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引渡条例修订研讨会
邢福增:内地教会事工及短宣风险什大

近日香港社会因《逃犯条例》修订引起争议,香港各界以及国际社会纷纷表达对香港政府仓促推动修例的疑虑与忧心,什至担心修例通过后,一国两制正式划上句号。虽然社会人士不断表达希望政府暂缓修例或搁置修例,政府却置若罔闻,表示修例草案将在六月十二日直上大会恢复二读。

为此,香港基督徒社关团契、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合办「堵塞漏洞还是摧毁一国两制?引渡条例修订研讨会」,邀请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梁家杰及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分析《逃犯条例》的修订将会对香港社会及教会带来什么影响、目前修例的形势、基督徒应该如何关注与回应修例等。

做家庭教会事工绝对可以被入罪

「我想整个《逃犯条例》的修订,在字面上与宗教的确没什么关系。」邢福增提到官员及建制派议员,多次提到涉及宗教理念相关的案件不会移交,而且要在两地都有同样的罪名才会移交,所以宗教界看似相对安全。不过,他指出近十年,中国政府多以新方法「非宗教方式处理宗教问题」,通常不会以与宗教相关的罪名来控告人,如非法宗教活动等。他表示,非宗教罪名最常用的是经济罪行,其次是与社会综合治理有关的罪行,如消防问题、建筑物安全问题。前阵子「拆十」就是以教会的建筑物违章建设,或教堂的十字架有安全问题等为理由来对付教会。最近则以城乡发展为理由,借着收地等手段要求教会合并或搬迁,这些都是以「没有宗教名义的手法」来解决宗教问题。因此,邢福增相信,就算《逃犯条例》修订的文本没有与宗教相关的条例,仍然值得怀疑是否真的与宗教无关。

邢福增以五个近二十年发生过的真实个案为例,证明中国政府的确在用非宗教的理由来处理宗教案件,而部份案件亦牵涉香港人。他所举的案例,包括二○○一年黎广强案、二○○五年蔡卓华案、二○一五年浙江金华案、二○一六年顾约瑟案及二○一六年香港伍华牧师案。

1.

二○○一年的黎广强案,涉及召会传统的香港商人黎广强。召会于中国被定为邪教,而黎广强因为透过工作之便,曾运送召会所用之一万六千多本「恢复版」圣经回福建贩售,○一年被捕及被控告干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最高刑罚可判处死刑。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表示,由于黎广强在香港境外犯罪故无法干涉,不过事件后来获国际关注,而且中国当时仍会以异见人士作为筹码与外国交易,最终黎广强被改控「非法经营」与逃税、非法出版相关等罪名,判监两年及罚款十五万元人民币。后来,因时任美国总统布殊将访问中国,身体出现问题的黎广强结果获准返港在监外执行刑期。

2.

北京家庭教会牧师蔡卓华在二○○四年被捕,二○○五年被控「非法经营罪」,当中牵涉二十万本圣经的贩卖及交易,该案当时亦相当轰动。最初的时候,案件被定性为「建国以来,最大的宗教渗透案」,马上获国际关注,后来才改判较轻的非法经营罪。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为蔡卓华辩护的时候,提到政府对蔡卓华的控告并不合理,是将「宗教问题经济化」,整件案没有经营的成份,以非法经营罪根本不恰当。虽然如此,蔡卓华仍被判监三年,服刑后继续进行家庭教会的工作。

3.

第三个案例是发生在浙江金华,分别有两位牧师与五位教会同工被捕,控以「扰乱公共秩序」、「侵占」、「非法经营」等罪。被捕的牧师包国华与其妻邢文香则被控「侵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经营」及「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等四项罪名,被分别判监十四年及十二年,共罚款十九万和没收财产达六十万元人民币。

4.

二○一六年顾约瑟案在港亦相当轰动,他被控以「挪用资金罪」。消息指时任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顾约瑟牧师公开表示反对「拆十」后,立即有政府人员到其所牧会之崇一堂查帐,但当时政府人员无法查出崇一堂帐目上的问题。后来当局以崇一堂在二○一二年出借资金予会友周转为由,逮捕顾约瑟,并褫夺其牧师及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之职务。该「挪用资金罪」可能涉及调查过程中,有作供人士作假证,指顾约瑟在出借资金一事上不符合程序。不过顾约瑟被捕后,法院一直没有开庭审讯,过程中虽然有人劝其认罪,什至承诺会因而轻判,不过顾约瑟一直没有认罪,最终于二○一七年底获撤销控罪,无罪释放。不过他的牧师和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的职位在之后一直没有获得恢复。
 

5.

二○一六年伍华牧师案,涉及香港基督教中福教会的发起人之一伍华牧师。他自二○一四年开始失踪,家人亦无法联络他,后来其教会朋友透露,伍华被指与一宗集资诈骗案有关,在广州法院开庭,当中涉及经营基督教物品生意及非法集资,金额逾一亿元人民币。不过该牧师的案件到现在也没有太多新闻与消息流出,所以邢福增亦说无从判断当中发生何事,以及该牧师现况如何。

 

内地常以经济罪针对宗教人士

邢福增表示,从这些个案可见,中国政府是真实地以经济罪名,来处理和针对宗教问题。「不是说我们多疑或者多虑,实际上在过去这十年不断地发生。」他亦表示例子一定不只这五个,有心要找一定可以找到更多相关案例,就算有牧师表示不相信会有会友被控以宗教的罪名及移交,但实际上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而是的确在发生的事。例如运送宗教刊物到中国,可以被控以非法经营、非法出版、逃税漏税等罪名;收奉献则可被控以非法集资、诈骗等罪类。在是次《逃犯条例》修订中,亦牵涉相关罪类的犯人之移送,当中「协助、教唆、怂使或促致他人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或煽惑他人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或企图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亦是从事中国事工可能触及《逃犯条例》的罪行。

邢福增认为,这些罪行实在相当「百搭」,就算没有亲身在中国主导和进行家庭教会事工,只是与其教会同工联络及安排相关事宜,亦可以是教唆、煽惑他人犯罪。他表示因宗教原因被控以经济罪类绝对不是天方夜谭,这是中国现在常用的手法。而以香港作为据点,牵涉中国事工的人与机构,都有可能被控及移送。虽然,他认为内地政府不一定会控告所有从事相关事工的人,但经常会「选择性执法」,所以「无论如何,刀在头上,做相关事工的人一定会恐惧。」

邢福增提出四个香港基督徒需要关心《逃犯条例》修订的理由,包括:一、对教会事工造成威胁;二、影响一国两制;三、犯罪者在中国不会得到公平审讯;四、修订为香港社会带来前所未有的重大争议。他估计是次条例修订与中国自二○○三年起完全改变对港方针有关。自○三年起,中国全面加强与香港的融合,淡化两制,近年规划建设「大湾区」,为达成目的,一定会牵涉到司法管辖的改造,是次条例修订正是将两地司法管辖的「防火墙」挪去,成就「一国」。他认为有理由担心香港法庭与司法体制会被动摇,「我不敢想像五年后香港法院会变成怎样。」


左起:邢福增、梁家杰

梁家杰:释义条款是防火墙而非漏洞

「没人会相信一个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首会逆习近平的意。」梁家杰认为,虽然现有二十多个国家与中国有移交逃犯的协议,但是那些国家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在那些协定中通常会协议「国民不送」,例如加拿大政府不会将加拿大公民移交给中国,这与香港特区政府的情况不同。他反问参与者以目前的情况而言,能否相信特首会拒绝中央政府任何的移交逃犯要求,「我就唔信喇,唔知你信唔信啦。」

梁家杰认为,特首林郑月娥一直以陈同佳案欺骗香港人,向香港社会表示是次修订是基于引渡条例中有漏洞。他指出目前香港与其他国家签订的移交逃犯协议,多是在主权移交前由港英政府签订,由于香港回归前的法治情况与中国内地的法治情况完全不同,所以当时英国殖民地官员担忧引渡条款若包括中国,就会造成香港社会人心惶惶,担心随时会被送交中国内地。加上曾与香港签订移交逃犯之国家与地区,不会接受其国民或公民,到港后有机会被移送至中国,可能会拒绝执行原先与香港签订的双边协定。因此,目前的《逃犯条例》不适用于中国完全不是因为条例有漏洞,反而是当年港英政府出于对「身处香港的所有人」人身安全的考虑。他指出香港现行的《逃犯条例》就如「防火墙」,将香港和中国的司法系统隔开,是一国两制精粹中的精粹,是对港人的保障而绝非漏洞。

逃犯条例修订好比「爆格合法化」

梁家杰指出,目前关于陈同佳案的移交问题,已经有好几个民间方案,而这些民间方案都并非律政司司长所说的「史无前例」与「不可能做到」,因为目前已经有接近二十种罪行是香港人于境外犯法,能基于刑事审讯权力的条例在香港审讯(例如《刑事罪行条例》第153P条指明的性罪行、《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提及的商业罪行)。他认为目前的《逃犯条例》修订就好比「爆格合法化」,以后中央政府不用「强力部门」也能处理在港类似内地富商肖建华的人,完全就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做。

梁家杰推测,二十多年都处理不到的逃犯移交问题,香港政府却要选择在这个时间,以《逃犯条例》修订破坏香港立法会威信,让世人认为香港就是中国的「白手套」,不惜严重伤害香港的制度及声誉,什至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让世界认为共产党背信弃义,提供「弹药」让外国可以攻击中国。他相信,这可能是因为香港特区政府背后的中国政府正在以香港作为「人质」,希望美国会因为在港的利益而在贸易战中退让。他指出这种手段自中共建国以来屡见不鲜,例如中国很常利用释放民运人士与异见人士作为交换,要求外国提供利益。不过梁家杰最后提到,即便知道中国政府常用这些手段,在香港特区政府的配合下,仍没有任何方法解决目前《逃犯条例》修订对所有身在香港的人构成的威胁。

教会人士一定要警醒谨慎自己的行为

在问答环节,与会者相当踊跃发问及提出对修例的意见,表达关心与忧心,可见与会者对相关修订的关注与对香港前景的不安。当中有与会者问及,内地教会事工本身是否存有很大风险。邢福增表示内地教会事工的确有很大风险,特别是涉及家庭教会的事工,因为在法律上,家庭教会事工本身就是非法行为,以前香港教会人士可以觉得回到香港就安全,但是将来条例修订以后,相关人士回到香港后,仍可以因此入罪和被引渡回中国内地受审。

有参与者表示很担心教会到内地短宣是否安全,而且目前在教会里不少人不了解条例修订,亦不清楚相关的内容。邢福增回应时提到,最近开始有不少教会在回应关于条例修订之事,特别是该星期内多了教会发声明表示关注。他再次提到,就算条例修订通过,在一开始的时候,中国政府理论上亦不会立即将所有曾进行相关事工的人全部抓起来,但是一定会选择性执法,作为阻吓香港教会推动中国事工及与家庭教会有所联系。

也有参与者提问梁家杰及邢福增会否因条例修订,以后不再敢言,以及修订之后香港会如何。梁家杰表示无法估计将来的事,不过他认为有不少人的反应都是「被迫」出来的,也有很多人正在做不同的事尝试去改变,包括司法覆核。不过他对条例修订抱略为悲观的态度,并表示一旦通过,基本上就等于一国两制的结束,变成「一国一制」。他认为既然情况已经是背水一战,只能尽力而为,并希望与会者与香港人能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向政府、全世界表示对条例修订的极度反对,「就算喺死之前都挣扎一下吧?」

邢福增表示,他亦很难回答条例通过后的事,但他肯定条例本身就会带来恐惧和压力,他指自己也无法说得很伟大,可以做到什么。对于教会日后的工作之建议,他认为基督徒要更为警醒,教会可能没办法避开被指控触犯经济罪,但是面对性相关的罪行等要更为小心和警醒。他说中共的手法要不是统战,就是以「痛脚」来抹杀一个人的人格和要求对方就範合作,所以将来教会人士一定要警醒、谨慎自己的行为。

最后梁家杰提到,他很认同天主教香港教区的汤汉枢机早前发出的祷文,并以当中为香港基督徒祈祷的部份作为总结:「按着基督徒的良心,在圣神光照下,稳守岗位,尽忠职守,来减轻修订《逃犯条例》带来的伤害。」

是次研讨会由香港基督徒社关团契、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合办,香港教会更新运动协办,于五月二十日晚假基督教会活石堂(九龙堂)举行,约一百人参与。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