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為這城求平安

耶利米書有一段特別的話:「我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向耶和華祈求,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廿九7,《和合本修訂版》)這段話是耶利米送信給從耶路撒冷擄到巴比倫去的眾猶太百姓,勸勉他們為巴比倫禱告。

耶利米竟然勸勉猶太百姓為異邦禱告,因為他的出發點,不是為了異邦政權,而是為了上帝的百姓。對於異邦政權,猶太人當然可以找出相當多不妥善的地方,心底或口中也會經常咒罵。耶利米的勸勉卻是,為了百姓的平安,他們要為那城的平安代禱。他們不是要放棄信仰,不是要虛與委蛇,不是甚麼也不做(但以理和三個朋友為了信仰而不順服君王的愚昧命令,有所為,有所不為,十分明顯),而是要為這城求平安。

對於現今在香港的處境,挑動了全城的神經。然而,作為持守聖經信仰的一群,我呼籲今主日(六月九日)全港教會一同為這城求平安。求上帝的恩典臨到這城,彰顯公義和憐憫,讓人的步伐與上帝同行。

在這平安的禱告之下,我感到有三點,心中期望在此作分享。那是我的憂心所在,也期待上帝的平安臨到。

第一,對於政治的見解,是在人與人之間極易分歧的原因,在教會內部也不例外。可是,我深深期待,在香港教會中,此時此地,任何人都要竭力保持合一的精神。不可以由於任何看法,而產生在信徒之間的裂痕。教會要以禱告支持信徒活出他們的信仰,但如何活出,始終是弟兄姊妹個人在上帝面前的決定。不論是如何回應,只要信徒真誠地相信合乎聖經的教導,就該彼此尊重。

我曾帶弟兄姊妹往德國萊比錫的聖尼古拉教堂。這地方在柏林圍牆倒下前,曾經有七年時間,每週一下午五時在此舉行和平祈禱會。在一九八九年前的七年,正是東德政權愈來愈窮凶極惡的時期。然而,這教堂的信徒從沒放棄祈禱。那不是說他們一祈禱,就甚麼問題都解決,而是他們在祈禱中堅持下去。在禱告中,信徒建立了合一的精神。無疑,他們會有不同處事的回應方式,但他們在主裡是合一的群體。

我盼望,在面對前路時,香港教會能夠保持彼此合一,互相尊重,以愛共守真道。

第二,我是期望在政府中(包括紀律部隊)的信徒,能夠保持克制,光明正大地處事。倘若其中有任何不光明之處,那麼相信聖經的人就必須判斷,他們要跟隨甚麼的。

耶穌的話有一段極難向弟兄姊妹講解:「愛父母勝過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勝過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太十37)耶穌是說明,在要抉擇時,信徒要知道該選擇跟隨誰。對待父母子女尚且如此,何況只是一份工。當然,信徒應做好他的工作,那是職責,但真正忠誠到底的對象,只有上帝。

我對於今週日的遊行安全極為擔心。百萬人在街上,隨時可以擦出星火,讓懷惡意者製造事端。我強烈建議,香港紀律部隊保持克制,因為你們要保護的是市民。更不可以懷著惡念,想要有任何不好的事發生。六月六日晚上,有人在軍器廠街近灣仔警察總部對開縱火。事後,網上大多對肇事者是誰,抱有極度懷疑的態度。這正顯示,市民大眾對於警方抱有不信任感。誠然,警方有責任找到肇事者,但請在同一時間保持對守法市民的尊重,更不可以讓二○一四年警方使用暴力的情況重演。我認識極多盡忠的警察,不少是基督徒,對他們欣賞和尊重,故此絕不期望香港警察的聲譽受損。請記著,你們的首要責任是保護市民。敬請謹記。

第三,我並不認為,這個星期日的遊行,是一切問題的終結。那只可能是漫長路程的一站。從晚清在外洋留學歸來的知識份子(其中不少是基督徒)開始,眼見清廷腐敗,勇於提出改變的方案和行動。然後,經歷五四,經歷戰爭,經歷政治動盪的歲月,經歷六四,一直走到今天。自由、民主、科學和法治,這四點,在中國仍然遙不可及。其中有三點不用說了,即使是科學,驟然好像中國人可以上月球,那也不錯,可是一個國家有這麼多抄襲,即使有「科學」的硬件,卻沒有「科學」的求真精神,仍然遠離五四學生的訴求。

路是很遙遠。要走下去的路,也許行得辛酸,也不是一蹴即就,甚至不知何時是終點,但這一步是有價值的。

為這城市求平安。

 

筆按:萊比錫的聖尼古拉教堂。一九八九年十月九日的祈禱會。
那一天是東德四十週年國慶,信徒在此為國家禱告(他們已經每週在此禱告了七年),為這城求平安,然後出外遊行。
一個月後的十一月九日,柏林圍牆倒下。今天前往柏林參觀剩下來的圍牆,可以感到昔日德國信徒的祈求,在無望中是如何有力量。

(原載於作者FB,蒙允准轉載)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