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特写

摄影记者在金钟六一二

【时代论坛严正声明】

本报摄影记者郑乐天在六月十二日采访金钟清场时,遭到警务人员粗暴对待*,妨碍新闻采访,本报深表愤怒,并严正谴责警方侵犯新闻自由之举。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在六月十三日记者会上,对于记者不满遭暴力阻挠采访,曾表达歉意和跟进意愿;我们期待警方认真改善,今后贯彻尊重新闻自由及采访权利的原则。

基督教时代论坛有限公司
2019年6月13日

*详参郑乐天的分享文章


摄影记者在金钟六一二

文、摄:郑乐天

大部份男孩子小时候的理想是当警察。每当四岁儿子小眼睛流露着对警察的仰慕,拿着玩具警车四围帮人,我内心都有很大的挣扎。近年身处香港抗争中,亲历警察对群众的践踏,市民和其诉求如阻脚石,叫我如何教导儿女「遇事找警察」?

六月十二日在金钟采访警察清场,第一颗催泪弹在龙汇道发射,我先在中信大厦接驳天桥上,在没有阻碍执勤的情况下拍摄。武装齐全的警员情绪亢奋近距离向我挥棍,威吓阻止采访。

清场路线步步由政总推向湾仔,在夏慤道与红棉路交界、金钟太古广场对开,记者群与市民一同吞接催泪弹。虽保持安全距离拍摄,我多次被警察捉臂强行拉开,粗暴阻止采访,即使表明记者身份:「请放手,我是摄影记者,你开口讲就得,不用动手。」警察继续拉赶,我重复:「请放手,我有采访的权利。」警察漠视回应:「咩话?我听唔到你讲什么!」在人流散落的大马路上,对方继续推盾驱赶。

最令人感触的大反差是:在催泪弹如雨散落的添美道,不少坠落点落在记者群当中,马路上的市民多次呼喊:「保护记者!保护记者!」记者一向独立自足,传媒天职是监察当权者、为弱势持平,但头戴军用盔顶的我竟被群众视为保护的对象。虽曾经历大大小小的对立场面,深觉没有任何装备可以缓减内心的震撼和悲愤,靠的是指望上帝同在,在催泪弹和感触泪水的朦胧下忍耐完成使命。 

在平常日子里,父母教子女「遇事找警察」,但在政治威权下,警察却已失去辨别是非、怜悯和克制的能力。于此,呼吁政府及警方尊重传媒工作者的采访权利,对有诉求的市民包括学生及老人家,保持克制及停止使用暴力。

(作者现任自由摄影师及浸会大学摄影讲师,曾任《明周》、Hong Kong Standard及各大传媒逾十五年。)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