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選擇?

「咁係佢自己選擇解決問題的方法。」林老師的事發生不久,身邊就出現過這樣的評論。(編按:林老師為早前墮樓離世的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林麗棠老師。)

可是,「選擇」這兩個字,來得太冰冷。

事情是可以這樣發生的。

日復日累積下來的欺凌及要求,起初,只搔著皮膚;不過,當針對如雨點天天刺下,加上長期病患吃藥的副作用,不經不覺,人,已被蠶蝕到一個點:內化的恐懼不住齊聲控訴,身心不能控制地往下沉,只能掙著眼在水中看著空氣水泡往上升……

我崩潰了。許多時,我都問自己,為何那樣不濟。解釋不了。也就是有一兩個時刻,我明白那躍下的衝動。

那剎那的想法、不由自主的恐懼痛苦、甚至是最後一注的無力控訴,都距離有意識的「選擇」,太遠。又或者,要解釋,一句「是否因有情緒病的問題又未食藥」便解釋得了?

在未認「病」之前,在父權為重、普遍抑壓的文化下,醫學上已證明腦中的海馬體會因長期受壓而縮小,以致情緒感觀不能有效消化疏導,情緒反應來得太快亦太強烈。人,根本,未能選擇。

我沒有一絲想要合理化自殺這個行為,但極想申辯的是,走上這個終局的,並非因為這群人特別脆弱,可能,許多時,是太多不幸的組合巧合地同時間出現後,救生繩來不及吊下。然後,許多不幸的「然後」之下,那竟成了他們的求生門、他們最後對所遭遇的回應。

有誰能倖免於命運的顛簸?有誰能誓言自己不會有一天被種種不同的巧合所打倒?

在這一切之下,信仰在哪裡?在這一切之下,能力、才智、經驗,全歸於零。

那些日子,我每天只像羅騰樹下求死的人。走到盡頭,我被命運的海浪拋來拋去,在呼求上帝的日子中,誠惶誠恐地敲了一道不知是禍是福的門,而又竟然是走對了;我生病的不幸,竟成了蒙恩的幸運,得以在破紀錄的短時間內調離舊的工作崗位,上司也恨不得馬上換走我此殘兵,使我脫離如煉獄般的工作。

耶和華使我存活過來。

我的抑鬱趕上了來,我的病患淹沒過頂,我的工作如火爐熾熱。幸與不幸,不如我想。我不是做了甚麼,是耶和華知道我已不行了,祂適時使我存活下來。我的信仰沒有幫我免疫於精神上或肉體上的病,我一樣地軟弱,只是,祂讓我看得見祂。

經歷如此,留在記憶中的,是那釘在十字架上的主,祂受盡折磨委屈,也不爭辯,告訴我,祂知道。中間還有友好同事一步一陪伴,友人因我得以調離煉獄場景,更興奮地溫厚擁抱,代我先快樂;片言暖字,叫我回溫,重回人間。

(編按:防止自殺危機熱線:http://bit.ly/lifehotlines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