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们的见证

靠主同在与学生同行

近几天有不少文章,描述新世代90后及00后的优秀素质:青年人如何无组织地自发有秩序的抗争,短时间内如何组织及管理物资、交流资讯、处理急救等等。我也不在此多谈他们如何为这片地土的福祉和民主运动大发热心,因为大家都有目共睹。

下文我尝试以新同工身份,分享612亲身尝试与学生同行的见闻。内里没有轰烈的最前线勇武经验,也没有足智多谋的战术检讨或分析,只有一趟外在和内在旅程的分享。

先谈611我跟从前大学团契的友人分享的灵修点滴:

「回忆了:伞后一年以团(契)职(员)身份在院校团契服侍的领受,我立志要与新一代的青年人一同受苦;
「发现了、并接纳了:自己对612来临的恐惧,特别害怕自己违背初心与自己的立志;
「聆听了:圣言给我的光照,说主的服侍总是与人一起的服侍,他的临在也是一种的服侍,也邀请我们作临在的服侍;
「看见了:自己不能靠什么,只能靠主的同在和怜悯支撑我去与学生同行。」

就在这种祷告的整理中、与弟兄的聆听下,612的清晨,我再次踏足金钟这片受汗与泪所灌溉的土壤。我与院校团契的学生相约在金钟港铁站等,一起去政总的晨祷会。因乘巴士的缘故,透过窗外的群众聚集景象,我已感受到金钟一带紧张的氛围。

隔着警员唱诗祈祷

我们一行人买过面包后,上到中信大厦外的天桥。依着桥上的铁马,隔着站岗的警员,一同唱诗祈祷。……「唯愿你公义如滔滔江河」……唱毕诗歌,大家听着邢院长的分享:「上主是昔在、今在,而且是来临中的上主……」中间夹杂着警员间透过对讲机的对话。未几,后面渐渐传出金属划过地面的声音,以及人群大喊「落桥啦!让路啦!」的叫喊。随着人群的压力,祈祷会好像提早完结,前面的警员对白衫的警官讲:「我们再不撤回政总那边,就撤不了……」回过神来,人群便拖着铁马冲出夏悫道了。

在叫喊声过后,我回头问同学们有何计划及预备,因我知道他们当中有不同程度的参与,也有不同程度的准备(或没有准备)。有的果断说,要到最前线;有的犹豫不决,说要留在桥上观望;有的立即心生胆怯,要找路离场。不论哪种反应,我也尊重他们的抉择,也没有时间(也不是时间)去教导他们。在混乱之际,我先判断自己的限制、预备和自己的意愿可让我选择在什么位置;然后回想对各学生的认识,以及观察各学生的状态和上述的反应,在他们分散前,选择我该跟随陪伴的是哪些学生。

最后,上述果断的学生中,一些上前,一些则离场,我则选择与中间游离或犹豫、没有什么计划的学生一起,退到比较没有那么紧张的添马公园一带,汇合了本在公园野餐的学生。其间我问他们的感受、需要、看法,我也分享我的担忧和疲倦,也分享了五年前伞运时的经验。大家彼此聆听,稍作休息。

稍为安顿后,有学生希望到中信前听民阵喊口号,有学生打算到立法会门口声援前线,有的则想待在公园至添华道一带。我再次判断自己的状态、学生的状态以及环境,来决定自己的去向。之后也重复数次这样的联络、汇合、分散⋯⋯

学生走的走,上前的上前,身边渐渐只剩下一位我最担心、整天十五十六的学生。

三时多约四时,警方开始施放催泪弹及使用其他武器,我与那学生一起在公园接近添华道、龙和道交界处,随着警方使用武力作出冲突,且战且退,又回到前面重组队形,不让最前有装备的勇士们孤单。在欣赏群众彼此合作默契的同时,我也一边与那同学对话,帮助他感受及釐清自己的想法,希望让他能衡量自己可承受的风险到哪个地步。

随着密集的枪声和眼前愈添浓密的烟雾,群众开始呼喊往后走,让前面的人能有往后退的空间。我也与学生跟群众一起退到中环码头,最后乘船到对岸。船上我回头看着烟雾弥漫的金钟,内心也渐渐盖上一层烟雾。

在尖沙咀人来人往的平行时空下,送过学生上车,馀下惘然和疑惑伴随我左右回家。身体没有半点伤痕,也没有吸到半口催泪烟的我,不禁在问:「今天我出来有意义么?」就香港人的身份来说,我没有到最前线奋力上前抗争,我有没有愧对这片地土呢?就同工身份来说,我又有没有忠心回应与学生忧戚与共、成为他们的呼召呢?抑或我只是背叛了初心躲在人群、什或让最前线的某些学生及年轻人守护我呢?恐惧、愤怒、内疚与无力环绕着我。

迷惘灰心伴随着疲倦的途上,心中想起这两天不断loop的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我赞美主,因为他面对罪恶权势,他已经得胜,即使我看不见;
我赞美主,因为他与他手所造的我们同在,即使我看不见;
我赞美主,因为他在前与群众一起对抗不义,在后的陪伴惊慌失措的群众,即使我看不见;
我赞美主,因为他医治身体受伤的,他抚摸心灵受创的,即使我看不见。

我想起卢云谈及行动与灵性的关系,我们参与行动时,怀着的应是悔改和感恩的心:
为何我要走上街头向不义的政权抗议?为了揭露我自己平日也行了不义的事。
为何我选择了陪同学生参与行动?为了揭露我自己正面对「引人注目」的试探。
为何我要参与和平抗议的行动?为了揭露自己内心也有暴力的源头。

为了悔改为了感恩

是的,今天我与学生一起,是为了悔改。

「行动也是感恩的回应,源于我们对神在世间的觉醒。」我们蒙召参与耶稣相同的事奉,我们祈求他的国和义临在。与历代先贤一样,我们是将经验上主在我们生命中的同在,自然流露出来。

是的,今天我与学生一起,是为了感恩。

委实,胆怯的我深知自己的限制,不如某些同工比我在更前线与学生同行,又或如一众教牧就站在警察与群众之间,或是戴上头盔站于铁马前。在每次与同学分散时,我也不算果断。对着学生的发问和分享,我也找不到漂亮的回应。然而,我不能否定我所有的参与,不能否定我作过的抉择。

那不是事后检讨去肯定那一些是我所作好的抉择,而是我对今天实践同行的明辨。明辨不仅是好坏,更是我于每一个决定中,我是否临在,我能否坦然面对上主、面对学生、也面对真实的自己。冷静过后,夜晚我又再出门,到湾仔行人天桥下。这次没有与认识的学生作伴,但我更清楚自己怀着悔改与感恩的心临到现场服侍,也知道耶稣与众人、与我们同在,「不用请佢落嚟」。

经此一役,我更认清自己的性情、软弱、限制,自己该在什么位置作什么,又怎样与学生同行。我不希望自己因引人注目而走前,也不希望陷于怯懦而后退。但求前进或后退时,上主也让我们各自在悔改和感恩中自然流露,因他把自己这个宝贝,放置在不同但忠心的瓦器里。或许612是我入职半年后,上主给我的新同工训练。

(标题及分题为编者所拟)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防疫1
捐血救人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