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社评

绝地里,我们唱一首赞美诗

香港的历史,一定会记下二○一九年六月两场相隔只有一星期的百万人游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这是历史的分水岭,更是社会人心的分水岭。自此以后,自己香港自己起来守护,这份意识透过百万计亲身坐言起行的市民,植根本地和海外的香港人社群里,成为公民社会得以强大的源头,抗衡极权压境的侵蚀;也透过国际媒体与社交网络,植根在世人记忆之中,成为地球村一众邻舍严加守望的原因。

由中华大地政局到世界地缘政治,大势并不是一两场百万人游行所能左右;然而,当狭缝之中的崎岖香江路还要继续走下去,有没有一份能够让人人多走一步的心底动力,就非常重要。这份动力,来自经验,更来自信仰。这信仰并不是一份如何捱过今天的念力和意志力——连强推修例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也会说,自己是靠着宗教才能撑到今天。真正能让香港能走下去的这份信仰,是确信那公义和怜悯之主,愿意俯就我们这些卑微的人,且战胜死亡。他曾经道成肉身在人世,经历人间苦难和试探,只是没有犯罪;我们也要靠着他的救赎,学效他的公义和怜悯(而不是那靠权力与傲慢来维持的「罗马平安」),明辨是非,愿意聆听软弱者(在中港引渡的威吓下,每一位港人都是弱者),与他们同行,走过前面的浪急风高。要站在这生命的基线之上,这真平安的起点,我们才不容易被那愈见恶劣的缺憾世界所蒙蔽和威吓,能让他的话在黑暗里成为脚前的灯,路上的光。除了上帝,我们别无倚靠。

在公义之主面前,我们每一个都要深切反省自己的软弱与不足。手握公权力的政府负责人,更要如此。林郑月娥政府强推引渡及司法互助的条文修订,其理据的虚妄,在于不断强调修订条文能为任何地区的移交个案提供人权保障,却一直漠视和迴避香港社会对内地司法制度的不信任,而这不信任有其真真确确的事实基础。今次修例一役,香港社会对林郑月娥政府的信任滑至谷底。在制度里,没有任何人不能被取代;若更换特首能让特区政府重拾有效管治,诚属美事。至于两次百万人游行,能否为香港社会争取真普选注入新动力,让香港社会的人权与自由得到更稳妥的保障,免受恐惧侵蚀,不再需要次次靠百万人游行来挽狂澜于既倒?这是香港社会的下一里路。

在今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运动里,一首短诗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由政府总部门前为香港祷告不断的信徒教牧开始唱颂,群众环迴和应,缓和每一个警民对峙的场面,渐渐演变成整个故事的主题曲,不分教会内外。调子沉郁的轮唱,在张力处处的局势之中,诉说人世间还有这样的一份触动,面向上帝发出赞美与呐喊。「愿罪人从世上消灭!愿恶人归于无有!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哈利路亚!」(诗一○四35,《和合本修订版》)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