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时代讲场最新文章

从《雅利安条款》看《逃犯条例》修订

1933年4月7日德国第三帝国通过《雅利安条款》(Aryan paragraph),其实是有关公务员服务修订案,美其名为重建公职体系。条款修订为要补塞漏洞,保持公务员的优贸服务,禁止任何有犹太血统的德国公民可以合资格投考公职。这条修正案当时没有引起社会太热烈讨论下就通过了。

不久,执政的纳粹党于4月25日将有关条款扩大至「教育条例」,即任何犹太血统,或非纯正雅利安血统人士,不能入读公立学校。到6月30日,条款更引伸至婚姻法,只要你的配偶具有犹太血统,你就会失去政府公务饭碗。

接着,犹太血统的德国公民被排除在公共医疗系统之外,他们不能作新闻工作者,不能参与文化表演,不能做农务,犹太裔国民被整个社会排挤。《雅利安条款》修订成为导致日后犹太人被大量屠杀的法治起始点。

八十六年后今日,《逃犯条例》修订,如同《雅利安条款》一样,一旦通过,就会成为执政者的侵权工具,以恶法限制港人的自由。做生意的,忧虑随时会被人诬陷。网上发表言论的,被人指控为发布虚假消息的,可以被判坐七年监,这是内地最新公布的刑期。

1933年德国有一位年轻牧师名叫潘霍华,他知悉通过恶法后,所有有犹太血统的牧师要被迫离职,因为德国教会牧职属于公务系统。他当时写了一篇文章:〈教会与犹太人问题〉,提出教会要有所行动。面对《雅利安条款》,潘霍华列出三个应对行动,可以作为我们基督徒群体行动的参考。

潘霍华一开始表示,教会基本上对政府善尽职责没有反对的理由,教会没有权力直接针对政府特定的政治运作表达意见。

1. 质疑政府

教会质问政府,乃是帮助政府重回正轨,履行其正当作为,从而带来法治与秩序,否则就为整个社会带来违法与失序。最近,两个律师公会、专业团体、立法会议员、各界人士,包括教会等不断提出质疑。

潘霍华认为,倘若政府制订法律过于严苛,政府就会过度伸张其权力,剥夺了基督教信仰的各种权力,这是荒诞的情况。教会之所以反对政府侵权行为,原因在于教会比较了解政府以及其作为的限度。任何危害基督教传福音的政府,或不断侵犯人权与自由的政府,乃是自取灭亡。

以古鑑今,我们质疑政府匆忙立法,不理会民意,不尊重法律界意见,强行拆除中港两地的防火墙,使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我们合理的质疑,乃劝导政府能按上主心意做回本份,所有立法会议员也是做回本份,非听命于中央权势,乃是按良知投票。

2. 协助受害者

教会第二项责任,就是协助被政府作为所伤害人士,对所有阶层的受害人都担起无条件的义务,即使他们不是基督徒。

现今教会发声,不是因为教会内有很多犯罪的逃犯。我们承认在公义上主面前是罪人,我们常常认罪悔改。我们看重的罪高于人世间法律所定义的罪。当我看到应该帮助的有需要人士,但不肯主动帮助,按照圣经标准,这是「疏忽之罪」。

圣经律法高于人间法律。「他若不是出于预谋,而是神交在他手中,我就设立一个地方,让他可以逃到那里。人若蓄意用诡计杀了他的邻舍,就是逃到我的坛那里,也当把他捉去处死。」(出廿一13-14,《和合本修订版》)

摩西五经提及上主要求设立逃城,当时司法体系不完善情况,逃城设立使误杀者于逃城得到庇护,不是所有逃犯宣称误杀就可以做政治难民,乃有众长老审查核实,方能住在他们中间(书二十1-6)。误杀者要住在逃城,不可离开,直到大祭司死后,才能恢复人身自由,返回原居地。

圣经律法情理义兼顾。政府官员声称为台湾杀人犯伸张公义,但台湾政府已表明不接受有关修订条款。政府官员不断以谎言欺骗我们,中央官员已表明任何港人或外国人,只要危害国家安全,就有机会被引渡回内地。中国没有司法独立,法庭乃为政府服务,这正是港人的恐惧。我们还可以接受港人港审,「送中」肯定是我们心里难以接受的政治现实!今天很多港人上街游行,就是不信任这个常常违反承诺的中央政府。

3. 阻止恶法

第三个行动,教会不只是要为被压在轮下受害者裹伤,更要阻止失控车辆继续前进。教会在非常时期采取行动,直接对抗政府以阻止其行恶。当有宗派或团体可能程序上出了小问题,笔者表示谅解,重要是在大是大非课题上,有明确的道德勇气。

基督徒如同香港人一样,要守护真理、守护人权,拒绝谎言,拒绝恶法,反对政府以立法方式侵害我们原有的法律保障。

六月九日是圣灵降临日,就让我们众儿女被圣灵充满,一起说「预言」,预言就是真确言语,我们讲真话,拒大话,一起行出真理,共同成就上主的公义与仁爱 !

(2019年6月9日「行在光明、拒绝黑暗」守护我城祈祷会,笔者分享之讲稿。)

编按:本文转载自香港教会更新运动网站,作者为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防疫1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