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新聞消息

教會研討會對論《逃犯條例》修訂
梁美芬張達明同台交鋒

【時代論壇訊】近月政府積極推動修訂逃犯條例,社會對此爭議甚大。不少人擔心,通過修例後對香港的法治、自由帶來嚴重威脅。崇真會救恩堂社關組於六月五日舉辦了一場相關研討會,邀請了支持修例的梁美芬議員以及反對修例的張達明講師,同台討論修訂的利與弊,有過百人出席。

大會主持施臻遉大律師首先提到,今次修例牽涉503章《逃犯條例》及525章《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移交安排由中國除外改為包括所有國家的政府。故此有人稱堵塞漏洞,但亦有人擔憂修例會打破中港防火牆。移交過程中,行政長官是最終決策者,發出證明書後就可移交,但有人認為這會變成人治,並不透明。至於525章的修訂,都是剔除「中國以外」的字眼。

梁美芬

梁美芬:修例已平衡各方利益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稱,修例目的只為打擊犯罪。她稱自一九九九年起已倡議與中國簽移交協議。很多人擔憂這次做法形同大開中門,她則稱有提醒政府現時修例涵蓋很多法治狀況不佳的國家。國際間的慣常做法是該疑犯觸及雙重犯罪(罪名於兩地皆是罪行),亦會採取先捕先審的原則,並剔除政治、宗教犯,而如果移交後可被判死刑的疑犯,慣常則會不移交。梁美芬指在今次修例中,會列明若該疑犯的罪行在香港視為犯法,且可被判囚七年以上,但香港無權審理案件的情況,才會觸發移交。

梁美芬指,現有條例不包括中國及台灣,修例後將涵蓋兩地,而現時草案已將門檻提升至七年,亦會於行政上加入更多限制,同時會設立觀察員制度。有人認為提升門檻是傾斜商界,梁美芬指這正反映商人對修訂最感擔憂,而非政治犯。她稱,政府回應她的訴求,剔除九項罪行,包括稅項、知識產權、不誠實使用電腦等,保留的主要是嚴重的刑事罪行。她強調,最初政府寸步不讓,經過很大努力才得來二次修訂。不過,她表示由於事件已提升至國際層面,所以各界不要期望草案將有第三次修訂。雖現方案非完美,但已平衡各方利益。梁美芬坦言,其實政府內部對要為草案作出修訂感到不滿,認為應寸步不讓,現時已是盡量做到最好。

張達明

張達明:香港幾乎無法抗拒中國引渡請求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首先稱,梁美芬的解說正確,但他指當年明文剔除中國,符合立法時的共識。若這被指是漏洞,相信都是故意的。他指出,過往已有討論如何處理移交疑犯到中國的問題,一直以來都是說要再討論。若案件涉及國防、外交,則會按中國要求移交,體現對等關係。

張達明質疑,修改條例後,遇上中國提出的移交請求,特首幾可肯定答允。雖然港府稱已參考英、美做法,並提升至中央層次才可提出請求,但中港之間並非對等關係,加上內地可以以其他罪名如串謀詐騙提告,包裝內在的政治理由,在此情況下特首難以抗拒;香港法院只會按條文審理,疑犯亦不可就罪行本身作出反證,故兩者把關的有效度會成為一大疑問。張達明以顧約瑟牧師為例,內地就是以經濟犯罪為理由提告。他更表示,香港法院如何判決都會有爭議,加上法院理論上不能不信中央,反抗的話後果會更嚴重。

張達明亦補充指,現行條例中除中國外,其他未有與香港簽訂引渡協議的國家都可申請移交疑犯。特首、立法會及法院會有三重把關,當中立法會就是以是否通過相關附屬法例的形式作出決定。不過修例後,立法會就不能再行使監察角色,質疑立法會何以願意自我放棄權力。

修例並無迫切性

張達明認同今次修例猶如中門大開,更甚的是過程中只有二十日半的公眾諮詢期,而且立法會不設法案委員會,甚至傳出月底將通過修例。張達明批評,如此重要的修例,且出現巨大爭議,不應如此倉卒通過。針對陳同佳的案件,即使他刑滿出獄,相信他也不敢輕易離港,有需要時亦可施予臨時拘捕,故此現時政府並無迫切性要繞過所有機制進行修例。

雖然政府公布的行政措施加入更多保障,也是公開承諾,但當中特首是可按酌情權去決定實行與否。張達明質疑,若保障如此重要,又只屬標準要求,就更應列入於條文之內。

港府有誤導公眾之嫌

張達明批評,港府有誤導公眾之嫌。雖政府稱已參考聯合國相關範本,但範本本身已明確指出若請求國無法進行公平審訊,則不可安排移交;英國亦有同類規定。政府若完全跟隨做法,法庭雖可依例處理,但這猶如為法庭帶來政治難題。

張達明質疑中國法制尚未符合國際的人權保障標準。在內地,仍有審判委員會的制度,名義上獨立審判,但委員會內有黨委書記指示法官的判決,內地文化亦可私下向法官施加影響,中國憲法亦指明共產黨是最高權威。他質疑,若中國目前的法治是可信的,並無必要於條文上為中國施加不同限制,一國兩制亦可予以廢除。

梁美芬相信本港法官可有效把關

於答問時段,張達明補充說港府曾稱修例後撤去立法機關的角色只是跟隨英美的做法,但他指出英國法例列明提出引渡的國家需提供最低人權保障,過程中兩國要處於對等地位。不過他相信中國可每次都以個案形式提出移交,日後再不需討論長期協議,加上修例後香港不能向中國提出引渡要求,並不公平。至於有意見認為修例能使香港不會成為罪犯天堂,但張達明質疑這只是中國的理解,並不反映國際社會長久以來的看法。目前立法會可對移交罪犯把關有其重要性,以免令司法機關承受政治壓力。此外,從內地對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審訊中可看到,法制的透明度還有很大疑問。

不過,梁美芬並不認同張達明的看法。雖然她承認特首與中央之間的從屬關係會令把關功能難以發揮,但她相信香港的司法獨立行之有效,法官可獨立處理有關引渡聆訊。縱使法官在判決中受壓,法院會在份內做好把關工作,外界不應質疑本港法院會懼怕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即使被中國申請引渡的疑犯是政治犯,被控告時涉及其他罪名,她相信本港的法官有能力判斷案件是否涉及政治性,作出適當的裁決。由於港府曾公開表示將以行政措施的方式加入限制,例如請求國需進行公開審訊及不能強迫認罪,縱使特首仍有酌情權加以考慮,但她認為這些是一種政治承諾,法官判決時亦會考慮在內。梁美芬相信,若日後真的出現內地要求香港移交某位疑犯,案件將會受全城關注,將不會出現強迫認罪、祕密審訊的情況。她亦指出,過往香港需移交疑犯至其他國家的案件,向來也沒有經過立法會審議,而加拿大法院處理孟晚舟的引渡申請時,亦沒有經過立法機關,所以不成問題。

難以信服中國法制

梁美芬的回應未能釋除在場會眾的疑慮。台下有一位晶片廠東主直言不信任中國的司法制度,對修例感到擔憂,同場亦有部分會眾擔心中國不按本子辦事,會被中國捏造控罪,難以信服中國的法制。有會眾同意張達明的說法,相信中國會以其他罪行為由,要求移交政治犯,而特首及法庭分別受制於與中央的從屬關係及判斷上的壓力與限制,把關形同虛設。有財經界、建築界及教育界人士更批評,修例形同否定一國兩制,破壞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甚至會觸發外資對香港失去信心而撤資,美國亦同時制裁香港,帶來重大打擊,促請建制派議員三思支持的決定。有關最初觸發政府提出修例的陳同佳案,有會眾問及修例後可如何處理該案,或是可否為修例設日落條款。

有信徒則擔心,過往曾參與內地事工,以至曾奉獻資助內地的教會,日後可能會被內地秋後算帳,指控涉及經濟犯罪。至於法官受壓問題,有會眾認為梁美芬所爭取的未能解市民真正擔憂,難以相信本港法官真的能不受壓地審理內地的引渡請求,加上現任法官將陸續退休,未能完全相信新一代法官真的可完全承受內地的壓力。香港失明人士協進會會長莊陳有則指出,二次修訂中將罪行刑期門檻提高至七年,導致犯下「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疑犯將不被移交,做法並不合理。

修例時機未成熟

張達明回應指,歸根究柢是港人不信任中國法制。他認為政府提出的額外行政措施應寫入條文中,不只對特首有保障,亦有助建立港人信心。理論上,移交過程中雙方地位不一定對等,但港人要求中國須達到最低的人權保障、進行公平審訊,都是合理要求,但顯然現時中國仍未做到。既然時機未成熟,則並無必要從速修例。張達明建議,若政府認為應設有觀察員制度,可先落實此安排,再討論修例。

關於莊陳有的提問,張達明同意湯家驊所指不應有例外,而建制派建議剔除部分罪行,政治現實上可理解,但古語有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修例正是違反此原則。張達明強調,他並無質疑法官的獨立性,而是憂慮法院的權限問題。若最高人民檢察院以其他罪名包裝政治理由,事主也無法證明案件帶政治性質。若本港法官質疑內地的引渡申請出於政治原因,會為本港法治帶來更大衝擊。若只需處理陳同佳案,張達明稱現已有多種方法。修例後理論上內地可要求引渡陳同佳回內地受審。即使如梁美芬所言內地有公平審訊,但可能只限部分案件。若有個案觸及中國底線,更可能只可全盤接受中國安排。

關於陳同佳案的後續處理,梁美芬指陳同佳不會被送回內地受審。只要港人的違法行為不是於內地發生,是不會被送回內地受審。草案經過二次修訂後,很多罪行已被排除,不過部分不應排除的嚴重罪行也可能因而剔除。而政府亦表明提出引渡的國家必不會判處死刑,才會允許移交疑犯。

對於教內人士的擔憂,梁美芬認為香港法官能判斷案件是否暗藏宗教原因,亦會對本港教牧因北上培訓內地牧者而誤墮法網予以理解。目前,她只可爭取政府以行政措施方式為引渡設限,相信法官亦會加以考慮。對於部分會眾的擔憂,梁美芬表示予以理解,也曾直接向特首及港府官員反映,亦有說明內地法治的不足。不過,中港的司法管轄與香港及其他國家之間並不相同。既然有從屬關係,就要負上應有責任。

預料中國將高調支持修例

梁美芬相信,政府提出修例的初衷只為處理陳同佳案,並沒想過會引發巨大爭議。對於政府提出修例,她坦言建制及泛民都有憂慮的地方,本來亦想於立法會設立法案委員會討論。不過梁美芬指,現時事情性質超出陳同佳案,出乎中港政府意料之外。她指近期反對派尋求外國支持,多國政府亦有表達關注,令事件提升至國際政治角力問題。她預期,未來中國會高調表態支持修例。於政治層面,她相信不可能撤回修訂或為條例設日落條款。她稱曾向建制派內部及中港政府表明事情將來「走樣」要負上責任。將來她亦會好好監督實施情況,若出問題亦會發聲關注。

於總結時,張達明認為梁美芬不應為政治現實不理良心而投贊成票。他警告,通過修例後犧牲的會是港人、一國兩制,並失去中港法制的防火牆。梁美芬承認,過程中政府無做好諮詢工作,但她從來也支持修例,堵塞現存漏洞。重要的是,政府確有回應她大部分訴求,於草案剔除部分罪行,故此她將會對修例投下贊成票。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