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社評

絕地裡,我們唱一首讚美詩

香港的歷史,一定會記下二○一九年六月兩場相隔只有一星期的百萬人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這是歷史的分水嶺,更是社會人心的分水嶺。自此以後,自己香港自己起來守護,這份意識透過百萬計親身坐言起行的市民,植根本地和海外的香港人社群裡,成為公民社會得以強大的源頭,抗衡極權壓境的侵蝕;也透過國際媒體與社交網絡,植根在世人記憶之中,成為地球村一眾鄰舍嚴加守望的原因。

由中華大地政局到世界地緣政治,大勢並不是一兩場百萬人遊行所能左右;然而,當狹縫之中的崎嶇香江路還要繼續走下去,有沒有一份能夠讓人人多走一步的心底動力,就非常重要。這份動力,來自經驗,更來自信仰。這信仰並不是一份如何捱過今天的念力和意志力——連強推修例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會說,自己是靠著宗教才能撐到今天。真正能讓香港能走下去的這份信仰,是確信那公義和憐憫之主,願意俯就我們這些卑微的人,且戰勝死亡。祂曾經道成肉身在人世,經歷人間苦難和試探,只是沒有犯罪;我們也要靠著祂的救贖,學效祂的公義和憐憫(而不是那靠權力與傲慢來維持的「羅馬平安」),明辨是非,願意聆聽軟弱者(在中港引渡的威嚇下,每一位港人都是弱者),與他們同行,走過前面的浪急風高。要站在這生命的基線之上,這真平安的起點,我們才不容易被那愈見惡劣的缺憾世界所蒙蔽和威嚇,能讓祂的話在黑暗裡成為腳前的燈,路上的光。除了上帝,我們別無倚靠。

在公義之主面前,我們每一個都要深切反省自己的軟弱與不足。手握公權力的政府負責人,更要如此。林鄭月娥政府強推引渡及司法互助的條文修訂,其理據的虛妄,在於不斷強調修訂條文能為任何地區的移交個案提供人權保障,卻一直漠視和迴避香港社會對內地司法制度的不信任,而這不信任有其真真確確的事實基礎。今次修例一役,香港社會對林鄭月娥政府的信任滑至谷底。在制度裡,沒有任何人不能被取代;若更換特首能讓特區政府重拾有效管治,誠屬美事。至於兩次百萬人遊行,能否為香港社會爭取真普選注入新動力,讓香港社會的人權與自由得到更穩妥的保障,免受恐懼侵蝕,不再需要次次靠百萬人遊行來挽狂瀾於既倒?這是香港社會的下一里路。

在今次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運動裡,一首短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由政府總部門前為香港禱告不斷的信徒教牧開始唱頌,群眾環迴和應,緩和每一個警民對峙的場面,漸漸演變成整個故事的主題曲,不分教會內外。調子沉鬱的輪唱,在張力處處的局勢之中,訴說人世間還有這樣的一份觸動,面向上帝發出讚美與吶喊。「願罪人從世上消滅!願惡人歸於無有!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哈利路亞!」(詩一○四35,《和合本修訂版》)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