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为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会议员提名祷告吧!

无论你认为周日游行抗议《逃犯条例》修订的人数有多少,一个无法否定的事实是,这次游行抗议的人数是回归以来的新高,显然较诸二○○三年抗议「廿三条立法」的人数还要多。当年游行,逼令政府撤回草案,同时也使到两位高官和董建华最终离职。如果这次的游行人数只是几万人,政府必然会打民意牌,但事实是,气势如虹的民意使到特首、高官和建制派所有的立法会议员极其尴尬难堪。不幸的是,视民意如草芥的特首依然执意强推《逃犯条例》修订,持续的谎言和傲慢的态度使到游行群众的情绪由和平转向愤怒,一众建制派议员慌乱归队,不但罔顾如火如荼的民意,更粗暴地意图在不到十天内匆匆二读、三读通过草案,把愤怒群众的情绪瞬间推向沸点。

昨天早上八时半我来到金钟添马鑑政府总部,在桥上看到夏慤道全线已经被成千上万的示威群众所占据,依我观察,九成以上的示威群众都是青少年。看着桥下示威的群众,心中感到无比凄苦,为这城市有说不出来的叹息。记得二○一四年秋天,我几乎每天都上到这里来,经常问自己说:「究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才会使到川流不息的车流突然截流呢?」二○一五年初,在桥上同一地点望着桥下的车流,我又对自己说:「噩梦过去了,截流不可能再发生了。不会吧?」没想到,不到五年,同一情景又现在眼前。

我知道基督教各团体这几天为这城市逼切祷告,教会必须反思,这城市在危机中,难道教会和信徒对这危机没有责任吗?这城市如果有转机,可以转危为安,教会和信徒愿意为这转机付出什么呢?因此,我建议大家不要只是抽象地求平安、求智慧,而是要具体地为这城里的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会议员祷告,求主让他们有勇气站出来,为这城市发声、谋复和(对话、聆听、共识),即便这意味着他们因此可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要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

他们必须知道,他们首先要向上帝负责任。如果耶稣基督是主、是上帝,凯撒就不是;如果他们所相信的圣经上帝是掌管历史的上帝,凯撒就不是。他们在众人面前的言语和行为是一个活生生的见证,清楚展示究竟谁才是他们的主。其次,他们要向所有的香港人负责任。他们曾经庄严宣誓,要「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他们必须扪心自问,政府仓卒修订逃犯条例所造成的社会混乱和撕裂,难道他们真的完全没有责任吗?修订过程和之后所发生的暴力冲突,难道他们真的认为应该由青少年承担所有的责任吗?

再其次,他们要向教会负责任。肯定会有人感到奇怪,为什么基督徒高官和立法会议员还要向教会负责任呢?这岂不是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原则吗?其实不然!这不但是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曾经在公共场合高调表明自己的基督徒身份,不但是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曾经要求教会、教牧和信徒为他们祷告,更因为他们今天仓卒为香港所作出的决定,确实把许多青少年推向抗争的不归路,当中有不少是基督徒。自五月底来,许多宗派教会、堂会、教牧和信徒都因社会的严重撕裂和分化,或发声明、或作呼吁、或发起联署,并在其中清楚表达这是基督信仰对社会应有的关怀和责任,这些来自信仰团体的声明、呼吁和联署难道对这些基督徒高官和立法会议员完全没有意义吗?难道他们可以完全不认同当中的信仰原则吗?

无论在哪一个职场中,基督徒总有可能在面对一个场景时,发现必须对自己说,「我会这样做(或者,我不会那样做),不是因为我的专业判断与别人有所不同,而是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他应该做的祷告就是,「上帝呀,求你让我有勇气和力量这样做(或者,不那样做)。」

昨天下午警方和示威者在夏慤道和龙和道对峙的局势突然急转直下,九二八催泪弹白色浓烟笼罩全场的景象再现金钟。流血冲突的严峻局势不容我们只停留在声明、呼吁和联署的层次。我因此恳切呼吁,教牧和信徒即刻直接联系自己所认识的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会议员,要他们站在信仰的立场,为香港站出来,为这城市发声、为社会谋求复和。我恳切呼吁,为每一位基督徒高官和立法会议员提名祷告,但愿他们彻夜不得安眠,直到他们为这城市谋得平安!

香港在急速沉沦中,教会必须祷告,更要在撕裂和分化中体现复合和救赎的福音。

(作者为Quest Institute主席)
 
iQuest道在人间系列『道在人间』的稿件来自iQuest﹝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
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
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间的对话和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情緒支援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