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社评

心意更新斗长命
持续警醒为我城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运动,由接二连三的学校旧生及信徒教牧联署,发展至多场人数以十万、百万计的大型和平游行,再到极速众筹六百多万港元于全球登报呼吁各国关注,以至抗争者在刚过去的七一要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占领立法会大楼来宣读诉求。持续数月的过程里,一些破坏和镇压的场面,一些挖苦以至咒诅的说话,一些不合作的举措,其实无人愿见,不是人人认同;但民间社会那份不断升温的焦虑和愤怒,却实在是无可否认,表示理解者亦大不乏人。反而让人大惑不解的,是面对香港市民如此清晰的忧虑和反对,为何林郑月娥政府连一个(按他们说法)既意义相同也能释除疑虑的「撤回」字眼也吝惜不用,而坚持那永远让事情留下长长尾巴的「暂缓」?这让局势不断升温以至一发不可收拾,让社会对政府的信任跌至谷底,单靠现届政府再努力也恐怕难以翻身。

以现时的情况,无论是因为备受扭曲的本地政制、愈见极权的北京政府那「全面管治权」的意欲,还是地缘政治的生存狭缝空间,港人改变当前困局并不容易,然而又总不是无事可做。未来的区议会到立法会选举,以至发展「民间外交」,都是尽力而为的方向;重要的是港人是否愿意继续付出一分力,来维持现时的自由空间免受恐惧蚕食。连月来的「反送中」运动,不单成功阻延恶法通过,更让香港民间社会不断强化,应对未来处境愈来愈困难的趋势。一方面,不同意见者合作愈见成熟,求同存异而不割席,减低被分化的机会;另一方面,大家仍然从各自的角度出发,为共同珍惜的自由而发声。就是这样,每一句艰难里的公道说话,它本身就撑起了一个自由的空间,也成为反抗谎言的见证与力量。

这不是一条单打独斗的路,而是一条「赢就一齐赢,输就一齐输」的同行路。漫漫长路,要辨识清楚的,是香港人的对手,并非那跟自己意见不同的人;而是那种不顾事实、指鹿为马,什至出卖他人权利以至生命来达致一己利益的恶念——经济的贪婪、政治的霸道、社群的自保、灵性的骄傲。就个别事件而言,要辨识、要表态、要行动,或许相对容易;但当事情不断累以月计的发展,要有所警醒与坚持,遇强愈强,就不单单在乎个人的毅力、情绪与灵命,更在乎整个社会面对困难以至伤痛的应对与洞察。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超越利益而达致心灵层次的视野来自我省察,承认人性的不足,寻求信仰层面的更新转化,这才是能够与那恶者对抗、「斗长命」的深层基础─这基础是属乎个人的、更是属乎社群的。在这里,我们的信仰有很多话要说,而我们也继续有祷告与见证的空间─无论社会的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无论得时不得时。求主加力。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情緒支援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