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们的见证

612我竟走到了前线

612早上得知金钟站已被封闭,我会合了几位友人一起由湾仔步行至金钟。刚到达夏悫道天桥上面,所有行车线都已经遍满上街的市民,当中亦不乏中学生和大专生。如此壮观的场景勾起了雨伞运动的回忆,彷佛就是昨天的事,五年后的今天,我们再回到这个地方,为着香港未来的民主自由再一次聚集起来。

记得当时所处的位置大概在天桥的中间,算是中间至后方的「花生位」,环顾周围的市民都戴上了口罩,不时呐喊着「反送中,抗恶法」、「不撤回,不撤退」、「香港人,加油!」等口号。大家都透过和平的方式向政府提出诉求,我与友人们都一起呼叫口号,加强声势!

呼叫了口号一阵子,听到身边有几位年轻人抬着一箱物资沿路问着:「有无人需要水呀?」、「有无人需要口罩?」令人感到很窝心,虽然大家互不相识,但却愿意彼此分享。后来,更有几位义工为疑似中暑晕倒的途人急救,他们的爱心和无私奉献真的让我为之动容。耶稣教导门徒要爱人如己,彼此分享的心不就是这样吗?被他们的行动所打动的我都成为志愿者,买了少许饮品干粮,希望将这份爱心分享出去。

下午三点钟左右,收到前线群众的消息,警方开始在添美道、添华道及龙和道一带增加人数,准备用大规模武力镇压,一直与警方对峙的前排群众一度鼓噪。当时处于添华道对外天桥上的我们,看到局势一度紧张起来,有人发起将有用的物资传上去给前线市民,包括伞子、生理盐水、保鲜纸、眼罩、头盔等防护装备和救护用品。我和友人身上并没有齐全的物资,我们只把仅有的雨伞传了上去,希望能保护到前线市民免受胡椒喷剂的攻击。

约二十分钟后,前方群众数度尝试压迫警方的防线,推倒设立的铁马,占领立法会外的通道,防止一班建制议员乘车进入立法会内。而位于中间位置的我们则帮忙传递物资及不时呼喊口号,替前方人士打气。

突然「嘭」一声巨响,只见前方发出一阵白色浓烟,在狭缝中我亦看到有警察向市民发射胡椒喷雾。「快后退!」前方架起雨伞阵的民众慌忙后退,而后排有壮大的声势回应:「有无搞错呀!」待烟雾散开时,群众再次向前继续推进。

此时,现场有市民帮手指挥急救义工,从后上前帮助受伤或吸入催泪烟的市民,较前方的市民如蚂蚁般合作,迅速散开左右留了一条通道让他们通过。此画面触动了我,在混乱情况下港人仍互相配合,发挥互助守望的精神。如是者,警方数次发射催泪弹和胡椒喷雾,前方市民后退再上前,中间市民继续传递物资,义工上前帮忙治疗,来来回回了数次。最后,警方开始退后,前方民众成功冲破警方的铁马,并向前推进至更前方位置,群众欢呼又继续喊着口号:「香港人加油!」,士气再次高涨起来!

这刻防线被撕破了,很多人群情汹涌地冲了上前线。不过我开始犹豫,向前冲的代价或许会被警方攻击或拘捕,倒不如留守还好。但是一心想阻止修例就只有向前,阻止议员进入立法会开会,所以都不自觉地冲上前去了。其实大部份人都是在学的年轻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和前途损失就如此冲了上来,我想为的是向政府发出诉求,只因他们都在乎和热爱香港。当时大部份示威者对着警方指骂,自己选择冲了上前又可以做什么?在这环境里还能作见证吗?圣经教导我们要作和平之子,不是引发争端,我选择了帮手搬物资和铁马,尝试占领更前位置。

当在前线帮忙约十分钟左右,警方再次开始掷催泪弹,可是今次比之前的不同,是直接把两至三个催泪弹连续地掷了过来,有前线人员大声喊后退。很快现场已变得烟雾弥漫,大家都掩着口鼻,争相走避具刺激性的催泪气体。退后了一段距离后,又有数声「嘭」的巨响,原来又有数颗催泪弹被掷过来,示威者们都瞬间吸入了气体,感觉是连呼吸都困难,流泪咳嗽不停,但仍不断向后退至某商场内。令人催泪的不止是催泪气体,更是执法者对着手无寸铁的示威者无理的攻击,明明大家都只是和平示威争取撤回法案,为何需要用催泪弹击退我们?

接着,回到安全地方稍作休息,我心里只感到失望和无奈。面对着本土的法治与自由渐被当权者蚕食,普通市民和平上街占领也被警察无理攻击,辛苦了大半天却什么也改变不到。想到此处,心里亦有疑问:「神啊,祢在哪里呢?」、「祢为何看着不公义而不理会呢?」、「发生了这些事,我到底如何去爱仇敌,为他们祷告?」心里一大堆这些纠结无从排解。回到家后,透过不同媒体得知警方滥权在未发出警告下发射催泪弹、还开枪发射橡胶子弹/布袋弹击中多名人士导致他们受伤入院、特首定性示威为暴动和示威者被冠上「暴徒」称号等,是非竟可如此颠倒。

当天晚上,友人转发了一篇祷文,其中如此说:「求神亲自掌权,警告当权者要聆听民意。求神责备那滥用暴力对待市民的执法者,叫正直和公义的灵临到他们的心。」虽然自己的心里还有不明白,然而祷文提醒了我掌权的和作审判的还是上帝,我们学习在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的景况里仍然抬头仰望上帝。

抗争尚未完结,愿神怜悯我们所爱的城市。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