有危機存在。我想像,倘若約翰在今天活著,我們也會到他那裡,問他同樣的問題:「我們當做甚麼呢?」因為他揭開了我們的面具,讓我們看見自己的面目,若不真心悔改,尋求更新,我們就有禍了!

The Preaching of St. John the Baptist, by Pieter Brueghel the Younger, 1601-04

約翰的三個任務

在四卷福音書中,路加福音有關約翰的記載的形式,是最接近舊約先知書的。就如舊約先知書以同時期在位君王的對照,來顯明先知蒙召及事奉的年代背景,路加福音也用同樣的方式,來記載施浸約翰的蒙召。這是我們理解1-2節年代資料的角度。作者列舉這些人物和年份的作用,並不是要準確地指出約翰出生的年份,因而間接地指出耶穌出生的年份;因為這裡所列舉的年份資料,並不完全準確,其計算方法也不明確。作者用了這些篇幅和筆墨,作用是強調約翰是上帝所差來的先知,為耶穌的顯現預備合適的土壤和環境。約翰生活在一個特定的社會、政治環境中,要在這樣的環境中,作基督耶穌的先鋒。他有何任務?

一、他要「行在主的前面」(路一17)這話是瑪拉基書三章1節的迴響。「主」就是耶和華。行在主的前面是先知的角色。何謂「行在主前面」?在瑪拉基書,這話所指的,是宣告「耶和華的日子」,即審判的日子,快將臨到,上帝的百姓必須趕快回轉,歸向神。

二、先知的角色就是帶來改變(路一17)1.「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在相爭的人之間建立復和的關係;2.「叫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轉從」其實是「順服」的意思;3.「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所謂「合用的百姓」,意思就是心中預備好迎接上主臨在,能夠並且願意與神同行的人,這話的背景是出埃及記十九章10-11節。

三、約翰要預備上主的道路。如何「預備」?就是「叫他的百姓因罪得赦,就知道救恩」(路一76-77)。「使罪得赦」是一句頗常出現在這福音書中的句語,是這卷福音書對救恩的描述之一。「知道救恩」的意思是「得著救恩的知識」。「救恩」就是指福音:就是上帝的拯救,按著所應許的,由大衛的後裔而來。這救恩的果效就是「使罪得赦」。

為了使自己的百姓回頭,神揀選了約翰,使他生在世上,為所託付的使命而活。

約翰今天帶給我們的提醒

約翰領受了神的呼召,就在「約旦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浸禮,使罪得赦」(路三3)。路加與馬太和馬可不同,沒有形容約翰的外表、衣著、飲食和生活習慣;這麼簡略的記載,把讀者的注意力,更聚焦在「宣講悔改的浸禮,使罪得赦」這重點上。他所作的一切,都是要為人帶來更新和改變,把人的內心和生命目標,指向上帝,回歸上帝。當人在追逐世界的一切時,他們的心就逐漸遠離神,結果追求權力的,被權力腐蝕;追求物質的,被物質敗壞。社會中位高權重的當然可以欺壓那在他們以下的,即使是在社會中居於最低層的人(如「兵丁」),也還有比他們更低層的人可以讓他們來欺負(路三14)。約翰來到一個「達爾文式」的世界,要為這世界帶來改變,讓人知道他們不能再如常地生活,除非他們「悔改」,否則滅亡就會臨到他們頭上。

約翰如何成為我們的榜樣?

一、約翰敢逆流而上,活出與天國相符的生活模式和價值系統。假設問約翰問題的人,所問的問題都反映出社會實況的話,那麼從這些人的問題,和他們發問時的迫切,我們可以猜想到當時的社會風氣和狀況是怎樣的。約翰選擇在曠野生活,用行動作為他向社會這樣的生活態度和價值系統說「不!」的宣言。他對天國的盼望,塑造了他對生活的態度,塑造了他追求的目標。

二、他忠心地接受神的差遣。在曠野中,「神的話臨到他」(路三2),而約翰,與舊約的先知一樣,回應了這「話」。這「話」是甚麼?若從路一17和76-77來判斷的話,這「話」就是神把作基督先鋒的使命託付給他,讓他知道有一位比他更大的要來,與這位相比,他其實連解鞋帶的資格也沒有。他要走在基督的前面,也要隱藏在基督的身後,因為真正帶來救恩的,不是約翰,而是基督。

三、他勇敢地宣講上帝的審判。今天香港的社會風氣使我們說話時會言不由衷,避重就輕,諸多掩飾,於是真理就消失在這些說話的技巧中。在約翰的時代,又何嘗不是這樣?在羅馬的統治下,誰願勇敢地說出真實的話?從約翰因指摘希律而被下監和被斬這事(路三19-20,九9),我們知道說出真話,代價就是付上生命,沉重無比。但同樣地,從約翰因為說話而殉道一事,也看出他的勇敢。這正是約翰勇敢、直率的宣講,能夠把人的內心扭轉、奪回、歸向神的原因。

羅慶才牧師(作者提供)

今天的香港教會要向社會發出警號

在這一年中,曾被問到一個問題,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你認為浸信會聯會今天的角色是甚麼?」這是一個問得很好的問題,尤其是今年浸聯會已經踏進了第九個十年期。若我們不想成為一個擁有八十年經驗,卻是老態龍鍾,只能不斷地回味著昔日的光輝,卻不知道如何面對未來的群體,這是更值得我們認真思考和回答的問題。

今天的浸信會聯會有何角色?今天還需要浸信會聯會的存在嗎?它的存在有甚麼價值?如果沒有了「聯會」這「物體」,香港的浸信會這群體會蒙受甚麼損失?過去一些以浸聯會名義策動的事工,如醫療工作、專上教育、社會服務、神學教育等,今天已經成為獨立的,甚至是法定的機構;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差傳工作也會有一個獨立的差會來主導。在過去,浸聯會定期舉辦培靈會和大型佈道會,也推動各種形式和性質的訓練,目的都是要建立教會。這些發展刺激我們去思考:如果起初浸聯會的成立,目的之一是推動這些事工的話,那麼當這些事工已經成熟了,已經成為獨立的個體時,那麼各浸信會還有聯合的需要或必要嗎?

換一個角度來思想,我深信倘若「浸聯會」消失了,個別堂會間仍會自動自覺地聯合起來,互相支援,因此仍會有某種形態和規模的「聯會」出現。因此,不論我們的教會發展到達了甚麼階段,聯合和團結,是不可少的。這正是保羅所指基督身體的意義。那麼,堂會間的結連有何焦點或核心?讓我拋磚引玉地這樣提出:今天的香港所需要的,是學效施浸約翰,作為一把曠野的聲音,發出宣告:香港整個社會,生活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認真檢視生命的需要,因為我們都面對著危機─上帝的審判,因為「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路三9)。在我牧養教會的這段日子,這個意念在我意識中,愈來愈清晰:教會不一定要大,但必須要能夠見證基督,而見證基督也不純粹是開佈道會傳福音,或推展更多面向社會的事工,而是要按照基督耶穌的教導,成為一個為迎接天國而活的群體。這就是施浸約翰作為基督的「先鋒」所作的見證,和所留下的榜樣,所以我們要學習和模仿他。

各位,我們可以作甚麼,以致我們能夠承接約翰的使命,作基督的先鋒?我們要向這個城市發出警號。這個曾經驕傲的城市,這個認為可以憑一雙手和拼勁就可以創造藍天、打出天下的城市,正在看見自己處身一段滑坡之上,不受控制地向下衝,無法煞停。我所講的,不是香港作為金融城市的地位這問題;我沒有資格去討論。我所講的,是在這個社會中,虛假比以前更囂張地在主導這城市的運作,在追求成功之餘,這個城市變得愈來愈冷漠。我們有必要發出警號。

在這個危機中,香港的教會,香港的浸信會如何能夠成為叫人醒覺的聲音?我們必須從自我陶醉中,醒覺過來,因為上帝會為我們沒有作出基督的見證而審判我們。過去,我們以教會發展的幅度為成長的目標,我們追求大幅度的增長,我們會高姿態地舉辦大型活動,認為這是面向社會見證基督最好的方法。坦白說,我覺得這樣的日子已經過去了。香港需要福音,香港的教會需要傳福音。但我們所傳的福音,只能夠並且必須是我們有確實地實踐出來的福音;若非如此,我們所傳的福音沒有說服力。我們的教會,活在眾人的面前,有福音的樣式嗎?我們要把眾人問約翰的問題,反問自己,並把約翰的答案,應用在我們自己身上。

我們當做甚麼,以致能夠「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路三4)?我們要像約翰一樣,「行在主的前面」,扮演先知的角色帶來改變,並且預備上主的道路。我們要敢於逆流而上,要忠心地接受神的差遣,並勇敢地宣講上帝的審判。

願上帝的平安與我們同在。阿們。

編按:
作者為香港浸信會聯會現屆會長。
本文為作者以第七十九屆浸聯會會長身份在五月一日浸聯會第八十屆年會的證道講章,作者於同日當選浸聯會第八十屆會長。
文章副題及分題為編者所加。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