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闻消息

校园团契前总干事饶孝楫性骚扰案
董事会发牧函检讨失误公开致歉

【时代论坛讯】台湾校园福音团契(下称校园团契)的前资深同工,曾任总干事、执行委员会主席的饶孝楫,因在三年前性骚扰实习女生,早前被台北地方法院宣判他需向受害人赔偿六十万元台币。校园福音团契董事会在五月十七日发表牧函,详细交代自二○一六年起接获三位受害人对饶孝楫干犯性骚扰的投诉,以及检讨团契在处理事件手法的失误。最后董事会在该牧函公开向受害人及其家属表示郑重道歉。

是次牧函名为〈为什么我们的心是这么痛,还要往前走?〉,是校园团契在四月廿六日发表公开声明后,另一份就饶孝楫性骚扰事件的公开回应。相比早前的声明以「饶姓前资深同工」略隐其名,是次牧函则直接称谓饶孝楫,并详细交代三位受害人投诉饶孝楫性骚扰的始末;早前的声明是以董事会主席孙宝年为署名,是次牧函的署名则是包括孙宝年在内的十一位校园团契董事会成员,并加上对受害人致歉字句。

董事会在牧函的检讨是次处理手法的失误,认为校园团契未有建立「前线同工与辅导的学生可以直接呈报的适当管道」,以致校园团契没有即时反应及保护受害人;校园团契又没有高阶的女性主管,让受害女性可以快速且较没有忌讳分享内心的难处。牧函指最大的失误是未保护到第三位受害人,以致在调查期间,竟然仍有不知情的姊妹受到伤害。牧函强调董事会最后的决议是用「免职」,是因原先公布的「离职」/「辞职」字眼,引起外界误会或批评以为有所隐瞒或包庇等。校园团契又承认在过程中调解不足,以致受害人将事件告上法庭,但团契尊重受害人的选择。

牧函提到,在二○一六年十月,受害人A首次向校园团契的资深同工投诉,指自九月起持续受饶孝楫邀请以按摩肚子治疗便秘为名,要求A按摩他的下腹部,并在社交工具作出令A不舒服的留言。翌年五月A又再向另一位资深同工作同样申诉,六月曾向总干事申诉,后者并展开调查。在一七年七月经总干事及资深同工约谈后,饶孝楫曾在亲口与书面承诺同类事件不再发生;唯该年十二月总干事又接获受害人B和C对饶孝楫作出同样性骚扰行为的投诉,团契成立「总部协调会」调查,并在二○一八年一月确认事件属实,要求饶孝楫辞去校园团契内外所有的职务。饶孝楫即以身体不适为由,向董事会提出辞职,董事会在二月决议不对他续聘,并免除他其他职务。在二○一八年三月和五月,受害人们持续收到饶孝楫的电子讯息,要求不要把事件声张。

校园团契因应事件,在去年八月成立「性骚扰申诉处理委员会」,九月时有一名受害人提出正式的书面申诉,并在十一月时决议饶孝楫的性骚扰指控成立。校园团契董事会十二月时免除饶孝楫在校园团契职务,及在其他福音机构的董事,牧函提到虽然饶孝辑对台湾学生福音事工有很大的贡献,但他们「不因他劳苦功高而轻判,也不因他位高权重而私了」,并在同月当众向受害人道歉。在今年一月,董事会邀请怀疑饶孝楫因失智或大脑病变而作出性骚扰行为,邀请脑神经科及精神科医生检验,结果发现饶孝楫的大脑有罕见的水泡,但未能证实病征与事件有关。校园团契在一月依「性骚扰防治法」向台北市政府社会局移送该事件的调查决议,并于四月廿五日被地方法院宣判饶孝楫需向受害人赔偿六十万元台币。

牧函的全文如下:
【校园福音团契 牧函】
为什么我们的心是这么痛,还要往前走?

主内关心校园福音事工的弟兄姊妹:平安!

自从4月26日校园团契董事会就饶孝楫弟兄性骚扰一事发出声明后,受到许多校园之友的关切,今我们在此,以信仰上把我们沈痛的心情及所看见的,特将事实与处理过程及我们办理时所根据圣经的原则说明,末了也敍述我们处理的失当,作日后处理的殷鑑。

因为「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提摩太前书五19),这是处理的第一个原则,必须要有受害人挺身而出,给实际的证据。

过程:

1. 2016年10月,有一位A姊妹,向一位校园团契资深同工口头报告,她自2016年9月持续受到饶弟兄私下邀请去他家,以按摩肚子治疗便秘为名,要求姊妹按摩他的下腹部,并在Line上写下让姊妹不舒服的留言,资深同工建议她留证据。

2. 2017年5月,A姊妹与几位知情的姊妹,再度向校园团契另一位资深同工投诉受到饶弟兄的身体不当的接触,及在Line上的写下让姊妹不舒服的留言。

3. 2017年6月2日,A姊妹与一位知情姊妹代表向总干事举报,总干事收到文字书面证据,正式展开调查。

4. 2017年7月9日,总干事与资深同工正式约谈饶弟兄。饶弟兄亲口与书面表达歉意,保证不再发生,愿停止事奉,且不再代表校园团契上台讲道。

5. 2017年12月22-24日,再有B姊妹、C姊妹向总干事举告饶弟兄性骚扰,他未守住在口头与书面上的承诺。

6. 2017年12月25日,B、C两位姊妹提出饶弟兄私下邀请她们去他家,以按摩肚子治疗便秘为名,要求姊妹按摩他的下腹部,与让姊妹深感不舒服留言的证据,本团契「总部协调会」调查后确认属实,并坚持处理程序必须保障受害者的姓名与隐私。

7. 2017年12月30日,总干事与资深同工代表正式向董事会主席与另一位女性董事报告此事件,以尊重体制权责。

8. 2018年1月,「总部协调会」确定性骚扰事件成立,要求饶弟兄辞去校园内外所有的职务,饶弟兄即以身体不适为由,向董事会提出辞职。

9. 2018年2月,校园团契董事会在尚未了解状况下,决议同意不续聘饶弟兄,免兼其他职务。

10. 2018年3月、5月,受到伤害的姊妹,持续收到饶弟兄电子讯息,要求不要再声张。

11. 2018年8月22日,校园团契成立「性骚扰申诉处理委员会」,其中一位受害姊妹于9月21日正式提出书面申诉。

12. 2018年11月20日,「性骚扰申诉处理委员会」决议性骚扰成立,予以饶弟兄免职。

13. 2018年12月15日,董事会决定免除饶弟兄在校园团契职务,以及在其他福音机构的董事职份。虽然饶弟兄自1965年加入校园团契,1970年担任总干事,1982年后担任执行委员会主席,对于台湾学生福音事工有很大的贡献,但是我们不因他劳苦功高而轻判,也不因他位高权重而私了。

14. 2018年12月18日,董事会六成员在校园团契同工祷告会后,以「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提摩太前书五20),再次以口头、书面责备饶弟兄行为的不当,有违1957年校园团契成立的核心理念「生命-生活-事奉」优先顺序。同时声明「凡校园团契的同工,与董事会成员,有性骚扰者,一律免职。」并当众向受害姊妹道歉。但我们也承认怎么做,都无法弥补她们的伤口,愿主耶稣赦免我们。她们若在校园团契之外的管道,寻求法律的审理,董事会予以尊重。

15. 2019年1月12日,董事会开临时会。在此之前,多位董事知道这些性骚扰事件后,很难相信多年忠心服事主的弟兄会做出这样被主严厉责备的行为,因此他们怀疑饶弟兄是否有失智或大脑病变的状况,为求慎重,透过一位董事的引介,找到台大医院有名的脑神经科医师愿意安排饶弟兄做大脑断层扫瞄检查。当天的会议,是针对医师的检查结果报告与饶弟兄对整个事件的回应信函作讨论。为求慎重,我们邀请一位精神科医师全程参与讨论检查结果。检查结果显示饶弟兄的大脑中,在负责原始本能情绪控制的边缘系统迴路上的乳突体内,明显有一粒0.6cm水泡,但此病征极为罕见,目前还没有文献提出它对行为会有何影响,因此无法认定此病征与本事件确实有关。另外,饶弟兄虽然提出一些做这些行为的理由,但这些理由无法说服董事们其行为的正当性,且姊妹们的伤害已确实造成。此外,整个事件让主名被羞辱、校园团契的名声受损,因此董事会所有成员在流泪中,维持原议-免职。

16. 2019年1月19日,董事会向本团契全体传道同工发出声明稿,针对此事件表达遗憾与痛心,并说明近期的处置,以及后续的处理。本团契于1月21日依「性骚扰防治法」向台北市政府社会局移送该事件的调查决议。

17. 2019年3月19日,加开董事会,原本打算写对外「声明稿」,以网路、书面公告。因知这事已进入司法程序,董事会决定司法审理期间,不公开声明稿。同时开始告知北美校园董事会、教会牧者、长执等。

18. 2019年4月25日,民事判决下来。依照决议,4月26日上午发布董事会声明稿。

19. 2019年4月底,校园资深同工到中南部各地,召开「处理说明祷告会」。

20. 2019年5月12日,董事会召开临时会,讨论「饶孝楫弟兄离开校园」的公开信,并请一董事执笔。

21. 回顾这些处理的过程,我们犯了几个严重的错误:

a.校园团契未建立第一线的同工与辅导的学生可以直接呈报的适当管道。我们没有即时反应、没有保护到受害姊妹,实在亏欠。但是我们坚持不因对方位高权重而轻放,也不因对方是着名的牧者而私了。

b.校园团契没有高阶的女性主管,让姊妹可以快速且较没有忌讳分享内心的难处。

c.最大的失当是未保护到第三位受害的姊妹,以致在调查期间,竟然仍有不知情的姊妹受到伤害。缄默式的调查,未能预防姊妹受害。

d.董事会最后的决议是用「免职」,由原先公布的「离职」/「辞职」到「免职」,引起外界误会或批评,以为我们有所隐瞒或包庇等,但是我们坚持在事奉主的事上,职份愈高、愈有权柄者,应受更严格的要求。我们对外界的解释不够,以致有人批评我们缺乏恩典。

e.我们的调解不够,以致让受害姊妹告到法庭。但我们尊重受害姊妹的选择。

在这漫长的处理过程中,多少人流泪,多少人沮丧,多少人想离职,多少人吃安眠药才能睡着,主耶稣都知道。有一天我们都要到主耶稣审判台前陈明。因为「他们必在那将要审判活人死人的主面前交帐。」(彼得前书四5)。

「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弥迦书六8)是我们决断的依据。按着公义,「事实」是惟一的核心。按着怜悯,校园团契要站在受害姊妹的一方。按着谦卑的心,上帝将许多的学生交给我们辅导,我们应该有更高的道德,不该滥用辅导之身份,私下占人便宜。

我们还在学习,还在祷告,还在痛苦的伤口里,与校园事工共负一轭。为什么我们心里那么痛,还要坚持往前行?为了学生,为了福音,即或如此,我们仍要借此告诉年轻人:「要认定主,无论我们多有名,多有服事,我们仍是需要救恩的罪人。我们不是值得你全心信任的人。」

「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路加福音十七10)也向受害姊妹,与其家人郑重道歉。愿我们常存无亏的良心直到见主面。

校园福音团契董事会
孙宝年、张文亮、陈 镭、陈彰仪
阮大年、张光正、邓乐生、丁达刚
谭国才、刘正千、黄旭荣

2019.5.17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時代觀景2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