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們的見證

依然禱告 依然敬拜

我在六月九日晚上遊行後,以及在六月十一日晚上留守,兩者的目的是一樣的:我相信遊行後,應該要有後續。九日遊行後過夜的人數很少,到十一日晚上的時候,很明顯有比較多的人,亦跟以前氣氛很不同。沒想到,基督徒在這次運動中佔這麼大的席位,有些人開玩笑說,這個運動最大的贏家可能是基督徒。由祈禱會九時完結後開始,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到清晨二時,都未有中斷。

途中有警察打算去檢查甚至沒收物資,於是整群基督徒圍著他們唱歌,警察當刻亦沒有行動,因為真的沒有人作出暴力行為。在十一日的晚上是十分平靜的。政府十分壞,將警察的分配和陣勢調整,故意把警察推向邊緣位,將市民推向極端位置,把他們雙方推向兩邊衝突,刻意把示威者和警察推向一個對立面。

六月九日,我已經中過胡椒噴霧。站在最前線的我,只希望能盡我的力,去保護後面的市民,去擋著警察。我亦只是以和平的方式,雙手放胸前,把人縮起。但警方依然噴出胡椒噴霧,我完全中招。十一日晚上,因有幾萬人在場,在添馬、政總、甚至添美,所以未至於發生大事。

這一定不是暴動

我當晚最深刻的感受是,除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群體,我都遇見很多面熟的人,出乎我意料之外。例如我的髮型師及其髮型屋同事,或者我的朋友。當清晨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歌聲繞樑十小時後突然中斷,當刻龍和、龍華、添美、夏愨道,已經被佔領了。

但其實整個場面是很合作、協調,整個物資輸送的過程也是。你問我這是否暴動?一定不是,不論國際標準還是自己標準,我都不認為是,連騷亂都不是,有的只是因警察的緣故而造成的一些混亂而已。示威者十分和平、有秩序,吃飯,傳物資,都處理得井井有條。其實,示威者的確有能力把警察衝散,甚至傷害他們,但他們完全沒有。

有一群牧師在這裡,也為這件事添了點色彩。回想一四年佔領時,亦有牧者隔住想衝擊的示威者,然後被人用粗口侮辱。但在今次運動中,我看見牧者在現場對年輕人的支持和關懷、年輕人素質的提升和改變。以往的人會覺得現場的「左膠」是一個阻礙,但現在大家都會覺得這班所謂「左膠」的人在,是有他們的作用。現場的抗爭者彼此接納對方意見,融和在一起,溫和派,和理非非派,勇武派,都開始接納彼此,承認彼此的作用。

衝突在三時開始,在放出四枚催淚彈後,我進入現場前線,發現即使混亂時刻,年輕人依然維持高質素。傳送物資,如長傘、口罩、頭盔,有人受傷,眼晴不適,毋須片語,他們已經來到你的跟前,為你清洗眼睛。

我與朋友失散後,決定走到前線。現場不斷放催淚彈,情況雖混亂,但大家都十分有秩序地疏散,大家疏散的時候,很看顧著彼此的身體。被催淚彈擊中固然辛苦,第一二次,好辛苦好辛苦,第三第四次仍是辛苦,然後你會發現,你會習慣。後來警方把防線推進至太古廣場,至中環,大家都已經習慣被催淚彈擊中。

今次的運動已是很和平很收歛,但我依然對政府和警隊對待年輕人、記者的方法表示失望又憤怒。夜晚,我希望到中環找回我認識的所有人。去到中環的時候,大家的鬥志其實依然很高昂。

這政府讓人失望,或感到失敗。六月九日已經歷過一次失敗,幾百個年輕人知道自己需承受這結果,但他們依然付出。失敗了一次,第二次,結果仍沒太大分別,反而受的傷更重。這件事讓人覺得好悲傷,為何有眾多我認為比我更有前途而且更光明的年輕人去承受?為何不是由我去承受這些子彈?為何不是我受傷?為何是這群年輕人、這群品格高尚的人去承受呢?

撒但政權最彎曲悖謬

我感到很疑惑、很悲傷。帶著疲倦又整夜無眠的身軀,在香港堂冷靜過後,我只能抱頭痛哭。我覺得這政權是不可饒恕的,即使撤回修例,亦無法彌補對年輕人的傷害。我依然認為這政權是極之差又邪惡,是撒但的政權,是最彎曲悖謬的政權,與共產黨是一模一樣的。

我慶幸我和身邊的朋友,都懂得救自己和救其他人,我會預先與同行的人說明一切裝備、預防措施和被捕查詢等資料。慶幸我身邊的人都沒有被捕,又沒有受重傷,最多只是受少許皮肉之苦。相對一些犧牲了自己前途的,或失去部份健康的人,他們的付出和擔當比我們更大。

沒想過這個宗教的效果、這個祈禱會能有此等轉化作用,能夠容讓這片土地帶來短暫的和平,讓這個地方有一種安舒。牧者、牧師或基督徒,他們唱詩所產生的氣氛是十分舒服的,讓當中衝動的人情緒得以紓緩。

當天有一幕很深刻。在前線,添美道,一班基督徒依然歌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他們依然在堅守他們所信的。各大媒體都有報道此事,大家都不會忘記這首歌,這群人;並且你會看見他們的功效,即使是和理非,都會看見他們的用處和功效,不像以前。

這運動看似還未成功,看似未撤回、又未撤銷暴動控罪、又未落台,我們還未獲勝,應該如何轉化我們的思考方式呢?

記得第一晚祈禱會陳韋安說:「其實上帝的逃犯條例才是最要實行和最實用,我們每一個犯罪、犯惡的人,都逃不過祂的逃犯條例,我們最終都會被祂引渡,被祂審判,被祂懲罰,被祂用煉獄之火燒——如果你是惡人的話。聖經當中,所有經文都提到,當人們尋求公義的時候,去祈禱,希望解決這個社會的問題時,結論是都不是當代人所能解決到的,亦不是一兩代人,而是,我們當刻禱告,可能往後在第八代、九代或十代,才會尋求到這個公義的解決。」

但上帝的應許是信實的,祂不會輕易應允你這一代所求的,例如摩西盼望帶以色列人到流奶與蜜之地、聖母瑪利亞祈求窮人得飽足,富人得懲治,最後是她的兒子依然需要受難受苦,但這是否代表上帝不信實呢?答案是否,只不過可能轉變不是在我們這一代發生。可能,我們需要再經歷更多的黑暗境況,但不代表我們甚麼也不做,我們依然要抗爭,依然用我們的方式去抗爭,依然要去禱告,依然要去敬拜。阿們!

(分題為編者所擬)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