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特寫

攝影記者在金鐘六一二

【時代論壇嚴正聲明】

本報攝影記者鄭樂天在六月十二日採訪金鐘清場時,遭到警務人員粗暴對待*,妨礙新聞採訪,本報深表憤怒,並嚴正譴責警方侵犯新聞自由之舉。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在六月十三日記者會上,對於記者不滿遭暴力阻撓採訪,曾表達歉意和跟進意願;我們期待警方認真改善,今後貫徹尊重新聞自由及採訪權利的原則。

基督教時代論壇有限公司
2019年6月13日

*詳參鄭樂天的分享文章


攝影記者在金鐘六一二

文、攝:鄭樂天

大部份男孩子小時候的理想是當警察。每當四歲兒子小眼睛流露著對警察的仰慕,拿著玩具警車四圍幫人,我內心都有很大的掙扎。近年身處香港抗爭中,親歷警察對群眾的踐踏,市民和其訴求如阻腳石,叫我如何教導兒女「遇事找警察」?

六月十二日在金鐘採訪警察清場,第一顆催淚彈在龍匯道發射,我先在中信大廈接駁天橋上,在沒有阻礙執勤的情況下拍攝。武裝齊全的警員情緒亢奮近距離向我揮棍,威嚇阻止採訪。

清場路線步步由政總推向灣仔,在夏慤道與紅棉路交界、金鐘太古廣場對開,記者群與市民一同吞接催淚彈。雖保持安全距離拍攝,我多次被警察捉臂強行拉開,粗暴阻止採訪,即使表明記者身份:「請放手,我是攝影記者,你開口講就得,不用動手。」警察繼續拉趕,我重複:「請放手,我有採訪的權利。」警察漠視回應:「咩話?我聽唔到你講甚麼!」在人流散落的大馬路上,對方繼續推盾驅趕。

最令人感觸的大反差是:在催淚彈如雨散落的添美道,不少墜落點落在記者群當中,馬路上的市民多次呼喊:「保護記者!保護記者!」記者一向獨立自足,傳媒天職是監察當權者、為弱勢持平,但頭戴軍用盔頂的我竟被群眾視為保護的對象。雖曾經歷大大小小的對立場面,深覺沒有任何裝備可以緩減內心的震撼和悲憤,靠的是指望上帝同在,在催淚彈和感觸淚水的朦朧下忍耐完成使命。 

在平常日子裡,父母教子女「遇事找警察」,但在政治威權下,警察卻已失去辨別是非、憐憫和克制的能力。於此,呼籲政府及警方尊重傳媒工作者的採訪權利,對有訴求的市民包括學生及老人家,保持克制及停止使用暴力。

(作者現任自由攝影師及浸會大學攝影講師,曾任《明周》、Hong Kong Standard及各大傳媒逾十五年。)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