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們的見證

靠主同在與學生同行

近幾天有不少文章,描述新世代90後及00後的優秀素質:青年人如何無組織地自發有秩序的抗爭,短時間內如何組織及管理物資、交流資訊、處理急救等等。我也不在此多談他們如何為這片地土的福祉和民主運動大發熱心,因為大家都有目共睹。

下文我嘗試以新同工身份,分享612親身嘗試與學生同行的見聞。內裡沒有轟烈的最前線勇武經驗,也沒有足智多謀的戰術檢討或分析,只有一趟外在和內在旅程的分享。

先談611我跟從前大學團契的友人分享的靈修點滴:

「回憶了:傘後一年以團(契)職(員)身份在院校團契服侍的領受,我立志要與新一代的青年人一同受苦;
「發現了、並接納了:自己對612來臨的恐懼,特別害怕自己違背初心與自己的立志;
「聆聽了:聖言給我的光照,說主的服侍總是與人一起的服侍,祂的臨在也是一種的服侍,也邀請我們作臨在的服侍;
「看見了:自己不能靠甚麼,只能靠主的同在和憐憫支撐我去與學生同行。」

就在這種禱告的整理中、與弟兄的聆聽下,612的清晨,我再次踏足金鐘這片受汗與淚所灌溉的土壤。我與院校團契的學生相約在金鐘港鐵站等,一起去政總的晨禱會。因乘巴士的緣故,透過窗外的群眾聚集景象,我已感受到金鐘一帶緊張的氛圍。

隔著警員唱詩祈禱

我們一行人買過麵包後,上到中信大廈外的天橋。依著橋上的鐵馬,隔著站崗的警員,一同唱詩祈禱。……「唯願你公義如滔滔江河」……唱畢詩歌,大家聽著邢院長的分享:「上主是昔在、今在,而且是來臨中的上主……」中間夾雜著警員間透過對講機的對話。未幾,後面漸漸傳出金屬劃過地面的聲音,以及人群大喊「落橋啦!讓路啦!」的叫喊。隨著人群的壓力,祈禱會好像提早完結,前面的警員對白衫的警官講:「我們再不撤回政總那邊,就撤不了……」回過神來,人群便拖著鐵馬衝出夏愨道了。

在叫喊聲過後,我回頭問同學們有何計劃及預備,因我知道他們當中有不同程度的參與,也有不同程度的準備(或沒有準備)。有的果斷說,要到最前線;有的猶豫不決,說要留在橋上觀望;有的立即心生膽怯,要找路離場。不論哪種反應,我也尊重他們的抉擇,也沒有時間(也不是時間)去教導他們。在混亂之際,我先判斷自己的限制、預備和自己的意願可讓我選擇在甚麼位置;然後回想對各學生的認識,以及觀察各學生的狀態和上述的反應,在他們分散前,選擇我該跟隨陪伴的是哪些學生。

最後,上述果斷的學生中,一些上前,一些則離場,我則選擇與中間遊離或猶豫、沒有甚麼計劃的學生一起,退到比較沒有那麼緊張的添馬公園一帶,匯合了本在公園野餐的學生。其間我問他們的感受、需要、看法,我也分享我的擔憂和疲倦,也分享了五年前傘運時的經驗。大家彼此聆聽,稍作休息。

稍為安頓後,有學生希望到中信前聽民陣喊口號,有學生打算到立法會門口聲援前線,有的則想待在公園至添華道一帶。我再次判斷自己的狀態、學生的狀態以及環境,來決定自己的去向。之後也重複數次這樣的聯絡、匯合、分散⋯⋯

學生走的走,上前的上前,身邊漸漸只剩下一位我最擔心、整天十五十六的學生。

三時多約四時,警方開始施放催淚彈及使用其他武器,我與那學生一起在公園接近添華道、龍和道交界處,隨著警方使用武力作出衝突,且戰且退,又回到前面重組隊形,不讓最前有裝備的勇士們孤單。在欣賞群眾彼此合作默契的同時,我也一邊與那同學對話,幫助他感受及釐清自己的想法,希望讓他能衡量自己可承受的風險到哪個地步。

隨著密集的槍聲和眼前愈添濃密的煙霧,群眾開始呼喊往後走,讓前面的人能有往後退的空間。我也與學生跟群眾一起退到中環碼頭,最後乘船到對岸。船上我回頭看著煙霧彌漫的金鐘,內心也漸漸蓋上一層煙霧。

在尖沙咀人來人往的平行時空下,送過學生上車,餘下惘然和疑惑伴隨我左右回家。身體沒有半點傷痕,也沒有吸到半口催淚煙的我,不禁在問:「今天我出來有意義麼?」就香港人的身份來說,我沒有到最前線奮力上前抗爭,我有沒有愧對這片地土呢?就同工身份來說,我又有沒有忠心回應與學生憂戚與共、成為他們的呼召呢?抑或我只是背叛了初心躲在人群、甚或讓最前線的某些學生及年輕人守護我呢?恐懼、憤怒、內疚與無力環繞著我。

迷惘灰心伴隨著疲倦的途上,心中想起這兩天不斷loop的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我讚美主,因為祂面對罪惡權勢,祂已經得勝,即使我看不見;
我讚美主,因為祂與祂手所造的我們同在,即使我看不見;
我讚美主,因為祂在前與群眾一起對抗不義,在後的陪伴驚慌失措的群眾,即使我看不見;
我讚美主,因為祂醫治身體受傷的,祂撫摸心靈受創的,即使我看不見。

我想起盧雲談及行動與靈性的關係,我們參與行動時,懷著的應是悔改和感恩的心:
為何我要走上街頭向不義的政權抗議?為了揭露我自己平日也行了不義的事。
為何我選擇了陪同學生參與行動?為了揭露我自己正面對「引人注目」的試探。
為何我要參與和平抗議的行動?為了揭露自己內心也有暴力的源頭。

為了悔改為了感恩

是的,今天我與學生一起,是為了悔改。

「行動也是感恩的回應,源於我們對神在世間的覺醒。」我們蒙召參與耶穌相同的事奉,我們祈求祂的國和義臨在。與歷代先賢一樣,我們是將經驗上主在我們生命中的同在,自然流露出來。

是的,今天我與學生一起,是為了感恩。

委實,膽怯的我深知自己的限制,不如某些同工比我在更前線與學生同行,又或如一眾教牧就站在警察與群眾之間,或是戴上頭盔站於鐵馬前。在每次與同學分散時,我也不算果斷。對著學生的發問和分享,我也找不到漂亮的回應。然而,我不能否定我所有的參與,不能否定我作過的抉擇。

那不是事後檢討去肯定那一些是我所作好的抉擇,而是我對今天實踐同行的明辨。明辨不僅是好壞,更是我於每一個決定中,我是否臨在,我能否坦然面對上主、面對學生、也面對真實的自己。冷靜過後,夜晚我又再出門,到灣仔行人天橋下。這次沒有與認識的學生作伴,但我更清楚自己懷著悔改與感恩的心臨到現場服侍,也知道耶穌與眾人、與我們同在,「不用請佢落嚟」。

經此一役,我更認清自己的性情、軟弱、限制,自己該在甚麼位置作甚麼,又怎樣與學生同行。我不希望自己因引人注目而走前,也不希望陷於怯懦而後退。但求前進或後退時,上主也讓我們各自在悔改和感恩中自然流露,因祂把自己這個寶貝,放置在不同但忠心的瓦器裡。或許612是我入職半年後,上主給我的新同工訓練。

(標題及分題為編者所擬)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