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們的見證

中信驚魂.有主同在

六月十一日晚,身邊人都在問明天會否罷工,當時我一直的回應是:「睇吓聽日咩環境先。」因為一直心想,看看會不會很亂或很危險才決定。

直到612當日,同事紛紛組隊前往支持,又見夏愨道雖已被佔領卻很和平,便前往聲援。在立法會門外看見很多熟悉的面孔,彷彿是Re-U。一個揮手,一句問好,一個擁抱,一切盡在不言中。

午飯完畢回附近的辦公室休息過後,又再思考應否回到「戰場」時,分別遇到兩位友人在沒有同伴陪同下想前往政總,便不加思索地與她們和幾位同事一同出發。因上午中信大廈外很平靜便欲前往,沿途也十分和諧有序,只是人很多。剛抵達中信時,友人需要去洗手間,我們商量好:她去,我們在原地等她。臨走前,她說了一句:「有咩事你哋走先。」我心想:「很和平,不會有事,你快去快回。」

誰知不一會,突然大量群眾湧入連接中信橋的入口,大叫:「警察放催淚彈呀!」中了彈的,有人扶著坐下,馬上有人幫忙洗眼。過了十數秒,人群開始散去,重新往中信橋方向走出大廈。不出幾秒,又再次有大量人湧入大廈。

如是者進出了幾次,每次湧入大廈的人不斷增加,需要洗眼或感到不適的示威者亦不斷增加。我們在原地一步一步被人潮迫往後退,空間不斷減少,而外面的催淚煙亦於中信大廈室內逐漸蔓延。一行人開始覺得眼睛、口、鼻刺痛。而這時,我們仍在原地等候友人從洗手間回來。

在混亂和不適的情況下,我們已決定必須撤退,可惜友人遲遲不回(其實當時可能只是經歷了幾分鐘)。手機接收不到信號,我們只好繼續等。同事亦吩咐其中一批人先走,自己留下來陪我們等候我的朋友。

我開始需要用濕了水的紙巾掩蓋口鼻(因為一心想著和平示威,身上沒有任何裝備、口罩、眼罩),心想情況如同打仗,我做錯了甚麼?為甚麼會得到如此對待?我會不會窒息致死?心中充滿了惶恐……不管附近有沒有暴徒,至少我不是。但警察使用的武力,卻傷及我以及身邊如此多一心想和平抗爭的示威者。

好不容易等到友人終於回來,我們一同逃離現場。才剛有喘息的空間,卻在轉角位遇見過百名全副武裝的警察,心中又是一陣恐慌。再細想,我做錯了甚麼?做錯了甚麼被冠以暴徒之名?

幾天後回想此事,如此「穩陣」的我,為何依然冒險出外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也許正是為了陪伴身邊人吧!作為基督徒,我想我有責任與他人同行。耶穌也是如此以信徒的詩歌提醒,祂正與我們同行。在再彎曲悖謬的世代裡,衪仍與我們同在,從今時直到世界的末了。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