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面對絕望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弟兄們、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上帝。他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現在仍要救我們、並且我們指望他將來還要救我們。你們以祈禱幫助我們、好叫許多人為我們謝恩、就是為我們因許多人所得的恩。」(林後一4-11)

記得在五年前雨傘革命的旺角小聖堂裡,曾經有人罵我:「警察清場你還唱聖詩祈禱幹甚麼?」時至今日,又有人去唱聖詩、去祈禱了。斥責的聲音依然存在,但這次斥責的聲音已經微弱得多。然而,這並不一定是好事。

自己能力所及之事,人往往不會祈禱交託上帝。自己力有不逮之事,人往往總是祈禱交託上帝。你不會祈禱說:「求主幫我刷牙洗臉」、「求主幫我洗衫煮飯」,因為刷牙洗臉、洗衫煮飯都是你自己應該可以掌握的事情。不過生活上大部份事情往往介乎於可掌握與不可掌握之間。例如成績,看似是可以透過「努力讀書」掌握;然而,考試當日的精神與健康狀態,卻非我的意志能全盤掌握。

而社會運動則常介乎於可掌握與不可掌握之間。一個人選擇抗爭,當然是認為自己有可掌握之手段作出抗爭,例如遊行、集會、衝擊等。然而,抗爭的結果並非個人意志能控制的。你堅持佔領,不代表香港必有普選;你堅持反擊,不代表旺角必有夜市;你堅持對抗,不代表《逃犯條例》修訂必定撤回。政治角力總是超越個人能力之控制範圍。

但有時候我們很自信——自信得認為我們可以只靠一己之力成功爭取——結果我們即認為毋須祈禱,毋須交託。結果我們只是面對更大的絕望。當我們真正意識到自己無能為力之時,即徹底崩潰,無法振作。

面對絕望,承認自己限制,並非等同無所作為。反之,人正正要用盡一切手段,一切方法,才能意識到自己的限制,知道何為我可掌管之事,何為我不可掌管之事。保羅說:「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上帝。」(林後一9)即是此意。意識到自己能做甚麼,不能做甚麼,知道自己應該把何事交託予上主,正是我們每一個人需要學習的地方。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