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同受監禁」
——來十三1-21對《逃犯條例》的批判和對香港信徒的呼召

一、引言

本文的目的是從希伯來書十三章1至21節反省信徒應如何看待對《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1(下稱「《逃犯條例》」)。

二、釋經

希伯來書十三章1至21節隸屬全書總結的段落(十二14至十三25)。作者吩咐希伯來書的讀者明白上文(一1至十二29)的教導後,便需要活出相應的生命,闡釋「既然我們得了不能被震動的國度,就要感恩,照著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因為我們的神是吞滅的火」(十二28-29,《和合本修訂版》,下同)的意思。十三章1至21節可以分作三個段落:1至6節、7至17節和18至21節。

十三章1至6節首先指出這個生命必須包含愛心,正面來說,愛心是弟兄姊妹相愛的心(十三1)和對旅客——即是來自別處的信徒和宣教師——的愛心(十三2),以及對因信仰緣故而被監禁和虐待的人的愛心(「要記念受監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監禁;要記念受虐待的人,好像你們也親身受虐待一樣」,十三3);反面來說,不尊重婚姻(十三4)和貪愛錢財(十三5)就是基督徒愛心的反面例子。作者在十三章6節提到上帝在詩篇一百一十八篇6節的應許(「主是我的幫助,我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鼓勵信徒在信仰群體中活出聖潔的愛的生命。

接著,作者在希伯來書十三章7至17節鼓勵信徒要在不信的世界中持守信仰,忠於上帝。除了上文提及「不信從的〔以色列〕人」(三7至四11)、以掃(十二14-17)、「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的信心的見證人(十一1-38)和耶穌基督(十一39-40)這些例子外,作者更提到信仰群體中那些已經死去的領袖之榜樣:「你們要……效法他們的信心,回顧他們為人的結局。」(十三7)這些領袖的言行見證基督,並且證明「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十三8)都是信實的,藉著祂的血和道使信徒成為聖潔,持定永生。與死去領袖的言行教導相反的是「種種怪異的教訓」(十三9),這些教訓仍然停留在「飲食上用心」(十三9)的層面,無法改變人心:「因為人的心靠恩典得堅固才是好的……」(十三9)十三章10至12節闡釋恩典的基礎:「我們有一祭壇,上面的祭物是那些在會幕中供職的人無權可吃的。因為牲畜的血被大祭司帶入至聖所作贖罪祭,牲畜的體卻在營外燒掉。所以,耶穌也在城門外受苦,為要用自己的血使百姓成聖。」

作者以基督事件重新詮釋利未記十六章有關贖罪日的教導,指出相比起無法改變人心的祭禮和儀文,唯有基督「一次永遠有效的贖罪祭」(十12)能夠叫信徒親近和事奉上帝。作者特別提到基督是在「城門外」(十三12)、即不信的世界中受苦,照樣,信徒「也當走出營外,到他那裡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十三13)正如世界拒絕基督的愛和真理,甚至把祂釘死於十字架上,信徒今天也可能會因為愛和真理被世界拒絕、逼迫,因為信徒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仍是等候「那將要來的城」(十三14)。

15至16節是這段落的小結,真正認信上帝的人是那些以「頌讚」(十三15)、「行善」和「分享」(十三16)作感恩的祭獻給上帝的人,以回應上帝在基督裡的救贖。學者對「行善」和「分享」的對象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行善」和「分享」的對象是信仰群體內的人(如Lane2和Cockerill3),也有人認為這包括信仰群體外的人(Johnson4)。換言之,在世界中見證上帝的方式,很可能包括愛護那些被監禁和虐待的人的非基督徒,因為基督也在他們中間。

十三章18至22節是作者代禱的請求和他為讀者的代禱,兩者的重點都在於「願意凡事按正道而行」/「遵行他的旨意」,並且行各樣的善事,在基督裡榮耀上帝,在此不贅。

三、反省及應用

鑑於以上對經文的詮譯,本文認為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並不符合希伯來書十三章3節和16節信徒應該善待受監禁的人的教導,以確保他們得到最合理的看待,為要見證基督的愛。因為香港保安局在今年二月提出針對第525章《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和第503章《逃犯條例》不但沒有改善原有的制度,反而帶來很多漏洞,這些漏洞主要涉及兩個層面:

1. 地域上的不公——把涉嫌違法的人引渡或移交至缺乏公平司法制度的國家或地區,這些地區(包括中國)的司法制度並不一定基於聯合國引渡逃犯協議。現行的《逃犯條例》是一九九六至一九九七年經立法會審議而制定的,並且有廿六個國家與香港政府制定長期的引渡、遣返或移交疑犯協議(包括澳洲、加拿大、捷克、芬蘭、德國、印度、印尼、愛爾蘭、馬來西亞、荷蘭、新西蘭、菲律賓、葡萄牙、南韓、新加坡、南非、斯里蘭卡、英國和美國)5。當年制定的《逃犯條例》是基於聯合國引渡逃犯協議的範本,提及在七種情況之下,協議一方一定要拒絕移交逃犯,包括是罪行涉及政治性質;相信引渡基於逃犯的種族、宗教信仰、國籍、政治意見、性別歧視;逃犯會面對不人道、殘忍,或得不到人權公約之下規定的公平審訊對待6

此外,當年制定《逃犯條例》時,參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同的刑事司法制度和人權記錄,因而刻意把中國放在現有《逃犯條例》之下,而並非今天香港政府所說的漏洞。根據現行建議,新提出的一次性個案移交安排會適用於所有與香港沒有長期安排的司法管轄區(包括中國内地),這突顯出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只會在司法地域上帶來更多不公7

2. 制度上的不公——廢除原有立法會及司法審查的權力,使香港行政長官成為制度上唯一一個有權決定是否作出一次性個案移交疑犯的決策者,大大削弱民選及司法機關的監測權及三司之間的權力平衡8。基督教認為眾人皆罪人,絕對的權力容易帶來絕對的腐敗,因此政府提出《逃犯條例》的修訂實際上是破壞現有互相制衡的制度。不但如此,鑑於《基本法》第四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長官要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因此當移交的對象變成中國本身時,特首將無法獨立地決定當地是否能為疑犯提供足夠保障。9鑑於:一、地域上的不公和二、制度上的不公,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並未有確保嫌疑犯得到最合理的看待,因此違背希伯來書十三章3節和16節的教導,以及新約聖經中耶穌有關如何愛護囚犯的教導(「我在監獄裡,你們來看我⋯⋯我在監獄裡,你們沒有來看顧我。」太廿五36,43;路廿三39-43)。

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不但在地域上和制度上顯出不公,政府官員在推銷政策時更不盡不實,謊話連篇。例如雖然現行的《逃犯條例》並不容許香港與內地,以及香港與台灣(或澳門)以簽訂引渡協議又或一次過個案移交的方式處理逃犯移交問題10,但事實上除了針對中國内地的司法管轄區外,香港是可以與其他地區進行臨時個案移交的安排(包括台灣)。相反,假如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獲得通過,香港政府反而無法處理「陳同佳案」。

總括而言,希伯來書十三章1至21節——特別是第3節和16節,大力批判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因為《逃犯條例》修訂並未有確保嫌疑犯得到最合理的看待,並且違規其神學基礎——基督論,特別是耶穌有關如何愛護囚犯、為他們捨己的教導。香港教會的信徒,有責任於是次事件上見證耶穌基督的愛,而不是自私地成為制度上的幫兇,此乃希伯來書和基督對今天香港教會的呼召。

(寄自英國)


1. 參〈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及《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
2. Lane, William L, Hebrews 9-13. WBC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15).
3. Cockerill, Gareth L,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NIC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11).
4. Johnson, Luke T, Hebrews: A Commentary. NTL (Louisville: WJK, 2006).
5. 梁啟智:〈一圖睇晒《逃犯條例》魔鬼細節〉(2019年4月14日)
6. 《立場新聞》:〈吳靄儀逐點反駁政府:法庭無權審議大陸證據合法性 香港記者高危〉(2019年3月21日)
7. 香港大律師公會:〈針對《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意見書〉,頁2。
8. 梁啟智:〈Fack Check 政府聲稱的「法律保障」〉(2019年5月11日)
9. 香港大律師公會:〈針對《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意見書〉,頁3。
10. 陳弘毅:〈就《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評論〉(中文譯本)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