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們的見證

八十後牧者手記——少受傷、不割蓆、不篤灰、不被捕

612遊過金鐘一回,逗留得最長時間,又是個人野餐的第一站——癲華道,我這位中青牧者被一眾青年人感動 ,走到最前線,右手擔傘,左手扶鐵馬,口則叫囂。身在其中,猶如眾人皆弟兄,熱血沸騰。不過始終血肉之驅,敵不過肚腹的需要,去了世上最廉價的快餐店,卻因太多人的緣故,與友人到了不用排隊的鄰店,坐下醫肚。這一刻,回想起五年前的雨傘運動,十多年前遊行前後,無論怎樣久,怎樣迫人,同行的都會誓死要吃到那個超值套餐。人開始老了!多年來,金錢帶來的方便及物質的生活享受,使我在驅殼以外的靈魂都老了。

午飯過後,走到全場最平安並深入民心的"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及警力人手最薄弱的景點。牧師好像希望站在市民與警察的中間,這點值得欣賞。不過論實況的話,在較早的時份的確如是,但當戰線打開了,地點雖不變,位置上卻變成市民的後方。不過個人最不安的,是回想起兒童主日學學習的好撒瑪利亞人,面對有傷者的時候,世上果真有「掂行掂過」的祭司及利未人,同時間撒瑪利亞人則十分緊張,上前支援並送上物資。逗留一小時便走了,看到的也有限。

景色怡人的綠草地,襯托著休閒的野餐市民,惟每隔三米站著的警員與象徵恐懼的雙層鐵馬,破壞了氣氛。而最勇武的龍和及最無知的磚牆(在此非指暴力,而是知識,沒有水泥的磚如同一盤散沙,看來香港的十二年免費教育需要加入裝修,以加強日後抗爭之路),本人只有遠觀,不多著墨。

凄美的故事,總需要一位女主角。師母中午完成了老師的工作,由北區趕來。她美貌與智慧並重,惟十分怕事。在後方,我與她會合之際,癲華道發生衝突,我拉著她的手,一邊衝,一邊問:「你怕不怕?」她搖頭,重複數次。直到天橋的底部,與最前線有十米距離,她露出害怕的表情。我知道,我倆要暫時分開。獨自走上最後的十米,眼罩、雨傘、頭盔一一有人奉上。上到最前線,一邊大量噴射胡椒噴霧,另一邊憤怒地向前推進。混亂了一段時間後,一位拿大聲公的中青,要求青年人冷靜下來,反問推前的意義何來等等……但由於新加入的人太多,特別是知道前方的人已食了胡椒噴霧,便繼續向前衝;自己與部份人則花大量的力氣,把推倒了又卡住的鐵馬拿起來,重造防線。不久,自己發現全身已中噴霧,只好退回找妻子。當時救護站沒有生理鹽水,只能用冰水沖洗,便站回較後的位置休息,相約團友。

不久,市民衝破了防線。再過五分鐘,警方便開始發射催淚彈,市民後退。不過,這一輪的催淚彈因吹南風的關係,警方自食一半。在場有不少中學生及大學生,幾位女孩子席地而坐,放聲大哭,喊叫:「點解你哋要咁對我哋?」我相信他們是人生第一次親目香港人對香港人發射催淚彈,我又回想起佔中時與第一枚催淚彈只有五米之隔,當時心中只有怒火及仇恨。這心靈的醫治,是需要漫長的時間及良好的聆聽者,求主憐憫!

待煙散了,大家行回夏愨道,發現有數位青年一直倒地,也有坐著等待清洗噴霧,一直吸著令人心酸的氣體。這時,市民都沒有任何動作,警方再次發放數枚催淚彈,這次射得遠了,十分刺眼及令喉嚨不舒服。絕大部份市民後退百米,並進入力寶中心。這一次,不少人因煙霧以致流淚或未能開眼,十數位市民拿出生理鹽水與其他人洗眼。友人問我,為何你不受影響,不會流淚?我回答,我的淚線是有毛病的,十分困難才有淚水。

這時,知道有人中槍昏迷。我們的怒氣驅使我們食催淚彈後,行回合宜的位置,表達我們的立場、支持那些甘願走在最前的市民。如是者,發射催淚彈,走回去,發射,走回去,來回很多次,我們的血肉之驅,向著無情的政府及絕無手軟的警方親近。這時,師母的眼濕了,我問她:「你還留下來嗎?」她點頭,我也有一種複雜的感受,眼也終於濕了。

拿出手機,看到信息,一位早已沒有返崇拜的團友,請求其他團友為中槍的司機祈禱。這是無助的請求。自身難保時為他人思念的情,也提醒了我這位牧者也繼續祈禱。晚上,自知限制,對不起,退去了。說到這裡,要提一提醒大家,請不要再用「平安」的字眼作問候,因為其實每一個曾盡力留下來的人都不願意回家,就算平安回家也不願重複回答:我平安了。因為我們留下了一班情緒將要失控又手無寸鐵的市民。

我們退去後,回到教會,與自己最親密的團契一起禱告。心情平復了,也整理好自己在翌日早上寫下的這篇手記。

很多人問我,青年人安全嗎?他們要為青年人的安全祈禱。在此感謝一切的關心,但我們同時需要成長,因為我們經歷過佔中,我們有了經驗,我們的祈禱內容應該能更成熟。我們沒有成長,但青年人都成長了。只論612青年人無組織的自發抗爭,是十分有秩序,以沒有籌備的角度來看,在數小時建立一套卓越的物資管理、欠缺高科技通訊下的資訊交流、急救的處理等等,他們進步了。由五年前80s及90s主導的雨傘運動,傳承到今次的90s及00s為主的「佔鐘」。在記念他們的不足同時,也請為他們感恩,為他們被教育至這樣的素質而驕傲,為他們為我們及一眾牧者擋在暴力的前面。這樣的禱告,才讓青年人的行動,成為我們成長的養份。

最後,我記念戰場前後內外的肢體,亦特別欣賞參與反送中第二役仗的朋友。我相信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會繼續成長,不受傷、不割蓆、不篤灰、不譴責、不被捕。(編按:「篤灰」指暗中指證罪魁禍首。)

再最後,戴返個頭盔先,以上十惡不赦的騷亂內容未經本人驗證,真實與否,請自行判斷。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