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們的見證

612我竟走到了前線

612早上得知金鐘站已被封閉,我會合了幾位友人一起由灣仔步行至金鐘。剛到達夏愨道天橋上面,所有行車線都已經遍滿上街的市民,當中亦不乏中學生和大專生。如此壯觀的場景勾起了雨傘運動的回憶,彷彿就是昨天的事,五年後的今天,我們再回到這個地方,為著香港未來的民主自由再一次聚集起來。

記得當時所處的位置大概在天橋的中間,算是中間至後方的「花生位」,環顧周圍的市民都戴上了口罩,不時吶喊著「反送中,抗惡法」、「不撤回,不撤退」、「香港人,加油!」等口號。大家都透過和平的方式向政府提出訴求,我與友人們都一起呼叫口號,加強聲勢!

呼叫了口號一陣子,聽到身邊有幾位年輕人抬著一箱物資沿路問著:「有無人需要水呀?」、「有無人需要口罩?」令人感到很窩心,雖然大家互不相識,但卻願意彼此分享。後來,更有幾位義工為疑似中暑暈倒的途人急救,他們的愛心和無私奉獻真的讓我為之動容。耶穌教導門徒要愛人如己,彼此分享的心不就是這樣嗎?被他們的行動所打動的我都成為志願者,買了少許飲品乾糧,希望將這份愛心分享出去。

下午三點鐘左右,收到前線群眾的消息,警方開始在添美道、添華道及龍和道一帶增加人數,準備用大規模武力鎮壓,一直與警方對峙的前排群眾一度鼓譟。當時處於添華道對外天橋上的我們,看到局勢一度緊張起來,有人發起將有用的物資傳上去給前線市民,包括傘子、生理鹽水、保鮮紙、眼罩、頭盔等防護裝備和救護用品。我和友人身上並沒有齊全的物資,我們只把僅有的雨傘傳了上去,希望能保護到前線市民免受胡椒噴劑的攻擊。

約二十分鐘後,前方群眾數度嘗試壓迫警方的防線,推倒設立的鐵馬,佔領立法會外的通道,防止一班建制議員乘車進入立法會內。而位於中間位置的我們則幫忙傳遞物資及不時呼喊口號,替前方人士打氣。

突然「嘭」一聲巨響,只見前方發出一陣白色濃煙,在狹縫中我亦看到有警察向市民發射胡椒噴霧。「快後退!」前方架起雨傘陣的民眾慌忙後退,而後排有壯大的聲勢回應:「有無搞錯呀!」待煙霧散開時,群眾再次向前繼續推進。

此時,現場有市民幫手指揮急救義工,從後上前幫助受傷或吸入催淚煙的市民,較前方的市民如螞蟻般合作,迅速散開左右留了一條通道讓他們通過。此畫面觸動了我,在混亂情況下港人仍互相配合,發揮互助守望的精神。如是者,警方數次發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前方市民後退再上前,中間市民繼續傳遞物資,義工上前幫忙治療,來來回回了數次。最後,警方開始退後,前方民眾成功衝破警方的鐵馬,並向前推進至更前方位置,群眾歡呼又繼續喊著口號:「香港人加油!」,士氣再次高漲起來!

這刻防線被撕破了,很多人群情洶湧地衝了上前線。不過我開始猶豫,向前衝的代價或許會被警方攻擊或拘捕,倒不如留守還好。但是一心想阻止修例就只有向前,阻止議員進入立法會開會,所以都不自覺地衝上前去了。其實大部份人都是在學的年輕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和前途損失就如此衝了上來,我想為的是向政府發出訴求,只因他們都在乎和熱愛香港。當時大部份示威者對著警方指罵,自己選擇衝了上前又可以做甚麼?在這環境裡還能作見證嗎?聖經教導我們要作和平之子,不是引發爭端,我選擇了幫手搬物資和鐵馬,嘗試佔領更前位置。

當在前線幫忙約十分鐘左右,警方再次開始擲催淚彈,可是今次比之前的不同,是直接把兩至三個催淚彈連續地擲了過來,有前線人員大聲喊後退。很快現場已變得煙霧瀰漫,大家都掩著口鼻,爭相走避具刺激性的催淚氣體。退後了一段距離後,又有數聲「嘭」的巨響,原來又有數顆催淚彈被擲過來,示威者們都瞬間吸入了氣體,感覺是連呼吸都困難,流淚咳嗽不停,但仍不斷向後退至某商場內。令人催淚的不止是催淚氣體,更是執法者對著手無寸鐵的示威者無理的攻擊,明明大家都只是和平示威爭取撤回法案,為何需要用催淚彈擊退我們?

接著,回到安全地方稍作休息,我心裡只感到失望和無奈。面對著本土的法治與自由漸被當權者蠶食,普通市民和平上街佔領也被警察無理攻擊,辛苦了大半天卻甚麼也改變不到。想到此處,心裡亦有疑問:「神啊,祢在哪裡呢?」、「祢為何看著不公義而不理會呢?」、「發生了這些事,我到底如何去愛仇敵,為他們禱告?」心裡一大堆這些糾結無從排解。回到家後,透過不同媒體得知警方濫權在未發出警告下發射催淚彈、還開槍發射橡膠子彈/布袋彈擊中多名人士導致他們受傷入院、特首定性示威為暴動和示威者被冠上「暴徒」稱號等,是非竟可如此顛倒。

當天晚上,友人轉發了一篇禱文,其中如此說:「求神親自掌權,警告當權者要聆聽民意。求神責備那濫用暴力對待市民的執法者,叫正直和公義的靈臨到他們的心。」雖然自己的心裡還有不明白,然而禱文提醒了我掌權的和作審判的還是上帝,我們學習在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的景況裡仍然抬頭仰望上帝。

抗爭尚未完結,願神憐憫我們所愛的城市。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