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612.我們的見證

催淚煙的眼淚化成盼望

612發生的事件是一場哀歌,和平示威演變成為衝突,最後更被警方和政府定性為「暴動」。但最令我痛心疾首的,卻是親眼目睹不少人在衝突中受傷,不少示威者頭破血流、呼吸困難,同時心靈亦受到極大的傷害。我在當日早上大約七時便參加了早禱會,而在下午衝突後亦一直留守前線做救護工作,直至晚上七時才離開。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與你分享這十二個小時裡的所見所聞和感受。

基督徒在二○一四年佔領運動中,被社會批評為「堅離地」,因為教會甚少在現場支援示威者,反之只在教會一邊涼冷氣,一邊祈禱唱詩。五年過去,祈禱唱詩仍是需要的,因為我們知道主權不在香港政府或者中央政府手上,乃是在創天造地的上帝手中。一切的審判不是由行政長官作最後的把關,而是由公義的上帝來作。這次祈禱唱詩由開著冷氣的教會,轉到水深火熱的金鐘,不少信徒在611通宵達旦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希望宣揚上主的臨在,同時亦希望用愛與歌聲感染在場的示威者。

夾在中間的教牧成「和平之子」

早禱會後,由於夏慤道被示威者佔領,現場氣氛一度十分緊張。在立法會停車場外亦有防暴警察設置防線,避免示威者衝擊。此時,一班教牧和信徒靜坐在示威者和警察中間,成為了一班「和平之子」,令現場氣氛一度緩和。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十35

可能社會亦感受到這次基督徒是如何愛香港,愛一班為香港發聲的示威者,所以在這次事件後,社會上不少人也認同了「基督徒」這個身份。我不知道在場有沒有示威者因為此事而受感動決志信主,但若果有的話,恭喜他們找到了比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更大的盼望,因認清了人生的真光和出路。

我在參與靜坐後,便到了中信大廈一間快餐店用膳。車水馬龍的中信大廈卻不擁擠,群眾十分有秩序地排隊用膳或去洗手間。雖然兩者輪候時間都至少二十分鐘以上,但卻沒有人抱怨或插隊,也沒有發生推撞令群眾受傷的情況。在混亂之中一切都井然有序,真為這些行為感到驕傲和佩服。儘管外界有聲音稱示威者為「暴徒」,但這個稱呼卻不全面。

鏡頭以外的金鐘是一個有秩序和正常運作的地方。我們十分珍惜這片土地、珍惜承傳下來的優良文化、珍惜每一個人,所以才會走出來去保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很多時候令我感到傷心的,是社會某部份人對612的不明白。我並不介意別人持相反的立場,但衷心希望所有人可以的話,都到現場走一圈,發現電視台鏡頭以外的真實世界。

場面混亂但內心平安

「呯!」催煙飄揚,不少群眾立刻向後逃跑,希望逃離催淚煙的範圍。而我亦馬上呼叫:「小心!慢慢向後撤退!避免人踩人發生。」雖然場面十分混亂,不少市民臉上亦流露驚恐的神色,但我內心十分平安,因為我知道上主永遠同在。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詩廿7上

「急救!需要急救!」我聽到後便馬上衝到前線,眼見不少人因催淚煙而眼睛紅腫,我用清水為他洗眼和心裡默禱。又有人因退後而跌倒受傷,我馬上和其他人扶起傷者到急救站進行包紮。如是者,我已數不清來來回回前線和急救站多少次,但每一個傷者的臉容仍然歷歷在目。當中佔大部份是青年人,但亦有不少老人家和小朋友。我因而看見了盼望,香港社會不同的年齡層和群體,都因這次不義的法案而團結起來。

大部份人和我一樣,驚慌不是出自催淚彈或是胡椒噴霧,而是《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後,我們會永久失去了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等權利。所以不少人明知612有危險,仍要走出來守護這個家園。612當日,筆者數不清吸進了多少催淚煙,但在現場救護時,卻沒有流下一滴眼淚,直到回家沉澱回憶每一個傷者的臉容時,頓時淚如雨下。

基督徒並不是沒有傷心的時候,我們亦會為世界的淪落而感到難過,正如先知耶利米亦常常為以色列流淚。聖經舊約亦有耶利米哀歌,但在哀歌背後仍有上帝的祝福和應許。所以不用再向我們呼喊「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因為聖父、聖子、聖靈,這位三一神一直都在。

(標題及分題為編者所擬)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建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