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代講場最新文章

不在此刻,又待何時?

七月二日早上,太陽如常升起。

二〇一四年七月,以色列國以哈馬斯綁架了三位猶太青年為由,發動「護刃行動」,狂轟由哈馬斯控制的加沙地帶,造成巨大傷亡,二千多人遇害,過萬人受傷。期間,美國有一些猶太人成立了名為「不在此刻?」(IfNotNow,http://ifnotnowmovement.org/的運動,以直接行動及文宣等方式向支持以色列軍事佔領的美國政府、政客及猶太組織施壓,為巴勒斯坦人發聲,期望終止以國的佔領行為。

運動的名字取源於與耶穌同期的猶太教賢哲希勒爾(Hillel the Elder)的一句名言:「若不為己,誰會為我?若只為己,我又何為?不在此刻,又待何時?」(If I am not for myself, who will be for me? If I am only for myself, what am I? And if not now, when?)

七月一日,有些示威者認為,時候到了。

筆者沒有能力,亦不會嘗試去評價那天的衝擊行動,究竟是對是錯。就如一枚硬幣有兩面,一件事情也可以同時擁有多個面向。公物被破壞,需要維修,用的是納稅人的錢,是顯而易見的。然而,法治被破壞,庫房被掏空,公義被遮蓋,對社會的破壞性,不會亞於前者,遺害更是深遠得多。

於是,問題就變成了,真的沒法再用和平的方式表達不滿了嗎?反抗者用的方法、力度合情嗎?合理嗎?

這時候,你問三個人,可能會有五個,或更多的意見。況且,人很多時都是「牆頭草」,見風使舵。當年,孫文去籌款革命時,有人說他是來騙錢的。今天,海峽兩岸、國共兩黨都說自己才是孫中山的繼承者。

要了解為何某些示威者前天視死如歸,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的原因,我們必須在時間軸上回首去看。近期的事件,包括69遊行後,政府深夜發聲明表示繼續修例;612衝擊中,多人被補、面對警察暴力及被定性為「暴動」;615梁氏身亡;616再遊行但政府仍是只聽不聆;對G20抱太大期望;害怕「七一」後中央政府會開始清算;到前數日一連串的墮樓事件等。在他們的心底之內,還有二〇一四年雨傘運動的「無功而還」(至少表面是如此)。而且,大部份示威者的訴求,至今仍未獲政府正面回應,就連有建制人士嘗試放風緩和之際,政府卻還是只「暫」不「撤」。結果,朋輩間被怒氣和絕望感籠罩,「七一」就成了「終局之戰」,退無可退。If not now, when?

可幸的是,最初說好不散的,還是理性地散了。筆者沒有預知能力,每當有人問到事情會怎樣發展,只能答是見步行步,畢竟,世上本來就沒有路。有些時候,為了士氣,人會說些話來鼓勵自己,如柏林圍牆也有倒下的一天。是的,那一天可能沒有人能預計得到,卻別忘了它倒下之前已渡過了一萬一千四十五天。縱觀全球,還有阿富汗(41年)、蘇丹(63年)、克什米爾(70年)、以巴(71年)、羅興亞(72年)、南北韓(73年)、庫爾德(~100年)等地的衝突仍然持續。

當然,沒有撒種的,又怎會有收成?只是,別忘了我們都將要收割自己所耕所種的,對在上者是,對在下者亦如是。訴諸暴力,筆者仍是只能理解,不能認同。因為所換來的,很多時只是仇恨循環,另一位暴君,另一種暴政而已。若然對方的神明是自己的肚腹,我自己的神又在哪裡?

勿忘初心,切忌喪志,以善勝惡,到了時候,就要收成。

「事情的終局強如它的起頭;存心忍耐的,勝過居心驕傲的。」
(傳七8,《和合本修訂版》,下同)

「早晨要撒種,晚上也不要歇手,因為你不知道哪一樣發旺;前者或後者,或兩者都一樣好。」
(傳十一6)

「年輕人哪,你在年少時當快樂;在年輕時使你的心歡暢,做你心所願做的,看你眼所愛看的;卻要知道,為這一切,上帝必審問你。」
(傳十一9)


守護自由空間,請支持基督教《時代論壇》
請選擇:💳 網上捐款(信用卡)
⚡️轉數快FPS - 51100803(註明奉獻,如需收據請附姓名及電話)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