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參加遊行的靈性操練

今年六月,香港有兩件公共的大事:六四三十週年及六月九日「反送中」。

而這幾日,我們的信仰群體在做甚麼呢?有朋友告知,嘗試在所屬的教會小組WhatsApp組群,轉載有關六四的紀錄片及報道,結果被直接無視跳過,繼續組內有關買樓,及假期一家大小租渡假屋的討論。

另一位朋友告訴我,有人在他教會小組群談論「反送中」遊行,結果被踢出群組!

當然情況也不是一面倒的。坊間出現很多一群群屬於不同宗派的信徒,出來就政府漠視民意,企圖強行修改《逃犯條例》,而發起聯署聲明,以表關注、反對或譴責;然而又有大堂會發出澄清聲明,指自己堂會沒有出聲明……

是我們的信仰,還是我們的信徒有政治/時事/社關潔癖?其實面對社會的大小事件,基督徒該有具備或實踐出甚麼樣的靈性?

有主內肢體問:基督徒可以參加遊行㗎咩?(咩料?)

或許是陳腔濫調的呻吟,但有一種想法仍在傷害信徒。毋庸置疑,我們的信仰很重靈性,但靈性有沒有在處身的世代實踐?即是透過行為或表態,讓他人看見基督徒的靈性,看見基督徒的不一樣,甚至讓人看見基督,即所謂的做好見證。不過,當「做好見證」的方法只是讓別人見到自己個人的道德品格,就容易把信仰看成為修心養性的一套操練,最後造成信仰實踐及靈性的偏側和傷害。

「敬虔」是不自覺呈現偏側的最佳例子。「敬虔」本是「像神的」(Godly)的靈性;而現在很多信徒,因著各種因素,只選擇表達「和諧」的一面,甘當沉默的大多數。一味強調「行善」,缺乏了「行義」的靈性表達。這樣的偏側,是否真正的「敬虔」嗎?

而這偏側,因著近年愈趨動盪不安的社會,造成了現在香港基督徒的災難:以為嘈吓「唔乖」,就是失見證,變得容易自我審查,最後就是講句不滿都覺得有錯。沿着這樣的偽邏輯,難免會出現基督徒不應該參與遊行的想法!

但在我看來,在香港,參與社會運動,就是很好的靈性操練!就以參加遊行為例:

一、實踐愛鄰如己的靈性

其中一個基督徒冷待「反送中」的主因,是他們認為自己根本不會中招,「行得正,企得正」,所以修例根本與他們無關。先不論他們低估了修例後的危機,這種「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正正已經牴觸了愛鄰如己的教導。反而言之,參加六月九日的遊行可以視為「先天下之憂而憂」,實踐愛鄰如己靈性的具體行動。

二、相信盼望的堅毅靈性

有一班曾熱心於社運的信徒,面對香港現況,認為任何行動都沒有作用,非常心灰意冷,決定離場,從此不問世事。

但是沒有作用不等於沒有意義。其實,成效本來就不該是教會和信徒行事為人的根據,意義和靈性才是重點!我們豈不是不計成本地做福音工作嗎?

現況雖然叫人失望,信徒卻不應失去盼望!我們堅毅不放棄地參加遊行,是源於對全能主的盼望。甚至乎,在看似絕望的黑夜,信徒的出現,縱是微弱,也就是劃破黑夜的光。

三、持守公義和真相的靈性

或者有人認為,只有罪犯才應擔心修改《逃犯條例》,那麼就可能忽略了過去廿年前,因法制不一而不能修改《逃犯條例》的歷史真相了。

說到歷史和真相,在福音書中記載了羅馬官長、祭司及猶太人領袖設法隱瞞主耶穌死而復活的事實。而福音書記錄了耶穌復活,除了這是我們信仰的最核心,也正是要留存,要保存宣揚復活的歷史事實。

信徒本來就該守護、宣揚,甚至平反歷史的執著。這是參加每年六四紀念活動的原因。

另外,如果你認為反對修改《逃犯條例》是助紂為虐,讓罪犯逃脫,這種未審先判的態度,已經與公義背道而馳;也違背了香港的法治精神,這就正正是我們「反送中」的最大原因。參加六月九日遊行,就正是持守公義的行為。

基督耶穌是教會的房角石,而信徒要連於基督是大道理。現實掙扎中,我們的心有沒有連結耶穌的心腸?祂豈會轉臉不顧被屈枉的正直?一切的不義是神不能還是我們小信?關鍵在於誰去把社會連結房角石,不是教會,還有誰去呢?!

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靈性沒有踐行是病態。偏側的信仰實踐,害己害群。


(作者為傘城網上教會〔UCC〕牧者。傘城網上教會反送中關注組、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等多個組織,於六月九日下午2時30分至3時15分,在香港中央圖書館外行人路近銅鑼灣天橋底合辦「行在光明 拒絕黑暗——守護我城祈禱會」。詳情/查詢:傳送訊息至傘城網上教會FB專頁/WhatsApp:54034350。)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