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另类讲章:引渡保罗

经文:徒廿五1-12

在使徒行传尾声,记载了保罗旅行布道晚期的生涯,他不但被官非缠身,什至身陷牢狱之中。在众多打官司申诉的场景中,廿五章1-12节是值得目前香港信徒留意的一段。从这段经文,我们可以看到保罗作为基督的忠心工人,他究竟如何游走于世俗政权的角力中,而这过程又为我们这班此刻身处香港的基督徒带来什么启示。

我们回到廿四章看一点点上文。那里提到一个人物叫腓力斯,是当时罗马帝国在犹太全地任命的一个总督,大概就像今天一个地区的行政长官一样。由于犹太人的议会领袖想杀保罗,罗马法律却不容许未审先判,也不容许私判死刑,因此这班领袖不得已将保罗带去见腓力斯总督,期望借刀杀人,重演借彼拉多之刀杀耶稣的一幕。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腓力斯竟然喜欢听保罗讲道,圣经更描述他听到害怕,所以他的心其实是对真理有感应和良知的,他不会说「天堂已预留位置给他」,不过他也未愿意接受真道。后来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因为新官上任想讨犹太人喜欢,就把保罗留在监里。

当非斯都上任不久,才三天,就去到耶路撒冷,可见耶路撒冷当时真是那一带的政治和宗教权力核心。相信非斯都去那里主要是为了打个招呼,但祭司长和领袖立即做什么?就是控告保罗,央求总督把保罗提到耶路撒冷。读到这里,心水清的人就知道犹太人的领袖在要求什么了──枱面上是引渡保罗去耶路撒冷受审,枱底下就是在路上埋伏杀害保罗。可见,政治的复杂和肮脏,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但是,非斯都有没有中计呢?没有,他似乎是一个颇精明的政治家,彷佛知道犹太人背后的诡计一样,便反建议要求犹太人跟他下到凯撒利亚去。后来我们也会知道,非斯都也是一个既熟悉又相对较遵守罗马律法的行政长官。

然后,第6节开始就是非斯都把犹太人领袖请到凯撒利亚一起审讯保罗的过程。审讯开始,我们彷佛又看见主耶稣受审的情况,从耶路撒冷来的犹太人周围站着控告保罗,还提出许多「严重而不能证实的事」控告他(《和合本修订版》,下同)。面对众多诬告,保罗自辩无罪,但来到这里,就发生了一件我们抓破头皮也想不明白的事──第9节,为何非斯都又建议保罗上到耶路撒冷受审呢?先前岂不是他拒绝了犹太人领袖的请求,然后反建议他们一起到凯撒利亚来审讯保罗的吗?圣经没有多解释,只补充了一句:「但非斯都要讨犹太人的喜欢……」至于非斯都为何有这个转变,路加就没有多解释了,大概政治的角力就是这么写实,身为总督的非斯都为了管辖地的繁荣安定,也没法不向犹太权贵让步,不得已乱搬龙门。

面对帝国政权和地方权贵的政治角力,保罗怎样面对和回应呢?保罗不亢不卑地回应非斯都说:「我现在站在凯撒的审判台前,这就是我应当受审的地方。我并没有对犹太人做过什么不对的事,这也是你明明知道的。」明显地,保罗拒绝接受引渡,原因是他感到害怕吗?不是的,因为保罗连死都不怕,他说:「我若做了不对的事,犯了什么该死的罪,就是死我也不辞。」那么保罗究竟为何拒绝接受引渡呢?看下去你就知道,原来保罗不怕死,不等于他没有担心,他担心被引渡后会被迫接受不公正的审讯和裁决,所以他才说:「他们所控告我的事若都不实,就没有人能把我交给他们。」因此,简单来说,其实保罗是担心的,但他不是担心死,而是担心被冤枉。

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和所有香港人正面对什么呢?其实与保罗一样,如果我们犯法了,刑责就是我们应该面对的,但我们知道修订《逃犯条例》远不止如此。如果我们被引渡,我们所面对的,将是一个彻底人治的司法制度,整个制度只向当权者和富有的人倾斜,无权者和穷苦阶层往往成为被剥削和冤枉的一群。这是连昔日的保罗都担心的,我们今天又怎能淡然面对呢?香港人都是在相对健全的法治制度中成长的,但现在,我们免于恐惧的自由将要被修订《逃犯条例》剥夺了。我们可以怎样做?

昔日,保罗身为天生的罗马公民,所以他运用他的公民权柄,向非斯都总督拒绝被引渡,并要求向凯撒大帝上诉。天国子民与罗马公民的身份,在保罗身上是重叠的,所以他表面上纵然没有政治实力,但运用他的公民权去上诉至凯撒,从某个角度看,也是保罗适当地运用仅有的政治实力去达致天国目的的方法。今天,身为香港的基督徒,面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危急存亡之秋,天国子民与香港市民的身份同样重叠,或者我们运用政治实力的途径比昔日保罗更狭窄,但我们如何为自己的政治实力充权(empowerment),以致能保持免于恐惧的自由,且继续为天国效力?这就要看我们的决心、创意、识见和勇气了。

但愿,我们起码都会从六月九日的大游行开始。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情緒支援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